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幼子身患重病 男子起诉离婚并要妻子退还近20万彩礼钱

山西定襄县的于艳霞去年生了个儿子,孩子出生第二天被诊出患有低血糖脑病,之后又患上婴儿痉挛症。孩子不会吞咽,每天只能用针管往嘴里推流食。她说丈夫及其家人将孩子视作负担,逼着她把孩子扔掉,她一直下不了狠心。她表示丈夫一家不积极为孩子治疗,今年4月竟然起诉离婚,不仅在起诉书中表示不要孩子,还要求她退还婚前给的将近20万彩礼和礼节费。法院判决不许离婚,之后丈夫一家人就消失了。于艳霞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说,“我一个女人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我没有很高的期望,就是想着孩子以后不要受病痛折磨就足够了。因为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我不怕他傻,只要能健康一点就行了。”

丈夫陈某则称自己也为孩子的治疗花了很多钱,现在离开家,是为了躲避于艳霞的“胡搅蛮缠”。

孩子生下来就住院

确认多种疾病 

于艳霞是山西省定襄县人,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同乡的陈某,自由恋爱后于2017年10月结婚。

她说起初夫妻感情挺好,她和公婆关系也不错,但随着孩子的出生,很快有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2018年的3月15日,儿子陈浩宇在定襄县医院出生。但是这个孩子不吃不喝,整个晚上一直在哭,第二天嘴唇发紫。他们急忙把孩子送到山西省儿童医院,确诊患有低血糖脑病,并伴有心脏病等其它症状,进入重症监护室。

这个孩子没有自主吞咽的能力,脑神经组织有断层,需要神经刺激治疗。因为孩子不会吞咽,无法喂奶,只能用针管往他嘴里推流食。

不过孩子起初还不算严重,3个月学会翻身,5个月就能坐了,但到8个月的时候开始抽搐,再次确诊婴儿痉挛症,医生说这是癫痫里面最难治的病。于艳霞说:“之后就不行了,现在他什么都不会,也不会站立,也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逗他也不会笑,他说的是什么我们也听不懂。孩子是2018年3月份出生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走路了,但他现在什么都不会,体重只有20斤。”

孩子第一次住院,在山西省儿童医院住了15天,此后陈浩宇成为医院的常客,医生要求定期复查,发现抽搐就要住院治疗。

她说丈夫一家逼着扔掉孩子

她下不了狠心

于艳霞说,生了这个孩子以后,丈夫和公婆觉得是个负担,不想要,不愿意给孩子看病。“孩子出生两天住院以后,婆婆就去找人算命,说孩子生辰八字不好,克他儿子,孩子来这个世上就是要账的,花多少钱也好不了。”

“我生完孩子,应该坐40天月子,结果30天就回娘家住了。在月子里边他们家人就一直逼着我,让我把孩子扔掉到山上或者河里,但我下不了这样的狠心。我实在是不想再住在他们家了,再住就要成抑郁症了。”

于艳霞说,孩子住一次院大概需要10天,每次得花2、3万元钱,即使不住院,每个月的药费也有上千元。

于艳霞向紫牛新闻记者出示了多张银行账户流水,可以看到自从去年3月份孩子出生以后,有很多大笔支出。还有多张以于艳霞的身份开户的定期存款单,总额达7.5万多元,都由陈某代为支付。 

于艳霞说:“我一直就是在花彩礼钱给孩子看病,现在彩礼花没了。”之后她又借了一些钱,现在都已经用完。

她说:“我家什么都没有,只有村里的4间房子,家里的经济来源是10亩地,种的都是玉米。我妈已经有60多岁,而且患糖尿病十来年了,常年吃药,我爸有心肌梗塞。还有一个哥哥,在外边打工。现在家里至少要有两个人,才能照顾这个孩子。以前我能出去做服务员,现在没有办法,只能待在家里。”

陈某则向紫牛新闻记者表示,这个事有很多隐情,自己也为孩子的治疗花了不少钱,“孩子出生后,第二天住院就是我送过去的。”从孩子的病历来看,陈某也有几次陪同到医院就诊。陈某还说,去年于艳霞的父亲住院,他也出了不少钱。他表示自己也有银行流水和支付宝记录等证据,不过并没有向紫牛新闻记者出示。

于艳霞说,孩子是慢性病,需要一直接受治疗,没有根治方案。最近因为没有钱,有一个月没去医院了,孩子现在每天会抽搐4到5次,每抽一次,大脑可能就会受到一次伤害。

于艳霞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说:“看到孩子这种情况,我心里很着急,但不知道该怎么办。”

丈夫起诉离婚,

竟然还要求退还彩礼钱

于艳霞说,丈夫在今年4月还把她告上法庭,要求离婚。

她说:“他们家现在看这个孩子是累赘,就要和我离婚,孩子他们不要,也不抚养,每天来我家欺负我家人,什么难听的话都说。”

2019年春节前夕,于艳霞带着孩子主动回丈夫家,想一起过年。没想到在年三十那天,因为一点小事就被撵回娘家,孩子都没来得及带走。初四那天,陈某把孩子送了回来。他说:“当时孩子脚上没有鞋,衣服很薄,就连小被子也没裹。当时我家里没人,他就从墙上跳进去开了门,放下孩子就走,也不怕孩子滚到地上。临走的时候,他还把孩子用的榨汁机和他妈给孩子买的一双小鞋被子都拿回去了。”

4月1日,陈某提起诉讼,他在起诉书里提出三项诉求:1、要求法院准予离婚;2、孩子由被告即于艳霞抚养;3、退还彩礼款13.8万元,结婚当天给于艳霞的礼节钱2万多元、满月费2万元。

陈某提出的理由是“婚后感情不和,经常争吵,被告(于艳霞)胡搅蛮缠、吵架,甚至还动手杀原告,欺负原告母亲。被告败坏原告家名声、颠倒是非,对此原告忍无可忍。”

于艳霞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自己本来也想和陈某离婚,但是看到他竟然还要求退还彩礼等费用,感到不能接受。两人已经结婚一年多,而且有了孩子,这时候提出离婚,竟然还要求退彩礼,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他为什么提这样的要求我不清楚,但是所有人都说这不可能的事情。”

于艳霞向法院表示,陈某不想抚养孩子,都是自己在为孩子看病,不同意离婚。

4月25日,定襄县人民法院做出判决,指出“原告未提供相关证据”,对于陈某的离婚诉求不予支持。

法院判决后,于艳霞声称再也没见过陈某。她说因为陈某一直不给孩子买奶粉,她去他家要钱,结果发现大门紧闭,后来向他们村的人打听,说都出去打工了,去哪里、什么时候走的他们也不知道。

她说,陈某有稳定的收入,今年下半年可能还会安排工作,所以以前都是待在家里:“原来陈某的父亲在外面打工,陈某和母亲在在家里住,判决出来后,一家人全都走了,现在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村长也联系不到他们。”

而陈某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之所以离开家,是因为于艳霞经常上门吵闹。他辩称为了给孩子治病也花了不钱,还刷了信用卡,现在没有能力再支付。

公益组织协助筹款

律师称丈夫涉嫌遗弃罪

虽然没有钱让孩子去住院治疗,但是每个月药费也达到上千元。为了挣钱,于艳霞在朋友圈想办法销售一些日用品,每天奔波于县城和村里送货。“卖这些东西挣的钱只够孩子的奶粉、纸尿裤和吃喝用,他穿的衣服都是我姐家孩子穿剩下的,没舍得买新的。”

中华儿慈会9958儿童紧急求助中心发现了于艳霞的情况,志愿者去她家做了多次调查,目前已经帮她发起众筹,目标是60万元。由于受到公益众筹平台的总额限制,分别在水滴筹和微公益各筹款30万,不过进展不是很快,目前才达到3万余元。

9958太原执行团队志愿者陈宁说,筹款虽然还没有结束,不过已经筹集到的资金可以随时支取,供孩子看病。

听到这个消息,于艳霞感到有些欣慰。6月14日,她再次带孩子到太原癫痫病医院接受治疗。

据帮助于艳霞的公益组织志愿者介绍,于艳霞孩子的病情虽然比较复杂,但如果能得到及时治疗,至少可以站立起来,实现生活自理。

于艳霞和陈某可能存在矛盾,但他们作为陈浩宇父母,都有抚养孩子的法律义务。

京衡律师集团上海事务所副主任、高级合伙人邓学平律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抚养孩子是法律义务,陈某方面如果有能力负担,却不尽自己的抚养义务,涉嫌触犯我国刑法第261条的“遗弃罪”,可以报警,由警方来处理。

另外,于艳霞也可以起诉离婚,结束和陈某的婚姻关系。他对孩子的抚养义务不会因为婚姻关系的中断而消失。

知名法律博主“逻格斯logics”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这个案例实际上涉及多个法律关系:一是女方和男方的夫妻关系,二是女方、男方和孩子的父母子女关系。

“这个案子里,主要是男方和孩子的关系,根据法律规定,父母对于未成年的子女,负有抚养的义务,这就包括支付抚养费和医疗费。这个案子主要是男方对孩子负有抚养义务,如果没有尽到这个义务,孩子的权益受到了侵害,可以起诉男方要求支付抚养费。由于孩子还未成年,女方可以作为孩子的法定代理人代理孩子起诉男方,在紧急的情况下,可以要求法院在受理后先予执行,将男方账户上的财产划扣用于支付医疗费。另外,女方可以‘遗弃家庭成员’为由起诉要求离婚,并要求男方就女方独自抚养孩子进行经济补偿。”

于艳霞也在考虑提起离婚诉讼,她说:“我想先给孩子看病,再跟孩子父亲离婚。我一个女人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我没有很高的期望,就是想着孩子以后不要受病痛折磨,不要再去医院,就足够了。因为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我不怕他傻,只要能健康一点就行。”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