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3岁孩子作证自己被妈妈虐待 可信吗?法院这样判

扬子晚报网5月30日讯(记者 张建波 通讯员 夏倩)夫妻离婚,男女双方争夺子女抚养权,男方称女方对孩子实施“家暴”,并且还提供了孩子的“陈述”,但法官在调查中却发现,其陈述没有“证据”。于是,问题的关键就聚焦在孩子的“证言“靠谱”?5月30日,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下称:梁溪法院)宣判一起离婚案件涉子女抚养权纠纷,案件审理过程中适时引入“专家辅助人机制”,通过邀请儿童心理专家和心理咨询师助力,出具评估报告,给法院的判决提供参考。

吴某(女)与王某(男)是夫妻关系,两人于2015年10月结婚,婚后育有一女小王。婚后初期感情尚可,但因家庭琐事双方发生矛盾,2016年12月,吴某带女儿回了娘家,一住就是一年多。后两人意识到这样的生活方式不利于孩子的成长,吴某和王某一家三口于2018年9月又重新住回了婚房。但吴某发现其和丈夫的感情无法恢复如初,且王某对待其和女儿都不上心。于是,吴某将自己的父母叫来照顾小王,并告诉王某要离婚。王某见吴某心意已决,便想把女儿带走至爷爷奶奶处生活。双方起了冲突,小王被王某抱走,并拒绝吴某探望。无奈之下,吴某诉至法院,要求判令双方离婚,女儿由其抚养,王某依法支付抚养费,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家长里短难分是非曲直,案件诉讼至法院,双方矛盾已经非常激化,给家事审判带来挑战。该案中,吴某和王某都是再婚家庭,之前无小孩,所以对于小王的抚养权,双方争的不可开交。王某在庭审中表示同意离婚,但称吴某有殴打、虐待女儿的行为,小王应由他抚养。王某还向法庭提供了小王表述妈妈打她面部,其不要妈妈的视频光盘,以及小王在爷爷奶奶处生活愉悦的照片。吴某对此不予认可,提出孩子的言行是受到奶奶的诱导,因之前双方多次有矛盾,曾在社居委调解过,社居委可以证明小王的奶奶一直在诱导小王。

法院进行了调查,社居委反映未见吴某虐待孩子,但孩子的奶奶经常带着小王来社居委反映此事,还用手势和语言让孩子说。孩子非常小,很多行为都是爷爷奶奶教出来的。承办法官认为,那件的争议焦点是孩子由谁抚养更有利于身心健康成长,因此吴某是否对孩子有家暴行为对抚养权的判决非常重要。考虑到孩子年仅3岁,其父王某提供的视频资料中,孩子的表达模式均系其奶奶发问,小王以单个词语、手势表达、不具备民事行为能力,故法院邀请了儿童心理学专家及心理咨询师参与听证,与吴某、王某、孩子及孩子的爷爷奶奶进行沟通交流。经“专家辅助人”观察,孩子与母亲单独接触时表现安静轻松并出现笑容,未紧张恐惧,没有躲避现象。听证结束后,专家辅助人向法院出具了相关报告。

法院认为,首先,王某没有提供吴某对孩子实施家暴的有效证据,孩子和吴某在听证时互动良好,两位专家辅助人也认为孩子与吴某相处时没有回避恐惧心理,虐待孩子可能性极小。因此,王某关于吴某殴打、虐待孩子的主张不能成立。其次,吴某的经济收入、住房均优于王某,且孩子和吴某共同生活时间较长。王某及其父母虽然在日常生活中对小王关爱有加,但对孩子的教育理念存在偏差,前有强行抱走孩子的行为,后有拒绝吴某探望孩子等言行,甚至在专家辅助人劝诫王某及其父母别在孩子面前与吴某冲突,柔性处理家庭纠纷时,仍置之不理,当着孩子的面在法庭上喧哗吵闹。因此,孩子由吴某抚养更有利于其身心健康成长。

最后,法院判决吴某与王某离婚。孩子由吴某抚养,王某每月支付抚养费750元,每月第一、三周的周六9时至该周日18时可将孩子接回探视。关于财产,法院判决吴某和王某名下的房屋归吴某所有,吴某支付财产归并款87万元,屋内的空调、电视机等归王某所有,吴某付王某婚后收入7万余元。(文中均为化姓)

听听法官怎么说:

该案承办法官周溧表示,在涉未成年子女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中,子女抚养权归属往往是当事人最为聚焦的矛盾点。由于涉未成年人家事案件具有较强的人身性和面向未来等特点,为充分保护涉案未成年人的利益,引入心理专家等社会力量助力案件审理,有利于进一步提升和巩固审判效果。

周溧提醒,儿童情感具有易变性、易感性特点,家庭矛盾和家庭成员之间的冲突和指责可能对儿童的心理发展产生不利影响。父母对孩子的关怀教育,不仅体现于衣食住行,更重要的是对她幼小心灵的呵护和人生方向的引导。夫妻双方产生矛盾在所难免,但孩子是无辜、脆弱的,双方应以孩子的感受为先,避免在孩子面前发生冲突。无论双方离婚与否,父母都应以身作则,引导孩子树立积极、正面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