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南京珍珠泉旅游度假区管理办原主任刘兵违纪违法案件剖析

摘要: 他是领导眼中有能力有作为的年轻干部、部属心中有才华有魄力的年轻领导,但就是这样一位仕途光明的青年才俊,却在“财富”面前未能看得透、识得破、顶得住,一步一步滑向了腐败的万丈深渊

他是领导眼中有能力有作为的年轻干部、部属心中有才华有魄力的年轻领导,但就是这样一位仕途光明的青年才俊,却在“财富”面前未能看得透、识得破、顶得住,一步一步滑向了腐败的万丈深渊——“人不能犯错,更不能犯罪,犯了一个错,伸了一次手,就要用更多的错来掩盖。我就是犯了这种错!”在失去自由之时,江苏省南京市珍珠泉旅游度假区管理办原主任刘兵如此忏悔。

砥砺拼搏求上进

刘兵1978年出生在南京江浦县(现浦口区)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其父母工作勤勤恳恳,但家里生活状况一直一般。因此,刘兵幼小的心中埋下一颗种子:“一定要让父母过上幸福的生活。”

学生时代的刘兵就用幼小的肩膀担起家庭重任,放弃寒暑假休息时间,干活挣取学费。少年时期的磨砺,让其养成了拼搏进取、奋发向上的良好品质,也为其在日后工作岗位上发挥才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99年,刘兵通过自己的努力,以江浦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录为国家公务员。当时的他心怀理想:“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顺风顺水握实权

1999年,刘兵任江浦县星甸镇办事员。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刘兵是个积极向上的青年,工作勤恳努力、态度谦卑有礼,很快赢得组织信任,两年多就当上了星甸镇团委书记。随即,在镇长助理、副镇长等基层领导岗位上经受历练。

由于能力突出、踏实肯干,2007年,刘兵调任浦口开发区管理办副主任,分管工程建设等工作。四年后,因成绩出色,提拔至浦口区桥林街道任党工委书记、政协工委主任(正处级)。

34岁时,刘兵就被提拔为南京珍珠泉旅游度假区管理办主任(正处实职)。刘兵的仕途可谓一帆风顺,他成了家人的骄傲,许多人羡慕的对象。从分管规划、土地、工程建设到直接拥有行政签字权,其手中的权力也越来越大,成为一些人挖空心思想拉拢腐化的对象。

权力寻租谋私利

年轻得志,使刘兵逐步淡忘了组织的教育培养和父母的谆谆嘱托,淡忘了手中的权力来自于人民。“患生于多欲,祸生于多贪”,刘兵的前程就断送在“比”和“私”两字上。

随着职务的升迁,看着周围的一些朋友吃喝玩乐,刘兵的内心渐渐发生了变化,尤其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在地区大开发大建设的背景下,一些老板瞬间暴富,腰缠万贯,刘兵心里渐渐不平衡了:自己手握大权,却不如这些人活得风光。于是他的思想开始蜕变,脑子里开始想钱,但并不敢轻易下手。

2007年,刘兵在浦口开发区管理办任副主任。一次朋友聚会,一位“高人”大发议论:“官员落马,是因为太笨太贪。大的工程捞好处太显眼,还不如小步快跑,在小的项目上多弄点实惠,也不会出大问题。”只言片语,竟使刘兵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真是瞌睡了就会有人送枕头。一日,工程队小老板李某某通过各种关系找到刘兵,带去了“见面礼”,目的是要一些小工程做做。在刘兵看来,李某某忠厚可靠,没有做大工程的野心,正符合“小步快跑”的捞钱条件。于是,本就出现失衡心态的刘兵,在明目张胆的拉拢下,迈出了腐败的第一步,与其初步建立了权钱交易的“合作关系”。

对于李某某承接的工程,生性谨慎的刘兵并没有听之任之,也不时关注工程质量。在工程成功通过验收后,名利双收的刘兵更增加了对李某某的信任感。

从此,刘兵违反原则给李某某开绿灯,变“走程序”为“走形式”,将大部分零星工程交与李某某去做。当然,李某某每次也很识趣地给予财物“回报”。

利欲熏心陷深渊

刘兵违法犯罪,有两个致命点:一是手中掌权,却未能把住初始关;二是心理失衡心存侥幸,受贿的雪球越滚越大。

在与李某某的初次“合作”后,刘兵也感受到一种恐惧:“在收受不义之财后,我的工作、生活、心态都发生了变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时刻盯着我,总觉得大家在背后议论我。害怕听到警笛声,害怕黑夜。”

但侥幸的心理还是占了上风,也让刘兵与李某某的“合作”更加紧密。

2010年,是刘兵滑向深渊的提速点。李某某为了谋取更多工程项目以及安排女儿进入开发区工作,一次性送给刘兵20万元。面对眼前一捆捆扎好的现金,刘兵的心理防线被彻底击溃。

按照“合作惯例”,刘兵陆续提供了开发区价值100多万元的工程项目给李某某做。就这样,在利益驱动下,刘兵任职到哪儿,李某某的工程就开展到哪儿。随着职务越来越高,刘兵在受贿的路上也越走越远。

在任旅游度假区管理办主任的一年时间内,作为行政一把手,刘兵更是变本加厉。经他的斡旋,度假区大大小小有15项工程由李某某违规承接。这时,李某某通过刘兵之手承接的工程,工程款额累计高达1000多万元。李某某分5次送与刘兵的“感谢金”也已达80万元。

当得知李某某被检察院带走时,刘兵慌了神,想“江心补漏”,将收受的80万元存入“510”廉政账户。为了不惊扰家人,他东拼西凑了10万元现金,又向银行申请了50万元个人信用贷款,想把钱凑齐一并存入廉政账户,但法律并没给刘兵多少“江心补漏”的时间。

2013年5月,刘兵因涉嫌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南京市浦口区纪委的车载着刘兵驶向他该去的地方。而当时,他的口袋中就揣着一张银行卡,里面就是他准备当天上缴到“510”廉政账户中的80万元。

从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到因腐败沦为阶下囚,落马后的刘兵感慨万千、后悔莫及:“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我几乎没有睡觉。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这些事。我在心中想到无数种‘如果’。如果当初不伸手,如果我早点下决心把收受的不义之财存入廉政账户,如果在仕途顺风顺水的时候保持对党纪国法的敬畏……人生有太多的选择,我却选择了万丈深渊。”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