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中科院研究生被杀案开庭 凶手是高中同学 自请死刑

紫牛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2019年5月24日,备受关注的中科院研究生被高中同学杀害案在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庭审近4个小时,被告人周凯旋在法庭上做最后陈述时表示希望判其死刑,法院将择日宣判。

去年6月14日,正在北京中科院读研二的谢雕同学准备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为来京的同学周凯旋接风洗尘。谁也没有料到的是,这顿“接风宴”突然变成了“送命餐”,谢雕身中7刀,倒在餐馆的过道上,而刺倒他的,是他正要设宴款待的高中同学兼室友周凯旋。

既是同学又是好友,周凯旋为何如此痛下杀手,他的杀人动机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紫牛新闻记者通过采访得知,庭审中周凯旋表示杀人原因是与谢雕产生矛盾,因为遭到谢雕的辱骂导致其受刺激才做出了杀人的行为。周凯旋指出,去年他发到同学群里的一张喝可乐照片还被谢雕评价是在炫富。

案情回顾:为来京同学接风,

却被对方连捅7刀

谢雕和周凯旋曾是高中同班同学,也同住一个寝室。他们既是同学也是好朋友。高考时,谢雕考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周凯旋考入川大,不久退学复读,一年后考入西安交大。此后,他们同在一个城市读书。大学毕业后,谢雕考入中科院继续攻读硕士;周凯旋没能继续升学。

2018年6月初,周凯旋在高中群里发出信息,表示自己辞职要去北京进行旅行,并于6月12日抵达北京。14日傍晚,在北京中科院信息工程研究所读硕士二年级的谢雕,在学校附近的餐馆招待从重庆来的周凯旋。他还拍了张周凯旋的照片发到高中同学群里,说“周凯旋已经到北京了”。

不久后,还没等菜上桌,周凯旋突然掏出匕首, 朝谢雕的胸口、颈部、背部连刺7 刀。

案发现场的监控记录下了全过程:被刀刺后的谢雕双手捂住胸口,站起身来慌忙后退。周凯旋则再次发起攻击,用刀接连刺向谢雕颈部。谢雕随即面朝下倒在地上。周凯旋见状仍未收手,冲上去继续压在谢雕身上,接连捅刺数刀,谢雕当场身亡。

见谢雕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后,周凯旋起身离开,期间高举双臂,摆出胜利的姿态。事发后,周凯旋被北京海淀警方抓获归案。

庭审现场:被害人父母放弃民事赔偿

要求判凶手死刑立即执行

时隔近一年,2019年5月24日,周凯旋杀人案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北京宣言律师事务所姜丽萍律师作为被害人代理律师参加了庭审,她向紫牛新闻记者介绍了庭审过程。

庭审从九点半开始,一直进行到下午一点多,案件没有当庭宣判,法院将择期公开宣判。谢雕父母签署了放弃民事赔偿的申请书,要求法院判处凶手死刑,并立即执行。

庭审现场,周凯旋一方去了3个人:除周的父母外,还有另外一个亲属。被害人谢雕一方来京的5位亲属都参加了庭审。此外,还有中科院研究生院的法律顾问、负责学生工作的领导等。

姜律师介绍,公诉方建议从重量刑,判处死刑。庭审焦点主要围绕周凯旋的精神状况展开,辩护律师认为第一次精神病鉴定存在程序问题,申请二次鉴定。此前,周凯旋的精神病鉴定结果为案发时周凯旋无精神性疾病,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

周凯旋在庭上表现平静,对出示的证据表示没有异议,辩护阶段未发言。最后陈述阶段,周凯旋主动请求法庭判处自己死刑。虽然周凯旋在庭上表示认罪,但并没有向被害人家属道歉。

关于杀人动机,周凯旋称,是因为谢雕在两年前的一次同学聚会上骂他。并指出,去年他发到同学群里的一张喝可乐照片还被谢雕评价是在炫富。

姜丽萍律师在庭上针对周凯旋的自首情节提出了异议,认为证据中周凯旋在现场等待警方抓捕,不能算自首。检察官尽管认为这一情节是自首,但由于周凯旋杀人犯罪目的明确、手段恶劣残忍、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即使自首也不足以构成从轻处罚的情节。

姜律师还对公诉方认为周凯旋与谢雕有矛盾这一观点提出了异议,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相印证。现有的所有证据都证明两人关系很好。对于前期的精神病鉴定,姜律师认为程序合法,不存在问题,不需要重新鉴定。

谢雕母亲:对周凯旋杀人动机不认可

相信法院会判他死刑

庭审结束后,谢雕母亲梅女士接受紫牛新闻采访时表示,对今天的庭审满意,相信最终法院会判处周凯旋死刑。

对于庭审中周凯旋所说的杀人动机,梅女士并不认可,她觉得周凯旋今天的陈述有很多互相矛盾的地方,认为这只是周凯旋作案后的说辞。梅女士认为谢雕和周凯旋本来并没有矛盾,“如果有矛盾,谢雕还会去为他接风吗?”

“他因自己的不顺,嫉妒比他好的同学,谢雕只是他的报复对象。”梅女士说,周凯旋工作换了好几个,公务员也没考上,于是产生了恨,这可能才是杀人动机。“他高中时学习第一名,后来不顺,心理落差大。加上是独生子,性格自私孤僻。”

梅女士介绍,知道儿子被杀的案件是24日开庭,谢雕的父母提前两天就到了北京,同来的亲属还有谢雕的舅公、大伯和表弟。

儿子出事后的这300多天里,谢雕父母都没有睡过一天好觉,身体也是每况愈下。“每时每刻头脑里都会想起儿子,有时候好不容易睡着了,在梦中会突然惊醒。”谢雕妈妈梅女士接受紫牛新闻采访时说,事发后夫妇俩没法再去工作了,心情悲痛欲绝。过年时,梅女士还生了一场病,每天都需要吃药。

回忆谢雕的成长过程,梅女士几度哽咽。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谢雕从小学开始一直是三好学生,成绩不算最好,但总是能排上前列。平时爱好运动,尤其喜欢打篮球。因为家里穷,在大学里还出去兼职。

梅女士说,谢雕性格特别好,从来没有骂过人。“有一次,他表嫂开玩笑说谢雕狗儿,谢雕都没有还口。”梅女士解释,“狗儿”在当地是骂人的话,相当于说某个人是小狗的意思,其他人被说成这样肯定受不了,但即使那样,谢雕都没有还口骂回去。“他从小到大就没跟人红过脸,还是一个最喜欢帮助别人的热心人。”

开庭前,周凯旋的家人曾向警方递交过精神鉴定材料,表示周凯旋患有精神疾病。梅女士介绍,今年4月最后的鉴定结果显示,案发时周凯旋无精神性疾病,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

此后,他们夫妻就互相鼓励,决定为儿子“报仇”。

梅女士回忆,高二时,谢雕还邀请过周凯旋来家里吃饭,不过她对周凯旋的印象并不好,“太没礼貌了,吃完饭都没吭一声就走了。”

直到儿子出事后,梅女士还想起一件事,“谢雕曾经回家时提起过,问我们还记不记得那个成绩很好的周凯旋,说他没被保研,谢雕想帮帮他,周还很不高兴。”后来,梅女士了解到,周凯旋毕业后,工作并不顺利,考公务员也失败了。

梅女士说,周凯旋的家人一直没有道过歉,包括今天庭审上。“直到精神病鉴定报告出来后,5月中旬,他们找了中间人来谈要对我们进行经济赔偿,希望取得谅解。不是来道歉,而是拿钱来赔偿,我们怎么可能去接受和解。”梅女士说,他们不需要道歉,不会谈赔偿,更不会选择和解。

现在,梅女士说,家人只有一个诉求:“不接受赔偿,杀人偿命,只希望尽快判决周凯旋死刑,并且立即执行。”

同寝室同学:

谢雕组织能力强,跟他相处没压力

晓风(化名)是谢雕和周凯旋的高中同学,他们在一个寝室生活了3年,既是同学又是好朋友。他在接受紫牛新闻采访时说,时隔一年了,他才真正接受了这个事实,但仍然没能从最初的震惊中走出。

晓风介绍,高中时,他们寝室住有9名同学,都在一个班,谢雕是室长。所在班级是全年级最好的班,同寝室的人在男生中属于成绩比较好的。

晓风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最初知道周凯旋将谢雕杀害也是通过媒体报道,之所以一直无法从震惊中走出来,是因为“大家都把彼此当成很好的朋友,就是无话不谈的那种,没有防备的那种。”在晓风的脑海中,同寝室的9个人都是很好的朋友,而且彼此之间根本没有矛盾和冲突。

在晓风眼里,谢雕性格阳光,很外向,“跟人相处不会让人感到压力,而且团结同学,组织能力强”。而周凯旋在学习上是他们的榜样,“专注学习,成绩数一数二,性格偏内向,不太说话,给人比较低调的感觉。”

高中生涯中,晓风从没看见过这两人有矛盾,也没听说过两人与其他同学有过不愉快。

高中毕业后,同寝室的9名同学都考上了大学,分散在不同的城市。“周凯旋在第一次高考中发挥失利,考上了川大,后来时间不长就退学复读,第二年又考上了西安交通大学。”晓风说,谢雕也在西安上大学,但并不了解他们在一个城市生活时,私下是否经常会接触。

大学后,谢雕在网上组了一个群,里面还是这9个人。“从最初的QQ群转到后来的微信群,谢雕都是群主。大家平时在群里偶尔说说话,但不会单独找某个同学长时间聊天。”

每逢寒暑假回到重庆,谢雕都会组织吃饭聚会。“他是组织能力非常强的人,每年都是他组织,而且把我们所有人都组织全。”在他们聚会中,对于周凯旋曾经复读的事情,大家从没提起过,周凯旋也没主动说过。

他们没发生过冲突

出事后其他同学也不再联系

曾有媒体报道,周凯旋事后向警方供述:事发两年前的同学会上,谢雕说的一些话,让他两年来心里不舒服。聚会期间,他们几位同学玩起了“狼人杀”游戏,不久后两人便吵起来,甚至差点动手。

这也许成为周凯旋所谓的杀人动机。但晓风是当年聚会的参加人,他否认了当初“狼人杀”游戏中有过冲突。

“两年前的聚会我也参加了,当时大家一块玩杀人游戏。我看网上报道,有什么吵起来、打起来了,但我的印象中根本没有这回事。玩游戏、吃饭的过程都是很愉快的,都是正常的聊天,没有任何冲突,连骂都没有。”晓风回忆, 出事之后,他也问过参加聚会的其他同学,大家仔细回忆后都没有这个印象。

虽然确定那场聚会上,周凯旋和谢雕没有产生过冲突,不过,晓风也不能排除,谢雕是否说过什么话刺激了周凯旋。“可能说的人和旁边听的人都没在意,但其中有个人可能听了不舒服,也就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吧。”

出事后,晓风思想上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他说从没想过在这几个人中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被吓到了,外人都无法理解这件事对我们影响有多大。我们的群还在,除了刚出事那会,有警察调查加到群里,了解事情时我们会说一些话,以后群里就安静了。大家都害怕了,也可能是不信任了。”晓风说,剩下的7个人私下也不再联系,也不聚会了,大家都像陌生人一样。“这是件很伤痛的事,听起来就很悲哀,本来很好的朋友,出事后可能都有了心结,不愿接受、不愿去提起、不愿在群里说话、不愿去联系。”

晓风在这近一年里,一直试着去揣测周凯旋的杀人动机,不过最后还是失败了,他想不通周凯旋为什么会这么干。“也许只有他自己才会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包括今天的庭审,晓风也是看了媒体报道才知道,对于将来的判决结果,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评价。“我都不敢想,只会去默默关注。现在最想的是,还能回到一年前,啥也没发生过,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

这段期间,晓风也曾去看望过谢雕的家人。“虽然他们曾经都和我是好朋友,但谢雕家毕竟是受害一方。”

此前,晓风曾把QQ、微信都关闭了好长时间,他不愿和人说起此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接受了事实,不过偶然想起时还是很难受。“不出事多好,不过一切都回不去了。”晓风一声长叹。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