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中国稀土为何这么“硬核” 你真的了解吗?

6月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关于中美经贸磋商的中方立场》白皮书,并举行新闻发布会。

在会上,稀土再次成为了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

据中新网报道,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指出,中国作为世界上稀土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中国愿意满足其他国家对稀土的正当需求。但是,如果有国家利用中国出口的稀土所制造的产品,打压中国的发展,于情于理这都是难以接受的。

在5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也曾回应:如果有谁想利用我们出口稀土所制造的产品,反用于遏制打压中国的发展,那么我想赣南原中央苏区人民、中国人民都会不高兴的。

在过去的半个月内,大家都“恶补”了很多稀土知识:什么是稀土,稀土有什么用,为什么稀土珍贵……

不过,中国的稀土为何这么“硬核”,你真的了解吗?

分布/

“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 

稀土是17种金属元素的总称,这种用途广泛的材料,因为储量稀少、不可再生而显得尤其珍贵。

它被称为“工业黄金”、“工业维生素”、“新材料之母”,可用于军事、工业、医学等众多领域……“稀土”这材料也在最近被大众所慢慢熟知,如果没有稀土,世界上很大一部分的科技产品将无法运转。在此前,红星新闻记者也已经就稀土相关“基础知识”进行过讲述。(点击查看红星新闻之前报道)

不过,这种稀少的材料,却在中国储量丰富。早在1992年,邓小平同志就曾说过:“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

目前,中国的稀土在全世界范围内,储量第一、产量第一、出口量第一、消费量第一[1]。四个第一,也直接说明了中国稀土在整个世界稀土产业中的重要分量。

具体而言,按照2012年发布的《中国的稀土状况与政策》白皮书显示,全球已经探明的稀土储量约6588万吨,中国占比约为23%,储量第一,在中国地质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徐广平的一篇论文中更是提到,截至2016年底,我国其土储量占世界稀土资源总储量的37%[2]。

同样由《中国的稀土状况与政策》显示,我国的稀土产量也达到全世界90%以上,出口量和消费量都位于世界第一。

此外,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中国稀土矿产在地理分布上还有“北轻南重”的特点,岩矿型轻稀土主要分布在内蒙古包头和四川凉山等地区,离子型中重稀土主要分布在江西赣州等地区[3]。江西赣州、内蒙古包头和四川凉山,一起形成了中国稀土三足鼎力的局面。

至于什么是轻稀土和重稀土?资料显示,每一种稀土元素的性质十分相似,又不完全一样。在稀土元素中,镧、铈、镨等质量较小的7种元素又被称为轻稀土元素,可应用于发光材料、航天材料、新能源材料中;钆、铽、镝等质量较大的7种元素也被称为重稀土元素,可应用于核磁共振、特殊金属等医疗、航天的材料之中。

技术/

“大家都想争口气,自己研究”

即便拥有全世界最大的稀土储量,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的工业技术却不足以将这些稀土元素一一分离。

中国的稀土利用始于20世纪60年代在铸铁、钢材中的应用。以红星新闻记者查阅的大量文献资料来看,稀土的应用与稀土分离密切相关,尤其是高技术领域,对单一稀土的纯度要求特别高。

但直到20年代70年代初,中国的稀土工业也仅仅可以分离出混合稀土,并不能够足以对17种金属元素进行分离提取。

“(彼时)中国的稀土化学只能够分离出来混合稀土,然后把它做成金属,这就是打火机用的打火合金,这是不分离的混合稀土。”在东北师范大学教授朱晶等人对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光宪进行的访谈中,徐光宪这样介绍。 

在这样技术落后的情况下,不仅大量的稀土原矿被运往国外,国际上也封锁了对中国单一稀土的出口。

据徐光宪回忆,当时法国有一个罗纳·普纳克(Rhone Poulenc)厂,后来改名为罗地亚厂,生产工艺最为先进,全欧洲也仅此一厂可以将稀土中16种元素分离出来。据称,中国曾想购买它的技术,但要价太高,且生产以后必须转卖给它,再由它的商标向全世界推销,代价太高[4]。

“大家都想争口气,自己研究。”徐光宪称。后来,也正是“争口气”的决心,让徐光宪打破了这一局面。

1972年,在北京大学工作的徐光宪接受了稀土分离的军工任务。研究方向转到稀土科学领域,此后长期致力于稀土分离提取的理论研究与工艺开发。

1975年,徐光宪经过刻苦攻关,提出了串级萃取理论,为中国稀土工业获取高纯度的单一稀土作出贡献,实现了中国稀土产量的飞跃,被国际稀土界称为“中国冲击(China Impact)”。2009年,他荣膺“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被誉为“中国稀土之父”。

技术取得突破后,从上世纪90年代初起,由中国分离的单一稀土大量出口,使得国际市场的稀土大幅下降,一些国外生产厂家不得不减产、停产。中国也从稀土资源大国,转变为了生产大国、出口大国。

直到目前,中国已形成完整的稀土工业体系。具有完整的采选、冶炼、分离技术以及装备制造、材料加工和应用工业体系,尤其是在采选工艺和先进的分离技术上领先全球[5]。

市场/ 

“一车稀土可以卖20多万”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在我国稀土三大储量地之一的江西赣州采访调研时,一位普通的出租车司机向红星新闻记者感叹,在上个世纪90年代,大量大大小小的稀土厂开始开采和分离稀土,然后进行出口。

稀土分离技术被普及前后,据赣州本地人对记者讲述,在赣州的稀土市场,也出现过不少“蛮荒往事”。“以前稀土还没有这么受重视的时候,我们下面县城的很多农村里修房子,直接把稀土当成普通的材料,修建成房子的墙来住。”后来,随着技术的普及,当地人发现稀土能带来大量的利润,“稀土有多贵?一车的稀土可以卖到二十多万去了!”他感叹称。

那么,彼时的稀土原矿和单一稀土都卖去了哪里?上述人士告诉记者,“从我们身边的那些厂来看,大多数都卖给了日本。”

实际上从数字来看,美国和日本也一直占据我国稀土出口的前两位。2016年,中国稀土出口美国数量占出口总额比30.28%,出口日本数量占比29.7%,出口荷兰数量占8.28%[7]。

正是这一段“蛮荒往事”,让我国平均出口价格在15年后下降了60%。一组数字显示,从1990年到2005年,中国稀土出口量增长了近10倍,可是平均价格却从1990年的14美元/kg降至2005年的5.5美元/Kg[8]。

直到后来,随着国家推动稀土企业的联合重组,建立稀土开采的专家审查制度等措施,2006年开始,稀土价格终于走上正轨,行业也逐渐规范。

未来/  

“应该向高端应用领域发展”

进入2010年后,中国对稀土行业的管理步入了新的阶段:除了取消稀土出口配额制和出口关税制度,全国的所有稀土产业也开始进行整合。

2016年,稀土“十三五”规划正式出台。其中明确,2020年底,北方稀土集团、中铝集团、中国五矿集团、厦门钨业股份有限公司、南方稀土集团、广东稀土集团六大稀土集团,完成对全国所有稀土开采、冶炼分离、资源综合利用企业的整合,形成科学规范的现代企业治理结构。

在前20年里,正是因为稀土行业的企业有小、散、乱的行业局面,再来了价格低等问题。而六大集团的组建,则大大的提升了行业的集中度。

“有关部门持续推进稀土资源开发整合,全国稀土探采矿从2011年的129个减少到现在的86个,同时,我国近年来积极支持六大稀土产业集团的组建重组,推动稀土资源优化,目前大部分采矿权已经整合到稀土集团,稀土开发的规模化、集约化程度进一步提高。”2018年9月,自然资源部矿业权管理司司长姚华军在内蒙古包头举办的“稀土产业论坛”上表示。

在上述“稀土产业论坛”上,中国稀土行业协会会长张洪杰指出,民营企业资金有限,看到有潜力发展的领域,六大集团应该带头加大投入。而有潜力的领域是什么?张洪杰给出的答案是稀土新材料及其高端应用产业的发展[9]。

实际上,红星新闻记者在江西赣州获悉,赣州市经济开发区政府和企业已经在致力于稀土产业的工业化转型。

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如今赣州的稀土产业,已经不再只是单纯的开采和分离,工业化的应用是下一步的重点。“稀土是我们赣州的传统产业,也拥有很多的本土企业。”相关负责人介绍,到了现在,赣州的稀土企业也在进行转型,“一开始我们是以开采为主,而现在,我们更关注稀土这一原材料的应用。”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