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在美中国飞行学员疑遭刁难自杀:在校被2次中止训练

当地时间4月16日早晨,一位在美国航空学院US Aviation Academy丹顿校区(也称USAG航校)接受飞行训练的江苏淮安籍22岁学员小洋(化名),被人发现在公寓内的卫生间里自杀。

据了解,该学员小洋系南京航空航天大学2015级飞行技术专业学生。2018年4月20日接受所签约的深圳航空公司安排,赴美受训。事发之前,小洋身边的同学、朋友以及家人等都并未发现其有异常表现。

4月26日,封面新闻记者了解到小洋的双亲还在深圳航空的协助下,办理近期赴美一事,具体时间未知。就整件事,封面新闻记者也联系各方知情人士,进行梳理调查。

事件回顾

2019年4月16日,早晨,小洋在美国航空学院丹顿校区的公寓卫生间中被发现自缢身亡。

4月15日,小洋按照公寓内大家自主制定的清洁安排打扫了卫生。

4月14日,小洋与母亲联系表示:“能飞就飞,不飞就回国转专业”

2月,只带了他两班的教员无故“消失”,小洋飞行再次训练中止

1月15日,飞完一班leader fly后,leader表示小洋可以开始单飞

2018年12月,被停飞后的小洋重新开始训练

9月,航校提出停飞申请,小洋飞行训练中止

4月,接受所签约的深圳航空公司安排,赴美受训

事发之前

宽慰母亲“不飞就回国转专业”

“没有任何异常。”事发后,小洋的家人朋友回想起之前的点点滴滴,似乎都找不到他会选择轻生的征兆。

事发前一天,小洋还按照公寓内大家自主制定的清洁安排打扫了卫生。

事发前两天,小洋家人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小洋曾与母亲联系,谈及航校的学习。“当时他给母亲说,能飞就飞,不能飞就回国改专业,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家人表示,孩子在外都是报喜不报忧。“如果我们提前知道了航校的具体情况,我们也不会把孩子送过去。”

家人眼中,小洋既然能被入选去培训飞行员,说明已经过了严格的体检和心理测试关卡。“心理素质是过硬的。”

事发当天

被安排会面面临第五次警告

相关知情人士透露,4月16日10时小洋与自己的私照领导其实还有一个会面。

“早前就被通知了,估计会收到他在校的第五份review board,类似于中国学校对学生出的书面警告。”该知情人士揣测,这份警告估计是压死小洋的最后一根稻草。但由于小洋并未去参加会面,且在早晨选择了永远地离开,所以收到警告的原因身边同学也并不知晓。

如果学员收到累计三张的review board,则会面临停飞。而停飞最严重的后果,就是飞行员生涯的断送。但很多学员反应,教员给review board很随意,其实带有强烈的主观意愿。“飞行训练时教员通常以特别难听的谩骂来‘教育’学生,甚至会因为一点小失误就发警告,逼迫学生承认自己能力不行,让大家都很紧张。”

疑遭不公 

教员刁难一直卡进度

类似的事情,似乎也发生在了小洋身上。

一个小洋相识的同学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学校给小洋发第一张review board时给出的原因似乎就不太有说服力:在训练中没有明显的进步。而后小洋在接受训练时,似乎还受到了教员的“刁难”。“生前与我们曾聊到,在一次考试的试飞过程中,其所在小组五人中只有一人顺利通过,其余三人包括他均失败,还有一人甚至都没允许参加考试。”为此,学校领导教训了小组教员一通。

“在此之前,小组教员给小洋的评价都是‘很棒’,但这之后不管怎样都一直卡住他们的训练进度,还给了两张review board,不允许他们进行单飞。”如此,去年9月,小洋就收到了累计三张review board,航校也给深航提出了让小洋停飞的申请,训练中止。

但最终深圳航空并没同意‘停飞’,于是在去年12月小洋重新开飞。却不曾想又得到了自己的第四张警告,原因也是“与其他同学相比没有进步”。“但教员们却从没想过在这之前他已经有两三个月没有被安排飞行训练。”

一知情人士向封面新闻记者透露,小洋的教员还出现过无故“失踪”的情况。

1月15日飞完一班leader fly后,当时的leader认为小洋可以进行单飞了,就给他换了另外一位普通教员。“但这个教员带他飞了两班之后,就再也没在学校出现过,小洋给他打电话发短信也不回。”该知情人士表示,这位教员之前在校教过一段时间后,曾去航空公司应聘并工作,不知道为何又返回了学校。“其实有的教员来学校上课只是为了凑够自己的飞行小时数,然后去航空公司应聘。因为应聘条件除了要求相应的资质证书,也包括了积攒一定的飞行小时数。”

教员“失踪”之后,小洋的飞行训练也处于中止状态,直至四月。

航校名声

在飞行学员圈内已“臭名昭著”

事发之后,社交媒体上与小洋相识的同学、朋友,都发帖议论此事,且大多将矛头指向了USAG存在过的管理不规范、不公正待遇。“不准说中文,在校不能乘公车,半个月才能乘车去一次超市采购”等“奇葩”规定被历届学员们爆料出来。

“在飞行训练期间USAG私照leader Adam Cakla无数次在飞机上对学员辱骂,发泄自己不好的情绪……这次事件的不幸者也是遭受过其辱骂的人之一。曾看到Adam对这位师兄的无端羞辱,仅仅是飞行前的签字,都要被Adam放大羞辱。”这是一位学员的留言。

除了小洋在飞行训练里遭到刁难,据封面新闻记者了解,其他学员在校的学习生活中也曾遇到过不同程度的不公待遇。“本土和其他国际学生具有优先考试的权利。甚至对于已经排上了考试日程的中国学生,航校都可将其替换掉。”

此外,相关人士透露,除了正常的飞行训练,平日学校还要安排学生擦飞机扫厕所,甚至在学生不知情的情况下让其签下停飞报告。在一名学员提供的学校日程表中,该学员于19:30-22:00之间被要求在学校清洁工的安排下从事打扫厕所一类的清洁工作,而且规定在没有清洁工允许解散离开的情况下,学员不能够回家。

微博上一位名叫“民航吐槽君”的博主告诉记者,其家人也有从事飞行员行业,且去过美国受训。“是09年前往美国,也是由所在的航空公司委派受训。“当时就特别害怕分到USAG,因为圈内人都知道中国人常遭遇不公,早已臭名昭著。”

炼就之路

出国受训意味着“优秀”

“小洋的自杀,为何引得众怒,让大家齐声声讨USAG,因为大家知道成为一个飞行员确实不容易。”一位正在国内航空学校上学的张某告诉记者。

在国内想要成为飞行员基本有三种途径,一是通过高中毕业应届招飞,直接报考相关专业的”养成系”。二是在大学中去参加,航空公司的招飞面试和体检,同样也能被航空公司送入飞行院校定向委培。还有一种就是大学毕业之后报考航空公司。此外,也有自费报考或培训飞行员的存在。

不管哪种方式,所要通过的面试体检等一样都不能少。“非常全面,也有心理测试,可以说是层层筛选。”张某表示,小洋这种情况应该就是走的“养成系”路线,在国内大学期间主要进行一些理论培训,并考取雅思等。如果语言水平过关就能被航空公司委派到国外受训,受训时间一般在15-21个月。“其实能否出国培训,主要就是过面试这一关,考察你的英语水平。”

不同的航空院校情况也不一样。张某告知并不是所有的国内飞行学员都会出国受训,自己有受训条件的航校就不会安排学员出国。“出国受过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代表一种‘优秀’。”他表示,虽然觉得国内和国外的训练质量并无太大差距,但“出过国”代表了英语好。“而且国际航空通用语言为英语,受过语言环境熏陶后,自然会有优势。”

出国后,学员在考取私照、商照以及仪表照等类似于驾照一样的证件,并飞够一定小时数后,就能毕业回到中国。“如果悲剧没有发生,小洋结束美国的课程后,就能回到自己大学领取证书。进入公司再经历换照和改装考试,通过后就基本可以上机了。从观察员做起,一步一步向机长位置进发。”

而这只是如果。

  航校起底

学员呼吁加大对境外航校监管

事件发酵后,有网友也在网上提出,国内也有相应的航校,为何每年都有大量的学员被送到国外?一些网友留言称,因为国内“贵”国外“便宜”,也有的表示由于空域管理和诸多的政策限制,国内航校培训资源自然不比国外,且成本较高。

至于培训“成本”,即“贵”或“便宜”的问题,中国拥有私人双机型驾照第一人,四川西林凤腾通航董事长、飞行总教练林孝波表示国内外差距并不大。“一般飞行训练费用按小时计,且飞行机型不同价格也不同。”至于培训资源问题,林孝波也指出国内航校数量相比之下的不足。

一位现居住在美国达拉斯,在国内和美国航校都曾任职的华人李姓教员向记者表示,目前在美国,仅仅在德克萨斯经FAA (美国联邦航空局)指定的飞行员培训学校就超过五十个,而目前国内经CAAC(中国民航总局)指定,即CCAR-141部驾驶学校清单上的数量只有28个。“在美国,除了军用机场,比较繁忙的枢纽机场(全美有39个)一般情况下不允许航校飞机飞入领空以外,其他的机场基本可以用于航校培训。”

记者查阅民航局发布《中国民航驾驶员发展年度报告(2018年版)》发现,民航局总指定的境内外141部飞行学校在训人数与所批准的训练容量统计表显示,国内当前的训练容量为4267人,在训人数为4025人,接近“饱和”。同时美国、澳大利亚、以及加拿大当前训练容量各为3050、640以及730人,在训人数也各自达到了2907、530和693人。

141部航校,是指具有民航局CCAR-141部合格证(包括临时证)的飞行学校。这些飞行学校按照《民用航空器驾驶员学校合格审定规则》(CCAR141部)提供飞行训练,包括私照、商照、仪表等级课程和面向121部大型运输航空公司副驾驶培训的整体训练课程等。目前,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局飞行标准司官网上经批准的境外CCAR-141部驾驶员学校清单,获批的境外航校有34家。

指定的境外141部飞行学校,也包括小洋所在的美国航空学院,其也是FAA(美国联邦航空局)指定的国际专业商用机飞行员培训院校。公开资料显示,美国航空学院是世界顶尖级航空培训机构,世界航空学院排名前10位。在最新的获批清单里,显示这所学校也于2019年3月27日重新认证获批,期满于2020年9月30日。

得到了指定,意味着接下来的一年多还会有更多中国学生进入这所航校学习。一位学员向记者表示,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希望国内方面能够引起重视,加大对航校的监督。“虽然有的航空公司每年会派遣大批学员到这,但很少有相关工作人员常驻了解情况。”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甚至航司和航校方面也并不是直接联系,还有中介介入,协助对接。“第三方如果也不管不问,停飞这种‘生死大权’在握,航校也就更肆无忌惮。”

事件进展

家长:考虑采取法律手段

25日晚封面新闻联系上小洋的家人时,他们正在深圳航空的协助下准备前往美国一事,但具体时间未知。

“我们希望校方能给我们一个说法,本来阳光的孩子走到这一步,校方多多少少都有责任。”家人表示,为孩子讨回公道是“这一步是肯定要走的”,并且不排除诉诸法律手段。

目前,家人表示希望在第一时间通过深圳航空拟定一个出行方案。“到达美国后确认是我们的孩子,并与校方要进行交涉。美国警方已经表示,会还我们一个事实真相。”

校方:

曾就此事发公开信但又删除

在4月21日,据在校学员称校方曾就此事在facebook公共主页上发布了一封公开信,表示小洋同学是一名不符合FAA安全和质量标准的学生,并说明之前曾向航司请求让他停止接受培训但被拒绝。之后学校又安排了额外的培训但该学员的表现仍低于标准。

同时,校方也在公开信内态度强硬地表示,为培养中国飞行员已超过10年,送出了大约2000名中国毕业生,USAG的声誉不会因任何虚假陈述而受损。对于不让中国学生开车或拼车其称是航空公司规定,不允许说中文,只允许讲英语针对“所有学生”。

4月22日,校方再次发帖称“自杀是心理问题”,并表示“悲剧有时是不能避免的”。

不过记者查阅发现其facebook主页上已经没有这些帖子,疑似被删掉。最新的更新日期是25日,内容是欢迎中国某航空公司学员班级。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