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南京辣妈骑机车横跨欧亚大陆探望留学女儿

扬子晚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人没有了梦想,和咸鱼有什么两样”,对于已经44岁的单亲妈妈李春辉来说,这句电影中的台词似乎有着无穷的魔力,戴上头盔、跨上厚重的机车、耳边是发动机的轰鸣声、眼前是不断倒退的景象,此时此刻的她在逐风,也是在追逐不曾褪去的梦想。

5月26日,李春辉会和队友们骑摩托穿越欧亚大陆20多个国家,看望她在英国和荷兰留学的两个女儿。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专访时,李春辉坦言,她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向女儿证明,梦想并非遥不可及。

单亲妈妈培养双胞胎女儿

双双考入世界知名音乐学府

5月23日上午,南京雨花台区一家精品摩托车俱乐部,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见到了李春辉,当她跨下摩托,摘下头盔的瞬间,那股精气神让人眼前一亮。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5月26日,李春辉会和队友们骑摩托穿越欧亚大陆20多个国家,看望她在英国和荷兰留学的两个女儿,所以在出发前,车辆的检测都是在这里进行。

“我在南京经营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熟悉的人都喊我李老师。”将摩托送去检测后,李春辉打开了话匣子,紫牛新闻记者也喊李老师这个让她熟悉的称谓。让人略感诧异的是,李老师首先谈到了并不是让她为之疯狂的摩托车,而是在国外学习的双胞胎女儿。

“她们走上音乐这条道路,不可否认有我的主导,但是她们本身对音乐的渴求也是必不可少。”李老师并不避讳单亲妈妈这一称谓,因为“一肩挑”的她为了女儿几乎是付出了所有,而她也带开玩笑地说,自己也为自己“点赞”。

李老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一开始她是准备让女儿练习花样游泳,二女儿有这方面的天赋,大女儿则因出生时医疗事故导致小脑出血产生后遗症,身体不是很协调,可以借之进行相关方面的锻炼。不过,大女儿在练习了半年后,终因身体原因被淘汰,二女儿则连续练习了5年,拿到了很多专业游泳大赛的奖牌。

“因为一个小小的意外,她们的人生轨迹改变了,我也体验了难以言表的‘北漂’生活。”李老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当时就读学校的一个男生对她二女儿说,学习好有啥用,你会小提琴吗,你能到十级吗?好强的二女儿回家后就提出要求,学小提琴。“小孩子的想法是多变的,我不可能同意,哪知道她求了一个月。”李老师认为小提琴是最难学的乐器之一,她见女儿的决心很大,最终还是同意了,没想到二女儿展现了她在这方面的天赋,于是她决定给女儿“铺设”音乐这条路。

与此同时,有朋友问她培养二女儿为什么不培养大女儿?李老师也开始让大女儿跟着学习长笛。“一开始真的很难,毕竟大女儿的身体不协调,她的手跟爪子一样僵,可是大女儿坚持了下去,这也让她得以跟着妹妹一起走上音乐这条路。”李老师说。最终,大女儿被荷兰方提斯音乐学院录取,二女儿被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录取。

资金压力一直很大

现在有谈资,是因为成功了

尽管经营着培训机构,可对李老师来说,资金方面的压力一直很大。“我离婚几乎是净身出户,当时手头还有一套房子在郊区,后来实在撑不下去就卖掉了,到目前为止还是在租房子住。”李老师说,最难熬的就是带着两个女儿“北漂”的日子,当时等女儿高一结束后就一起来到了北京,找最顶级的老师学习。“为了方便女儿上课,我们四处租房,只为女儿能圆音乐之梦。”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经过系统扎实的学习后,李老师带着两个女儿来到了奥地利,报考当地的音乐学院。让李老师自豪的是,女儿受到了当地萨尔茨堡音乐学院一位小提琴音乐教授的青睐,还特地单独上了一节课。“现在每年加在一起的费用是80万人民币,仅仅靠开培训机构是远远不够的,我自己还在外面找工作。”

“通过这种方式培养女儿,我得不到任何一个人的支持,孩子的学籍都没有了,不能参加正常的考试,所担的风险太大。”谈及这个话题,李老师向紫牛新闻记者坦言,大多数时间里,她都在质疑自己这件事情做的到底对不对?因为女儿长期没有一个正常的学习环境和一个正常能交流的环境。“一直到老大老二到了国外适应了一两个月的时候,她们突然跟我讲,妈妈,特别感谢你,直到此刻,我觉得所有的付出和决定都是值得的。”

李老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二女儿在学校是比较另类的那一种,她的思想成熟度比一般孩子大上不少。“跟她爸爸离婚的事,二女儿也和我谈过,她说你们俩这样不如离了。”李老师说,到现在为止,平时遇到一些事情,女儿都是和她以朋友的角度在交流,然后她们现在到了国外很快就适应了。“不像以前是被动学习,现在是主动去学习。”

“现在有谈资,是因为成功了,但是我要不成功的话,会很痛苦。”李老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她认为一个孩子的成功存在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孩子的努力,97%在努力,3%才能算是天赋;第二个就是有一个好老师不走弯路,这是非常重要的;第三就是家长在精神和物质上予以支持。

摩托车是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曾烫伤也要看一路风景

可以这样说,除了培养双胞胎女儿外,摩托车成了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有机车情结,本以为自己会买一辆踏板车骑一骑,没想到很快就能驾驭重机车。”李老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她的父亲对轻骑很感兴趣,而且动手能力很强,他能拆散了零部件摆满一地,再重新组装。离婚后谈了一个朋友,他也是喜欢机车,大概受了这些影响,她也很快喜欢上机车,而自己真正打算买一辆摩托车是从2014年底开始学习考摩托车驾照。

说起考摩托驾照,李老师撩起裤脚露出小腿上一块烫伤的疤。“就在2014年底考驾照的那天,我很兴奋,骑着一辆旧的金城125摩托车,结果重心不稳倒地,排气管压在腿上,连忙用手去拔腿,但拔的是裤管,肌肤几乎被烫熟了。”李老师说,即使这样,她当天是强忍灼痛考完驾照,接下来一个月自己是坐轮椅,并且做了植皮手术。

2015年初,李老师终于拿到驾照,但那几个月连踏板车都没有骑过。直到2015年下半年,她的一个朋友把她拉到车库去看他的一辆宝马700 GS,朋友觉得她合适骑这辆车。李老师觉得这辆车太高,朋友说她腿够长,她骑上去试了,双腿落地没问题,但很重。朋友让她先买了再说,并拿来了刷卡机一定要她买下。

“当时,南京摩托车大牌价格正在上涨,朋友卖给我的那辆车可谓半卖半送,那辆车骑到最近才卖掉,自己居然不亏钱。”李老师说,摩友圈里,像她这样资历浅的摩友其实不够格去欧亚行的,因为自己真正骑行才两年,总里程才两万公里。但是自己有天赋、肯吃苦,能轻松驾驭重机车。

“传奇车友会的老黄是机车界名人,有一次我想加入他们去福建摩旅,我跟老黄说,你们别把我当女的,你们能坚持的我都能坚持,那次回程一天骑行了18个小时。”李老师说,骑行一路上穿越山川河流,景色很美,只是没有停留下来拍摄,以后要准备好运动相机。“自己也摔过,摔伤肋骨疼得自己在地上打滚。”她说,今年春节期间,因遇到寒潮,准备的衣服不足,她返回南京在穿越大别山隧道时,进入隧道前还没有下雪,出隧道时地面已经一层雪,刹不住,把速度降到时速50公里,为避免撞车,选择在应急车道上摔倒,手掌满是血,自己扶起机车继续回南京。

决定骑摩托横贯欧亚

告诉女儿们梦想并非遥不可及

今年元旦期间,李老师和几位车友吃饭时商量去欧亚旅行,并且筹划拍摄纪录片,当时从表态到筛选下来,一共是7位,后来3月份,有一位叫秦海的车友也加入,秦海行动力很强,决定加入后,几天后便买了一辆排量1200CC的二手宝马摩托。李老师原本的宝马700CC的排量以及续航能力已经跟不上其他车友,为了不拖后腿,3月9日那天,她也换了一辆二手的宝马1200 CC,连车牌一共花了27万元,为此她还卖掉了自己的一辆汽车。她指着车牌号“57513”对紫牛新闻记者说:“我是75年5月14日出生,选择57513很吉利,结合生日是‘我骑,我一生一世’”。

这次摩旅共计8人,骑手有6人,秦海曾多次出国摩旅,负责这次行程规划,老黄是领队总览全局,队友中宇哥擅长修车。女孩小田原本是一家知名网站的摄影师,也是一位摩友,她辞去原来的工作,专门为这次摩旅拍摄记录。队友中老朱年龄最大这次驾驶皮卡去,小田将乘坐他的皮卡拍摄。这辆猛禽皮卡作为给养保障车,而老朱原本有一辆摩托,但他的摩托达不到长途摩旅要求,索性卖掉摩托买了一辆全新的“猛禽”皮卡。皮卡上有车架,能运输两辆摩托车,已经测试过了。此外,这辆皮卡还要为6位骑手携带12套轮胎。

令李老师感动的是,这次摩旅得到了车界许多车友支持,24日那天,修车师傅在保养期间发现她的车启动马达故障,但没有配件,车友张萌主动拆了自己的爱车,把零部件供她更换。

5月26日,李老师他们一行人从南京出发,这次行程安排的很紧凑,因为在欧洲期间办的是旅游签证,只有20天时间。原本计划的瑞典、丹麦、瑞士都去不了,在欧洲只能去荷兰、法国和德国等地,因此大部分时间会是在赶路骑行。不过,在亚洲的行程可能会拉长,届时会在俄罗斯、白俄罗斯以及中亚的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

“由于行程短,我会在荷兰见我的大女儿,小女儿会直接从伦敦前往荷兰与我们见面,我们会带着她们去巴黎。”李老师说,这两个女儿知道妈妈这次骑行到欧洲看望她们,很兴奋,觉得妈妈很牛,可能会用一段音乐来欢迎大家并表达对妈妈的爱。不过,对于热爱骑行,女儿也提出要求,希望她慢一点,最好能换小一点的车。“我跟女儿说,妈妈能驾驭得了,请她们放心。”李老师还坦言,她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向女儿证明,梦想并非遥不可及。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