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13小时他跑赢死神! 银环蛇咬人博士生“打飞的”送解药

摘要: 2019年6月2日晚,一个陕西小伙不幸被剧毒银环蛇咬伤,生命危在旦夕,但当地医院当时并没有唯一可以救命的药物——抗银环蛇毒血清。焦急万分的家人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了求救。信息几经转发,被远在北京从事蛇类研究的中科院博士生史静耸看到了。

2019年6月2日晚,一个陕西小伙不幸被剧毒银环蛇咬伤,生命危在旦夕,但当地医院当时并没有唯一可以救命的药物——抗银环蛇毒血清。焦急万分的家人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了求救。信息几经转发,被远在北京从事蛇类研究的中科院博士生史静耸看到了。

血清属于特殊药品,有严格的规定,史静耸与北京的医院沟通,忙碌了一个晚上,才拿到一支宝贵的救命血清。随即他连夜赶往飞机场,坐飞机到西安送血清,并与医生共同商议了治疗方案。伤者脱险后,史静耸悄悄返回了北京……   

紫牛新闻记者 宋世锋  受访者供图

一封感谢信

揭开一段不为人知的救命行动

6月25日上午,一面印着“困难之时伸援手 救民水火千秋颂”的锦旗送到了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办公室,受赠人写着研究所,落款是陕西咸阳一对夫妇。

办公室的老师们一头雾水,拆开随锦旗送来的感谢信才知道,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2016级博士生史静耸在6月初不声不响给陕西一个被银环蛇咬伤的24岁小伙送去了救命的抗蛇毒血清,挽救了这个年轻的生命。

这对夫妇在感谢信中说:

2019年6月2日晚,我儿子被剧毒银环蛇咬伤。当时情况非常危急,蛇毒发作,我儿子在急诊室抢救,而我们当地医院没有银环蛇血清,而且又是夜晚。我们向微信朋友圈发出了求救,寻找银环蛇血清。就在我们处在无奈和痛苦的煎熬之时,我们收到了电话和消息。

你院研究生史静耸当晚看到朋友圈后,积极寻找血清,与多方医院联系,克服一切困难,终于打听到北京某医院有一支抗银环蛇毒血清。他积极和两地医院取得联系,与院方沟通,通宵协调,不怕麻烦,破例办理了血清出库手续。因考虑到伤者危及生命,为了以最快的速度让病人用上血清,史静耸毫不犹豫决定亲自乘坐飞机送血清到现场。

当史静耸听说当地医院没有抢救银环蛇的经验,就主动和医院大夫交流,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给大夫提出血清用量的建议。

这件事,从寻找血清到机场,从机场到医院,直至伤者脱离生命危险,每一环节都留下了史静耸的足迹。我们一家人对他深深感谢,但他连一口饭都没有吃,拒绝给他安排住宿,一心让我们以我儿子为主。

惊心动魄13小时

●6月2日23点多

得知银环蛇伤人 博士生立马紧张

事实上,当时的情况比感谢信中所说的更加紧迫。

小伙是在6月2日晚上10点左右被银环蛇咬伤,毒性迅速发作,送到陕西某医院后,却没有抗银环蛇毒血清。

焦虑的家属在微信朋友圈里求助,当晚11点多,一位朋友把这个消息转发给史静耸。

史静耸是辽宁沈阳人,一直对爬行动物有兴趣,在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已经有3年了。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我从2012年开始研究毒蛇,在这期间做了一些比较基础性的研究,会到野外进行拍摄、采集和寻找,2017年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蝮蛇的新物种,可能因为这个事情,我在这个圈子里有了一些知名度,所以遇到这样的事情,有人找到我。”

史静耸看到求救信息后非常紧张,因为他知道,银环蛇是中国最毒的陆栖蛇,能产生两种神经毒素,几毫克银环蛇毒足以致人死命。患者被咬时不会感到疼痛,反而有睡意。史静耸说,眼镜蛇和它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被银环蛇咬伤后,毒液中的某些成分会与乙酰胆碱受体竞争性结合,阻断神经突触之间的信号传递。伤者会出现神经麻痹的症状,基本上两个小时之内就会出现呼吸衰竭,如果不及时干预治疗,死亡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抗银环蛇毒血清是救治银环蛇咬伤的唯一特效药,史静耸立即给伤者的父亲打电话,指导家属给伤者上呼吸机,他还提供了生产血清的药厂名称,让家属尽快联系厂家。但是,厂家的电话半夜无法打通。

●6月3日6点

找到1支血清 却没赶上早班飞机

史静耸以前做研究时,曾被毒蛇咬伤过,在北京某医院接受过治疗,这医院是华北地区治疗蛇伤比较专业的医院。他向室友借了一些钱,连夜奔赴某医院。

“我当时去北京某医院问的时候,因为这种药是他们的内部药,通过外部系统查询不到,我当时打算是如果找不到银环蛇血清,买两支抗眼镜蛇毒的血清送过去先用着,然后慢慢再找,特别巧的是这次医院有抗银环蛇毒血清,但是只有1支。另外,某医院还对特殊药品有着严格的规定。我协调了一个晚上,差不多从半夜零点一直忙到早上6点,医院才破例办理了抗银环蛇毒血清调出手续。”史静耸说。

拿到救命的血清之后,史静耸急忙乘车回到单位,用冰袋把血清冷藏起来,立刻赶往机场。早上7点多,史静耸赶到机场时候,没能赶上早班飞机,其他的航班基本上都坐满了。他提着装着救命血清的盒子,在三个航站楼之间辗转狂奔,终于买到一张10点多飞往西安的机票。“在机场等候期间,心急如焚的伤者家属一直在给我打电话,说孩子的情况那个时候开始出现不稳定,所以那几个小时我特别纠结。”

史静耸从伤者的情况判断,1支血清应该不够用。“早上6点我拿到血清以后,跟家属说一支血清可能不够,尽量再联系一下血清厂家。”

后来家长终于联系到厂家的陕西分公司,万幸的是那里还有3支抗银环蛇毒血清。“加上我协调了一夜从北京医院获得的1支,这样就有了4支,兵分两路送到患者所在的医院。”

●6月3日12点

救命血清送达! 他说服医生超量用药

3日12:00,4支血清送到了患者面前。

史静耸说:“如果蛇毒处在游离状态,一支血清差不多就够了,但蛇毒在这个伤者体内已经有很长时间,血清的效率很低,发挥作用特别慢。”

但是,陕西没有自然生长的银环蛇,当地医生没有处理过这样的病例,所以非常谨慎。史静耸向医院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解释了自己所研究的专业。还向医生介绍了自己一位朋友中银环蛇毒的例子。他的那位朋友被咬伤后,一共注射了3支血清,昏迷了72个小时才醒过来。史静耸极力说服医生,现在用1支血清肯定不够。而且血清这种药物只要不过敏,不会有特别的影响,不会产生什么严重后果。

在跟主治医生沟通的同时,史静耸当场联系了其他的这个专业方面的老师,还有在其他医院工作的有经验的医生。经过一番努力,3支血清终于全部注射到患者体内。

几个小时后,伤者的情况开始好转,逐渐恢复了自主呼吸和意识。

6月4日下午,史静耸获准到ICU病房探望伤者,这时伤者基本上能进行正常交流,其浑身疼痛、舌头以及喉咙麻木的状况也开始好转;6月5日上午,患者已经可以正常进食并从ICU病房转到普通病房。而史静耸已经悄悄离开了西安。回到研究所之后,除了跟自己的导师刘俊研究员简单交代了事件的经过之后,史静耸再没提起此事。二十多天后,史静耸所在的研究所突然收到患者家属寄来的锦旗和感谢信。

再说毒蛇伤人

一年前的一件事至今仍觉遗憾

这次千里救命,史静耸买血清花了1400元,加上往返机票、机场的来回交通费等等,都是由他先垫付的。在他看来,只要把人救回来就行了,其他都不重要。“被毒蛇咬伤是一个特别危险的事情,不管什么种类的毒蛇,对人体的损伤都非常大,尽快注射血清是唯一的解毒办法。”

史静耸说,正常情况下,银环蛇生活在南方,北方不应该有自然生长的银环蛇,但随着网购的出现,银环蛇的踪迹出现扩散。2018年7月,一名女孩被银环蛇咬伤,她起初只是用创口贴简单处理了伤口,蛇毒愈发严重后才到医院抢救,由于错过最佳救治时间,失去了生命。每次史静耸想起这件事都很遗憾,如果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可能也会出手帮助。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