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村书记不务正业包装七仙女 拍视频一年带火侗乡村寨

扬子晚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穿着侗族的传统服饰,一起做黑糯米饭;推着牛下地耕田,还有梯田仙境上的秋收……眼下,来自贵州的“侗族七仙女”掀起了一片网络热潮,她们在快手平台上的账号已经收获了25万的粉丝。短视频中,风景秀丽犹如世外桃源、精美的民族服饰充满了美感,网友们在连连称赞的同时纷纷表示,一定要去看一看。如此这般,仅仅是为了展示当地的民俗风情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获悉,“侗族七仙女”的走红其实是打开了一扇门,也展现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脱贫之路。 紫牛新闻记者 郭一鹏 任国勇

初见

风景秀丽

独特的侗族文化是“宝藏”

别开生面的侗乡圆桌宴,村里的人绕着圈子进入席位;穿着精美民族服饰的女孩带着背篓上山采乌稔树叶,粉衣黑裙穿梭在绿色梯田间……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翻开了多条小视频,在7位“仙女”的“带领”下,贵州省黎平县盖宝村展现了独有的风采,让人艳羡。这一段段小视频,展现了浓郁的侗族文化、美丽的自然风光,可紫牛新闻记者一番采访后才发现,“侗族七仙女”的背后展现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脱贫之路,其中的“关键先生”就是担任驻村扶贫第一书记的吴玉圣,正是在他的带领下,当地侗族刺绣、土特产销售达数十万元,全村走上脱贫之路。

“一切的缘分源自一纸调令,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2018年2月14日情人节,我在纪委工作六年后被派驻盖宝村还挺意外的。”吴玉圣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说,自己出生于1987年,黎平县人,大学毕业后通过公务员招考进入政府部门,之后调入黎平县纪委。“分派到盖宝村做驻村书记,第二天就是年三十,按照规定是年后才去报到的,不过我当天就赶到了盖宝村。”吴玉圣告诉记者,自己去就是搞扶贫工作,扶贫需要靠村里的年轻人,可等到年后再去的话,年轻人大多数就返城务工了。

“虽然只有100多公里的路程,可车子足足开了4个小时。”吴玉圣说,尽管路途有点疲惫,可到了村子后他觉得“眼前一亮”,因为这里和他想象中破败的贫困村落不同,盖宝村的风景十分美丽。最为关键的是,因为临近过年,村里很多人都穿着侗族的传统盛装,十分抢眼。

吴玉圣找到村长说明来意,请村长带他找到了村里的年轻人,交流了很长时间。“事后想想,这是非常正确的决定,因为在跟他们聊天过程中,我发现他们很关心家乡,并渴望为家乡做些事,帮助家乡脱贫。”吴玉圣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年后正式报到上任后,他发现这里独特的侗族文化是“宝藏”,值得挖掘,也许能打通脱贫之路。

提议

“封闭”是落后主因,互联网能打开这扇门

吴玉圣刚工作时会用“美拍”录制一些自己弹吉他的视频并上传到APP上,直到有一天,一个朋友向他介绍了快手软件。吴玉圣寻思利用该平台发村寨视频以及最原生态的生活场景,以此来宣传。

吴玉圣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在一次村里的会议上,他提出利用村里的自有资金来运营一个账号宣传村寨。他的提议一开始并没有得到支持,他们怕有风险。“亏了算我的,盈利了就是村里的钱。”吴玉圣在会上承诺后,村里支出了5万块钱来做启动资金。吴玉圣买了手机、三脚架,每天拍村里的美景、美食,独特的手工艺品。“这些视频并没有影响力,注册的短视频账号只有1000多个粉丝。”吴玉圣说,当时他很焦虑,这样下去很难有收益,难道脱贫之路不通?不过,一切的问题在他得知一个传说后迎刃而解。

解局

组建“侗族七仙女”,粉丝飙升到25万

“相传在很久以前,七仙女下凡到侗乡洗澡,看到侗族人勤劳朴实却不会唱歌,便回天庭禀报玉帝,把仙歌撒到侗乡。从此,歌声充满了侗族,琵琶歌也由此流传至今。”吴玉圣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侗族琵琶歌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一次他听了侗族琵琶歌后,有人向他介绍了这首歌和“七仙女”的故事,他顿时有了灵感,决定组建“侗族七仙女”,在短视频平台上介绍盖宝村的一切。

当时村里女孩大多在外面上班或是上学,并不容易找。“先是找到了大姐杨艳娇,后来又找到了六妹吴兰欣,之后是四妹杨妮丹。”吴玉圣说,后面陆续凑齐了“侗族七仙女”。目前,这个团队全职在做的就是四妹、五妹和六妹。美丽的侗族姑娘配上独特的服饰,吴玉圣建立的账号终于有了起色,快手粉丝开始飙升,直至紫牛新闻发稿时,粉丝量已经突破了25万。

吴玉圣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在账号的粉丝涨到两三万的时候,每天大概能有五六百的收入,当时就有村民要入股了。“除了启动资金的5万,我们划定到20万便不再接收新的入股资金。”吴玉圣说,目前参与入股的贫困户有10户,他们享有“浪漫侗家七仙女”账号每天收入的分红。“有时我们也会义务帮村民卖东西。”

误解

“七仙女”组队起初,以为遇到了骗子

“吴书记刚开始来找我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骗子,没有搭理。”谈及加入“七仙女”这个团队,五妹吴梦霞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说,自己当时还是职校学生,与外面的世界没什么接触,自己当时的理想是开一家幼儿园,所以对于这样的邀请很是抵触。“家里人跟我说,肯定是传销,别理他们,也不要跟他们说话。”吴梦霞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后来,她的同学吴兰欣带她亲眼见过吴书记为她们拍视频在短视频平台上发布一些生活场景,那时才相信不是诈骗,而且这事有意义。“比起当幼儿园老师,我更想专职拍摄短视频,因为能帮助别人,接纳的信息量也不一样,可家人一开始不赞同,但经过多次交流后,家人还是妥协了。”吴梦霞说,2018年,她还代表团队去长沙参加了《快乐大本营》的录制。“非常好的体验,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第一次坐飞机。”提及此次经历,吴梦霞神采飞扬。

吴梦霞还说,吴书记的到来,村寨以及自己都发生了改变,自己以前不太爱说话,现在开朗了许多,而且通过直播,不但向大家展现了浓郁的侗族文化、美丽的自然风光,更关键的是,村里经济来源也增加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五妹吴梦霞因外貌有点像迪丽热巴,她也被关注的网友们称为“侗族迪丽热巴”。

影响

拓展新思路,下一步发展旅游业

“如果说,村民们由此带来的收益是表象的话,那么,带来的深层次影响就是:很多村民的观念逐渐发生了变化,懂得了互联网带来的作用,许多年轻人也开始回村里寻找创业机会,扶贫局面慢慢打开了。”吴玉圣如是说,去年直播收入30万元,带动销售收入60余万元,仅小黄姜就卖了6万斤,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

一切看起来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可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却意外获悉,在盖宝村的两年,吴玉圣很少回家,而他的妻子是另一个县人事局干部,也有扶贫任务,所以两人很少照顾到家庭,原本出生时很健康的儿子,因长时间缺钙得了佝偻病,如果恢复不好的话可能需要手术治疗。谈及至此,吴玉圣的情绪显得低落,毕竟这样的代价并不是他所期待的。

在谈及以后的目标和展望时,吴玉圣又平静下来。他说,目前村寨里一些村民开始以民宿的方式接纳外地游客,未来村寨也会朝这个方向发展,新建的民宿馆即将竣工,未来接纳能力达到数百人。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