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3名老人被藏尸冰柜疑曾陷传销 警方:就是个事件

红星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南京的钱明至今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2018年7月,姐姐钱某梅带着父亲钱某德、母亲皇甫某英、堂伯母李某珍以及外甥女缪兰共5人“出游”,之后杳无音讯。2019年5月12日,钱某梅在河南商丘跳楼身亡,另3位老人的遗体被发现藏于深圳一出租屋的冰柜里。唯有缪兰幸存。

自杀还是他杀?事情如何发生?案件引发多方猜测。

对于“3老人被藏尸深圳出租屋冰柜”一事,6月12日,深圳罗湖公安局相关负责人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这不是案件,就是个事件,所以不予立案。”

早前,河南商丘市公安局回应澎湃新闻采访时也表示,钱某梅在河南商丘坠楼身亡一案,排除刑事案件。

一家5人出游4人丧命1人还

2019年5月12日,41岁的钱某梅在河南商丘金士顿国际假日酒店22楼坠楼身亡。

6月12日中午,钱某梅的表哥皇甫松提供给红星新闻记者的一段短视频显示,钱某梅坠楼身亡时,缪兰正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对母亲的突然逝去,她焦躁不安。

钱某梅坠楼身亡一事,河南商丘市公安局刑警队王队长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监控显示,她(钱某梅)自己走到22楼窗口处跳楼,路人发现后报警。派出所先处理,我们走访时发现她女儿在房间。该案排除刑事案件。”

“这是姐姐消失10个月后,首次有她的消息,也是令人绝望的消息,那爸爸、妈妈和堂伯母呢?”带着疑问,钱明第二天赶到南京市六合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民警给他提供3个老人最后一次的乘车记录:2018年9月8日,坐动车前往深圳。

为此,钱明和前姐夫缪武沟通,让他问问缪兰:“为什么去了深圳,后来又出现在河南?老人现在哪里?”

“一开始,我女儿什么都不肯说,也不相信我,”缪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后来,我慢慢做她的思想工作,但她只肯和警察讲,我就带她去派出所,先去南京六合区雄州派出所报案,同时也到户口所在地南京汤山派出所报案。”

外甥女和警察陈述基本情况后,今年5月21日晚6点左右,南京市六合区警方告诉钱明,3位老人租住在深圳的“金景花园”小区。随后,他向深圳警方报了案,

当晚,深圳罗湖警方在“金景花园”的出租屋内,发现了藏于冰柜的3具尸体,深圳电视台也对此进行报道。死者分别是:钱某梅66岁的父亲钱某德、67岁的母亲皇甫某英,以及她79岁的堂伯母李某珍。

“老人究竟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皇甫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只有幸存者缪兰最清楚了。

后来,缪兰告诉缪武,2018年10月,外公钱某德在深圳住宾馆时死亡,其尸体被母亲钱某梅、外婆皇甫某英和李某珍用行李箱运到金景花园的出租房里,并放进了冰柜;同年12月,李某珍生病后,母亲钱某梅要送她回南京,但她不愿意,说死也要死在一起。当月,李某珍病亡;外婆皇甫某英,在今年2月“绝食身亡”。

之后,她们母女究竟为何突然从深圳转到河南,缪兰没有说。

钱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过去,姐姐和母亲去哪里,一般都不会和他说,所以她们的不辞而别,他并不感到惊讶。但父亲去哪里总会告诉他,可2018年7月的这次出走,父亲没说,之前也只是听他们说要出去旅游,但没说哪天走,所以父亲的突然出走让他感到意外,“而且春节都没回家过年,电话也打不通”。

姐姐带着外甥女、父母以及堂伯母消失10个月后,得到的消息竟是:姐姐在河南坠楼身亡,父亲、母亲和伯母被藏尸于深圳出租屋的冰柜里。

“自杀还是他杀?自杀又是为什么?他杀又是谁干的?”钱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些问题至今一直困扰着自己。

钱某梅的表哥皇甫松介绍,目前深圳警方和中山大学附属医院已联合对姑母等3个老人的尸体进行尸检,结果还没出来。

皇甫松认为,目前最知情的是幸存者缪兰,“但她什么都不说”。

“一开始,我问缪兰的时候,她也不告诉我,她连我都不相信。”缪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女儿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情绪非常不稳定,晚上还经常做噩梦。

“事实上,自我2014年和钱某梅离婚后,就没什么往来了。”缪武说,今年5月12日,前妻坠亡后,警方曾联系他,他还以为是骗子,但当女儿也出现在现场时,他感到震惊。而此前前妻告诉他,女儿在英国留学。

和钱某梅离婚后,缪武因诈骗罪于2015年11月26日被刑事拘留,狱中度过3年多,直到2019年2月才刑满释放。

亲属:死者过去曾陷传销组织

皇甫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2年,姑父钱某德曾陷入一个叫“明明商”的传销组织,该组织后被取缔。

据他介绍,姑父当时给姑妈以及表妹钱某梅,每人投入4000多元,共投1.2万元,皇甫松发现后制止,但已造成8000多元损失。

这次,姑父姑母一家是否同样陷入传销等非法组织,皇甫松不得而知。但缪武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称,有次,女儿在公安局陈述经过时,他在旁听,“听得我毛骨悚然,浑身发抖,”缪武说,“好端端的人,怎么就成那样?”

缪武没有透露旁听到的具体内容,红星新闻记者问他“他们是否陷入传销或其他邪教组织”时,缪武没有否定。他说:“岳父一家过去都曾陷入传销组织。”

“钱明在上世纪90年代也曾陷入传销传组织,我还给他打过5500元钱。”缪武表示,当时钱明一会说做这个生意,一会又说做那个买卖。

钱明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承认:“当时我还在学校,被同学忽悠去搞传销,后来我去当兵,当了12年,没再涉足这块。”

缪武说,他前妻、前岳父、前岳母生前陷入不正常的协会或组织,“应该是这些害了他们”。

皇甫松提供给红星新闻记者关于死者生前的一张遗书显示,“如果钱某梅、皇甫某英、缪兰都死亡了,那就是钱明害的!我们三个人死后,所有财产给国家。”

对此,钱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称,“这是他们故意转移注意,让警方把注意力放到我身上。”

对这份遗书的由来,缪武另有解释。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过去,我从岳父手中买了块宅基地盖房子,我和妻子离婚后,明确表示房子等财产归女儿所有,但钱明想霸占。”

对“3老人被藏尸深圳出租屋冰柜”一事,6月12日下午,深圳罗湖公安局相关负责人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这不是案件,就是个事件,所以不予立案。”

对死者是否陷入传销或其他邪教组织等,该负责人表示,“目前我还没有获得就此作出进一步解释的授权。”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