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记者对话下跪女快递员:压力很大 希望生活恢复平静

新京报快讯(记者 吴婷婷)聂桂英突然成了名人,48岁的她是近日热点“女快递员遭投诉下跪”的当事人。当快递员那么久,她从未像现在这么大压力。今天下午,记者联系上聂桂英,她向记者讲述了这一事件的前因后果。她说,她的初衷只是希望解决好客户小张提到的不满意之处,但自己自作主张的办法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我特别感谢民警的仗义执言,我也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够尽快恢复平静。”

新京报:这件事情的起因是一只芒果,收件人小张说少了一只,但你说没少。有什么依据吗?

聂桂英:5月18日,公司收到一个从云南寄达的芒果快件。我从公司取件回到自己的代理点,因为是水果,店里工作人员立即电话通知收件人小张取件。下午3点多,小张母子俩赶来取件,小张母亲当场开箱验货,说里面应该是4个芒果,可只有3个。随后她将儿子小张叫进店内,小张母亲质疑有一个芒果被偷吃了。

我们的工作人员就说这不可能,所以又重新称重了一次。揽件时是3斤,抵达时是2.7斤,我们的工作人员解释说一个芒果不可能只有3两,所以不存在少一个芒果的可能性。

所以,最后小张没有取快件,母子俩就离开了。当天下午5点多,小张第一次投诉。

新京报:收到小张的投诉后你是怎么做的?

聂桂英:接到投诉信息后,我当天就联系上小张,提出给他赔偿。小张明确说“就要那样的芒果”,那是“越南的芒果”。我当时的第一个反应是:越南的芒果可买不来。

我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我这句话让小张感到不快。可我当时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因为我一直生活在广饶县稻庄镇上,当时一听“越南的芒果”,我的第一反应是买不来。现在仔细想一想,我觉得我这么说不大好。

5月19日和5月21日,小张连续投诉。我不断地和小张沟通,但小张说“我什么都不要,不要钱,也不要芒果”。5月24日,小张再次投诉,他提出要求赔偿芒果,并且不允许用圆通寄达。

新京报:小张要求赔芒果,你觉得你能解决这个投诉吗?

聂桂英:我一心想着解决问题,所以自作主张想了个办法。5月28日上午,我在附近水果超市挑了质量较好的芒果,大概有六七个,花了52元买回家,仔细包装好。因为小张明确不希望用圆通送达,所以我找到一张闲置的其他公司快递单,贴到纸箱上。一开始,我想请别人帮忙送达,后来想想不要麻烦别人了,就自己戴了口罩送往小张家里。我们俩约好在村口广场取件,小张将芒果取了回家,我的心也就放了下来。没想到,小张回家后查询单号信息,他发现邮政单号无物流信息,他认为这事不合理。5月29日,我通过熟人沟通,对方回复说小张同意不再追究此事。

我现在对这个做法后悔不已,我虽然完全没有恶意,实际上却弄巧成拙。

新京报:后来你去给小张和他母亲道歉,当时出现什么情况让你下跪?

聂桂英:6月10日,我知道这事情还未解决,所以送完快件之后,我赶到小张家里登门道歉。我和小张妈妈聊天,但她也并无谅解的意思,一时情急,我就给小张跪下恳求。小张可能是被我这个举动激怒了,说“你别来这一套,没用”。

后来,广饶圆通负责人带我从小张家离开。走出小张家,到了对门邻居的家门口,我坐在地上,委屈地哭了起来。之后,接到报警的民警王海港闻讯赶来,我就向民警求助。我说,小张一直投诉,这样下去公司要罚款,还要辞退我。王海港听了之后,很同情我的遭遇,便宽慰我说,让我第二天上午到派出所来处理解决。

新京报:发生这个事情后,您的工作有没有受到影响?

聂桂英:我承认当时确实是想通过罚款和开除的说法来打动小张,希望能好好解决这个问题。目前,我还在正常上班。我希望接下来生活尽快恢复平静,再继续给大家送快递。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