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江宁“溺死脑瘫女童案”开庭 女童父亲与姐姐商量杀害女童微信内容曝光

扬子晚报网6月3日讯(记者 万承源 见习记者 艾陆琦)去年6月25日,南京江宁一处河道中发现一具女童尸体,在其书包中,发现装有两块砖头。而之后的调查显示,杀害女童的竟然是她的亲身祖父和父亲。

昨天上午(6月3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检方表示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两名被告人刑事责任。在昨天庭审的最后陈述环节中,女童父亲杨某响哽咽着说,“想早点服刑,早点回家。对不起父母,对不起社会,更对不起小孩。”

2018年6月26日,南京江宁公安分局官方微博“@江宁公安在线”发布一个查找9岁女童尸源启事。启事显示,6月25日,南京市江宁区一河道中发现一具无名女童遗体,警方悬赏2000元征集身份线索。6月30日,警方的悬赏额提高至2万元。

发现尸体后,经过尸检,女童符合生前溺水特征。但背包中却有两块砖头,重达8斤。让人疑惑的是,按常理推断,如果是临近事发地有哪家女孩失踪,也应该早有父母亲人报警并前往辨认,但一直音讯全无。事发后,南京市、江宁区两级公安机关高度重视,并介入调查。

整整一个月后的7月25日,此事终于有了进展。有知情人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爆料,溺水女童家人已被找到,而将孩子推下河的,竟然是女童的父亲和爷爷。

当晚7点多,南京警方发布通报证实了这一消息。当晚8点14分,“南京公安”公众号正式发布警方通报:两名犯罪嫌疑人供述了因女童智障残疾,于6月23日晚将其推入句容河中致其溺亡的犯罪事实。

2018年8月30日,女童爷爷、父亲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经被南京检方批准逮捕。

2019年6月3日上午,南京市中级人员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扬子晚报记者注意到,昨天的庭审采用七人合议庭进行审理,包括三位法官和四位人民陪审员。担任审判长的,是南京中院未成年人与家事案件审判庭庭长周侃。

公诉人在起诉书中指出,经依法审查查明,2009年被告人杨某响(女童父亲)与妻子结婚,于2010年11月生育孩子。孩子出生后即患有新生儿肺炎、缺血、缺氧性脑病,后经过多方求医,先后被诊断处中枢性协调障碍、重度精神发育迟滞。2012年10月,杨某响与妻子协议离婚,约定孩子由杨某响抚养。

2013年年初,杨某响母亲、即孩子奶奶将孩子带回娘家独自抚养。2018年5月底6月初,孩子奶奶被查出患有癌症,杨某响便将接回芜湖市。期间,他因为担心母亲生病后无力抚养孩子,多次与其姐姐微信聊天,商议将孩子杀死。

2018年6月23日晚,杨某响开车将孩子从芜湖市带至南京江宁区,找到父亲杨某松,要求其照顾孩子,杨某松拒绝并提出将孩子扔到湖里淹死。后杨某响下车,由父亲指路,将孩子带至江宁区湖熟街道句容河宁杭高速公路桥下,杨某松往孩子随身携带的双肩背包内放入捡拾的两块砖头,将背包背在孩子身上,推入句容河中致其死亡,后二人逃离现场。

起诉书介绍,经法医鉴定,孩子符合溺死。检察院认为,杨某松、杨某响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微信与家人商量杀害女童内容令人发指

昨天的庭审进行了一天。下午的庭审中,双方进行了质证,并围绕女童父亲杨某响的定性问题,以及本案是否具备从轻或减轻的量刑情节问题展开辩论。

在法庭上,公诉人出示了女童奶奶生病后,杨某响曾与家人商量杀害被害人的证据。

根据杨某响与姐姐的微信聊天记录,他们在案发前的6月13日、15日、21日、23日,多次商量遗弃、杀害孩子的方法,包括把女童送福利院、遗弃在大城市、给女童喝农药、溺亡、用塑料袋或保鲜膜套头等。

两人的微信对话中包含了“直接搞死,埋了安心,我们可以说丢了”、“少喂点农药没事,可以说是生病”这样令人发指的讨论。

杨某响还在微信中对姐姐说,“你们这叫胆子小,上次我搞的,妈和老头子胆小,把小孩又救了”。公诉人认为,这可以说明杨某响在之前就做过这样的事情。

杨某响与辩护人均未质疑该聊天记录的真实性。但辩护人辩称,这些聊天内容与6月23日女童溺水死亡时间“不是必然的联系关系”、“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公诉人说,从微信聊天记录看,杨某响与辩护人两个人“有商有量”,反应出杨某响积极的行为。

公诉人还表示,杨某响曾供述带孩子来南京是因为其姐姐无法照顾孩子,没办法只好带在身边,而来南京则是为了劝父亲回芜湖照顾女童及其奶奶。但聊天记录中已非常清楚的反映了当时姐姐告诉他想一起来南京,并谈及了“有农药要不要”等。这些都进一步印证了杨某响来南京的真实目的。

最后陈述,两名被告人均表示认罪认罚

在法庭辩论及最后陈述环节,被害女童的爷爷杨某松表示自己认罪认罚,但希望考虑家里的到实际情况。

女童的父亲杨某响承认自己有罪,没有尽到责任,愿意接受处罚。

杨某响的辩护律师则认为,起诉书指控杨某响犯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足,并重申了在质证环节中的意见。

公诉方结合掌握的证据,反驳了辩护律师的观点。

在法庭上,辩护人还提出,两名被告人取得了受害女童母亲的谅解书。

记者注意到,在持续一天的庭审过程中,杨某松和杨某响长时间并肩坐在被告席,但没有互相看过一眼。

在最后陈述中,杨某响哽咽着说,如果判下来,想早点服刑,早点回家。对不起父母,对不起社会对自己的培养,更对不起小孩。“应该对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承担代价,希望以后出来能继续照顾父母。”

审判长周侃表示,就两被告人构成故意杀人罪,合议庭的初步意见是:本案的事实基本清楚,证据基本充分。同时,两被告人归案后能对犯罪事实进行供认,均构成坦白。

两名辩护人均提出了在量刑上应对两名被告人进行从轻处理,但是在公诉人明确建议本案适用故意杀人罪,应判处十年以上到无期徒刑的量刑建议上,没有听到两名辩护人对被告人的行为是否构成情节较轻的相应辩护意见。

法庭也注意到在最后陈述阶段,两名被告人均表示认罪认罚,被告人杨某响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有了一定程度的认识,并有一定程度的悔罪意思表示,这些合议庭都将在庭后予以重点关注。

合议庭将在庭后对本案进行评议。

公诉人:既依法履职,又表现出感性一面

在庭审中,作为本案公诉人的两位女检察官既严格依法履行职责,又表现出了感性的一面。

检察官表示,在这个家庭中,确实存在特殊情况,也请法院在审理时进行考虑。

但其也提供证据显示,杨某响在一家公司单位系统工程师,月收入在5000元左右,并非完全没有能力对孩子进行抚养。

检察官的一段话让人感触颇深:本案的被害儿童名字中有个字在古语中是美玉的意思,在孩子出生的时候,杨某响也许和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希望女儿是一块美玉。然而随着孩子病情发展,杨某响带孩子进行治疗,在孩子恢复无望后开始嫌弃孩子,愈演愈烈,不仅曾经产生杀害孩子的念头,最后还和父亲二人一起杀害了孩子。

在案卷中,有两张孩子生前的照片,孩子笑容灿烂、天真无邪。而孩子溺亡后的照片,更让人难以想象她在生命凋零前最后时刻是多么无助。

她说,孩子是落入凡间的天使,残疾儿童也是,只不过这些天使被命运捉弄了一下,折断了翅膀,无法自由飞翔。即使在黑暗的世界里,他们也总想翱翔在蓝天自由飞翔,有美好的生活,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孩子的奶奶一直把孩子带在身边,即使牺牲自己的健康和生命,也要保护她。

检察官表示,在法律上,从未成年人保护法到残疾人权利公约都做了规定,残疾儿童不因其残疾受到歧视,与其他健康的孩子一样有法律所赋予的生命权、生存权等,而且作为残疾儿童还独享康复权、受特殊教育的权利。但是作为孩子的第一监护人、孩子的父亲杨某响连孩子最基本的生存权都没有保护,令人痛惜。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