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眠琴处——徐乐乐书画作品展

新浪江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南京的徐乐乐,“新文人画派”代表人物之一,其画作取法陈老莲,格调高古而清新隽雅,备受人们的追捧,亦是当代最炙手可热的中国画女画家。

南京的徐乐乐,“新文人画派”代表人物之一,其画作取法陈老莲,格调高古而清新隽雅,备受人们的追捧,亦是当代最炙手可热的中国画女画家。

南京南视觉美术馆精心策划的“ 眠琴处——徐乐乐书画作品展”将于2019年5月11日下午3时隆重开幕。届时,将展出徐乐乐70余件绘画、书法作品,从意趣盎然的童子、仕女、高士等传统中国绘画,到不断创新的“异域风情”、“开脸集”等,都将在她的笔下纸间呈现给观众。众多精品佳作齐聚一堂,诚邀您的光临,一窥画家的人文气韵。

临画小史——徐乐乐

看到好的造型,就有收集的冲动。数码相机拍下来,进了电脑,也就存那儿了,属于心理安慰。还是印刷品管用。买回来,慢慢翻,细细读,有时也手痒。

很多年前,为出版社的一套文艺复兴小册子画插图,铅笔白描了几幅名画局部,波提切利、乔托、乌切利、里皮等等,好玩!临摹天生是愉悦的,省去自己“想点子”的环节,一门心思专注于他人的技巧,脸型如何,手型如何,衣褶是怎样处理的。铅笔削削尖(连这个过程也是愉悦的),认真在原画中寻找线条,增增减减疏密组合,画成之后——嗯?蛮漂亮的嘛。复印之后交稿,将原件仔细地夹进书页中收好。

也有不如意的时候,临不出感觉来……或者说感觉平平。临画也和画画一样,时好时坏。

一直想临的是那幅传为钱选所作的元人《宫女图》。经典的手势——因出乎意料的生活化而经典,因经典而不宜在画作中借用——和壮硕的身材。一五一十地打稿子,完成之后,还是画苗条了,画“漂亮”了,似乎本人天性就具有弱化与美化的倾向。

出于对八大山人用笔的强烈好奇,临了几只猫,临了也白临。

很容易就像,就是这个容易让人觉得不踏实,什么也抓不住。接下来临虚谷与潘天寿的猫,稍微落实一些。最后取剪贴本中一只竖尾猫,因嫌原作者画得不够凶,用刚刚学过来的用笔,现买现卖、咬牙切齿地涂抹了一回,这一只黑猫总算还有点意思。题上“阿毛画中猫姿,潘公笔法”。

咬牙切齿是夸张了些,不过忙了一大阵(甚至还试了“水墨”梵高——丫丫乌),到了这一幅心里才觉得终于踏实。好像长吁一口气一般。不容易呀,诸位看官。

自娱自乐——摒弃一切外来因素,剩下的就是能不能自娱自乐了。这本来就是最难的事。正因为如此,对那些不声不响画画的同行们,有一点进步都由衷地惺惺相惜,大家都不容易。

前些时候被丁雄泉的画作吸引,看人家造型好,色彩那么过瘾,心痒痒地也想过把瘾。临了几张,又想着将自个儿的因素融进去,陆陆续续画了有几十幅。喜忧参半。恐怕“半”还不到,失败居多。唉,大色块不是俺们的强项。

因为曾画过几张较为满意的,心有不甘,兜兜转转,再试,仍不理想,郁闷,涣散。翻开一本伊朗买回来的画册,抄几个“大头宝宝”顺顺手,突然就抖起了精神。

用生宣,用自己擅长的线条,尝试鲜艳的波斯色系,重要的是,最好能画得恣意,“刷刮”一点,变成了一项挑战。

“刷刮”——南京话,好像是稳、准、狠、快的总和。问题是,要多少张才能有一张稍微“刷刮”点儿的啊。

想起海明威说过,每天完成若干千字是必须的,但行文的好坏,全看“运气”。不错,真是!铺开纸,勾完线,准备“泼墨”了,点一支烟,静静神。祈祷(向谁祈祷?)这回最好能一次成功,能“碰”得正好。

顺手了几幅,信心倍增。到底还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失败也未受打击,画着画着,生出疑问:怎么会形成这样的造型?

翻书。一个国家的造型历史引出四面八方的线索,顺着线索一路画下去,从古埃及、古希腊、波斯、古印度……自然就引回到中国大地上,疏理了一回“中国造型发展史”。不得不在唐朝时收手,否则,各国宗教的造型对比,文艺复兴各个画家的造型特点,中国宋元以后造型的衰落,日本的乖张,东南亚的鬼促鬼促,一个个手过一遍……罢了罢了。

打住,留点念想吧。

沧浪亭记

徐乐乐,1955年生于江苏南京,1976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1978年进入江苏省国画院。擅长工笔人物,取法陈老莲,同时狂热地痴迷于儿童图画书的创作。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文化部优秀专家。

作品连续在国内外展出和获奖:联合国亚洲文化中心“野间国际儿童读物插图大赛”银奖;中国第一届幼儿园图书评奖绘画一等奖;中国版协装帻艺委会中央各部门委员会书籍艺术设计展插图艺术金奖;第五届全国书籍装帧艺术金奖;第七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插图金奖。出版有《二十世纪下半叶中国画家丛书——徐乐乐》等画集多种 。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