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纽约时报》停刊时评漫画:漫画议政的传统或将终结?

美国时间6月10日,纽约时报官方Twitter账号宣布,纽约时报国际版下个月起将停止刊出每日政治漫画,原因是“将国际版与国内的报纸同步”,国内版报纸则在几年前就已停刊时评漫画。尽管该声明表示纽约时报愿意以其他形式与时评漫画家们继续合作,但声明还是引起了漫画家、媒体和民众的强烈反对。

时评漫画常常带有较强的讽刺性和针对性,这也是其独特力量所在。许多漫画家感到非常无奈:就连纽约时报都无法接纳这样的力量了吗?对这次事件的强烈反应背后,是公众关于言论自由的恐慌,不仅对于纽约时报,更是对于新闻业及整个公共讨论空间。

一幅反犹漫画终止所有合作漫画家的多年努力?

10日,纽约时报时评责编James Bennet发布声明,“考虑了一年多后,我们决定自7月1日起停止刊出每日政治漫画,将国际版与国内的报纸同步。”声明中提出纽约时报将继续支持时评版面的视觉部分,以表达能体现细微差别、复杂性和强烈态度的多元观点,并希望与合作伙伴Patrick Chappatte和Heng Kim Song以其他形式继续合作。

“这么多年在世界上最好的报纸的工作被一幅漫画终止,而那甚至不是我的漫画。”Chappatte当日在博客回应中写道。他指的是今年四月纽约时报上一幅引起争议的漫画。该漫画描绘了以色列时任总理Benjamin Netanyahu作为一只胸戴六芒星的导盲犬,为他的主人——头戴便帽(多为犹太男子所戴)的盲人特朗普导盲。该漫画被公众谴责为反犹和支持纳粹。

该漫画由葡萄牙艺术家Antonio Moreira Antunes完成,由一位纽约时报编辑选登在纽约时报国际版。Antonio Moreira Antunes表示他的漫画旨在批评美国和以色列的政策,并没有攻击犹太人或犹太教的意思。纽约时报随后删除网页上的漫画,并发出道歉声明,将会改善漫画的编辑流程,加强员工培训。“我们为此感到非常抱歉,在此承诺这类事件将不再发生……该事件仍在调查中,我们将会评估编辑流程和员工培训。我们预计会有重大的改变。”

五月,纽约时报的出版人A.G。 Sulzberger在一份内部消息中指出,纽约时报将停止刊登非正式员工的漫画。“尽管我确信这次错误中没有恶意,但我们意识到了我们的规范和价值观传达的不足之处,我们尝试透明化我们对这次错误的处理,并将其作为一次提升自己的机会。”他引用了纽约时报中的一篇时评,批评了这幅漫画的刊出,谴责了反犹思潮的兴起。“道歉是十分重要的,但纽约时报更深层的责任是专心引领笃定向前的新闻业和保证价值观在时评中的表达足够清晰。”

停刊时评漫画的声明发出一周内,不同群体以各自的方式表达反对。漫画家创作关于该声明的时评漫画,媒体人撰写时评,网民在Twitter上留言“坏决定”、“懦夫”、“可憎”。Chappatte在18日对华盛顿邮报表示,“我对这一回复引起的反应之大感到惊讶,回应不仅来自漫画家、同事和漫画爱好者,还来自媒体和全球人民。看来我们触动了某根神经。”

“时评漫画与民主共生,他们在挑战自由。”

单版漫画是一种尖锐的批评方式,可以追溯到19世纪Thomas Nast在报纸上的作品和本杰明·富兰克林出版的小册子漫画,被称为美国新闻业标志性的漫画风格。“时评漫画中没有‘on the other hand’,可以理解,这种力量让编辑们感到焦虑,”美国编辑漫画协会主席、普利策奖得主漫画家凯文·西尔斯在11日的一则声明中说。

时评漫画的独特力量在今天依然受到认可。就在去年,纽约时报的漫画首次获普利策奖。获奖作品《欢迎来到新世界》由Jake Halpern和Michael Sloan完成,是一部关于叙利亚难民家庭的非虚构的图像系列作品,并不是评论性的报道。近年来,普利策奖入围了一些政治漫画家,入围作品主要是多版面、叙事形式的评论。

然而,这股力量所面临的环境似乎越来越不友好。过去三十年里,北美报纸上的政治漫画家的人数从数百人减少到数十人。普利策奖得主Steve Benson和Nick Anderson被解雇。去年,因反特朗普的评论,匹兹堡邮政公报解雇了今年入围普利策奖的资深漫画家Rob Rogers。这三位艺术家的作品通常是一到两版的传统政治漫画。

“我担心这不只是关于漫画,还关于新闻业和公共评论,”Chappatte在博客中写道,“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道德暴徒聚集在社交媒体上,像暴风雨一样崛起,以压倒性的重击降落在新闻编辑室。出版人需要立即采取应对措施,没有任何思考或有意义讨论的余地。Twitter是宣泄之处,而非辩论之地。最愤怒的声音在定义对话,愤怒的人群随之而来。”

曾获普利策奖、供职于Politico的漫画家Matt Wuerker表示:“因报社编辑没有脊梁骨去承受社交媒体的言语暴力,时评漫画和讽刺性评论的公共空间走向溃败。这将不利于言论自由。”

“对言论自由的承诺要求我们接受犯错。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无论反对的声音有多强烈,我们都不能直接回避犯错的可能。”卫报的时评人Kenan Malik于16日写道,“这样的举措会导致一个我们不说、不写或不发表任何有风险话语的世界。”

回应的末尾,Chappatte却表达了对未来的乐观。“在这个注意力短暂的时代,图像的影响力从未如此之大……这也是一个媒体需要自我更新、找到新用户的时代。不要害怕暴民。我们生活的这个疯狂世界,比以前更需要图像评论的艺术,以及幽默。”

参考资料: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arts-entertainment/2019/06/11/new-york-times-cuts-all-political-cartoons-cartoonists-are-not-happy/?utm_term=。a7cd1ba156f4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arts-entertainment/2019/06/18/cartoonists-draw-their-fury-toward-new-york-times-it-seems-we-have-touched-nerve-her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lifestyle/style/new-york-times-publisher-orders-steps-to-prevent-running-another-anti-semitic-cartoon/2019/05/01/84b9e890-6c4b-11e9-a66d-a82d3f3d96d5_story.html

https://www.timesofisrael.com/ny-times-apologizes-for-printing-netanyahu-cartoon-with-anti-semitic-tropes/

https://twitter.com/nytopinion/status/1122567972973944832

https://twitter.com/NYTimesPR/status/1138210949461159936

https://www.chappatte.com/en/the-end-of-political-cartoons-at-the-new-york-times/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9/jun/16/new-york-times-cartoon-ban-leads-to-a-world-where-we-say-nothing-at-all

撰文 | 赖鼎睿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