新浪江苏 资讯

3年间遗弃两个亲生儿女 狠心母亲被判刑

先是将一名男婴遗弃在居民楼楼道内,后又将一名女婴遗弃在医院的更衣室里。7月4日,这名遗弃两名亲生子女的女子,被江阴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撤销了监护人资格。

法院指定由当地民政部门作为该名女婴的监护人。同时法官表示,撤销监护权并不意味着可以就此逃避责任,根据法律规定,其应当继续负担孩子的抚养费用。

医院更衣室内发现被遗弃女婴

2018年7月24日,江阴某医院女更衣室一个塑料盒内发现了一名被遗弃的女婴。后经查明,该女婴是刘某两天前在医院内生下,属于非婚生育。万幸的是,女婴被及时发现,由江阴市公安局委托江阴市民政局所属的江阴市儿童福利院代为抚养,江阴市儿童福利院以家庭寄养方式抚养该女婴至今。

而这已不是刘某第一次遗弃子女。江阴市公安局经过调查发现,刘某还曾在2015年1月,将自己另一个非婚生男婴遗弃在江阴某乡镇一幢居民楼的楼道内。

2019年1月24日,刘某因先后遗弃非婚生男婴、女婴各一名,被江阴法院以遗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

2018年12月24日,江阴检察院向江阴市民政局发出《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告知书》、《撤销监护权之诉建议书》,建议并支持江阴市民政局申请撤销被申请人刘某的监护权。

于是,江阴市民政局于2019年6月10日向江阴法院提起诉讼,以刘某犯遗弃罪,已不适合履行监护职责,申请撤销刘某的监护权,申请人江阴市民政局愿意承担该女婴的监护责任,指定其所属的江阴市儿童福利院抚养该女婴。

该由谁来取得女婴的监护权?

在案件审理中,被申请人刘某同意撤销其对女儿的监护权,请法院为女儿指定合适的监护人。

江阴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中,被申请人刘某作为女婴的亲生母亲,将出生三天的被监护人遗弃,拒绝抚养,严重侵害被监护人的权益,符合法院判决撤销其监护人资格的情形。

然而应该由谁来取得该女婴的监护权?法院发现问题并不简单。

被监护人生父不明,被申请人刘某的父母及所在村委均表示不愿意承担被监护人的监护责任。法院综合考虑到刘某父母的年龄、身体状况、经济条件及村民委员会的具体情况,认为均不适合作为该名女婴的监护人。

在没有合适人员和其他单位担任监护人的情况下,由江阴市民政部门取得被监护人的监护权,更有利于保护被监护人的生存、医疗保障、教育等合法权益,有利于被监护人的身心健康。

最终,法院判决撤销被申请人刘某的监护权,指定江阴市民政局作为该名女婴的监护人。

什么情况可撤销监护人资格?

虽然刘某被撤销了女儿的监护权,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可以就此不负任何责任。

法官表示,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的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经教育不改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的申请,撤销其监护人的资格,依法另行指定监护人。被撤销监护资格的父母应当依法继续负担抚养费用。

那么,在什么情况下,法院可以判决撤销父母监护人的资格呢?

律师介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于2014年12月发布的《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对这个问题给出了细化答案。

根据该《意见》,可撤销监护人资格的具体情形包括:性侵害、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未成年人,严重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将未成年人置于无人监管和照看的状态,导致未成年人面临死亡或者严重伤害危险,经教育不改的;拒不履行监护职责长达六个月以上,导致未成年人流离失所或者生活无着的;有吸毒、赌博、长期酗酒等恶习无法正确履行监护职责或者因服刑等原因无法履行监护职责,且拒绝将监护职责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给他人,致使未成年人处于困境或者危险状态的;胁迫、诱骗、利用未成年人乞讨,经公安机关和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等部门三次以上批评教育拒不改正,严重影响未成年人正常生活和学习的;教唆、利用未成年人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情节恶劣的;有其他严重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行为的。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