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一枚小小纪念章的传奇身世

新浪江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南京好朋友

1949年8月15日《新华日报》刊:横渡长江为我军有史以来空前壮举;横渡长江的胜利,打下迅速解放全国的基础。为永志不忘此英勇业绩,奉中央军委电令决定对所有参加渡江作战之机关部队及战役中有重大贡献之工作人员,颁发渡江胜利纪念章,以资永久纪念。

纪念章为铜制。正面有浮雕,图案为我人民解放军胜利渡江之缩影,并刻“渡江胜利纪念”六字,代表了我国解放军在渡江战役中万船齐发,奋勇作战。背后刻“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颁发”“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一日”字样。

这一枚小小的纪念章背后,记录了风云变幻中一段英勇光辉的传奇事,是人民解放军与全国百姓共同谱写的一首慷慨激昂胜利歌。

“向全国进军!”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

4月20日夜至21日,由以邓小平为书记的总前委统一指挥,历时42天的渡江战役就此打响。第35军奉命迅速攻克江浦,解放浦镇和浦口,肃清了国民党军队在南京江北的残余据点,为渡江进军南京城区铺平了道路。第34军一部也奉命进攻六合江岸的划子口、大河口,为渡江登陆栖霞、龙潭扫清了障碍。

4月22日拂晓,解放军第35军占领江浦、浦镇、浦口后,完全控制了与南京市区仅有一江之隔的北岸,剑指南京城区。

4月23日,第35军在中共南京地下市委的接应下,渡过长江,进入南京城区。

与此同时,第34军冒着敌人炮火,于4月22日至23日,从今天南京栖霞、龙潭至镇江高资、下蜀一线登陆长江南岸,随后进抵南京东郊汤山一带,切断了京沪铁路和京杭公路,阻击南京残存之敌逃窜。23日下午,第34军一部在侦察营长耐瑞胜率领下进入南京和平门,截获大批国民党军用物资,并从明故宫机场缴获国民党飞机。

扬旗赋

洗马长江,大军喝了誓师酒。

为人民请命,为天下分忧,甘心用血写春秋!

夜半三更,一片红旗天上走,万点白帆开绣球。

湖迎人面起,喝彩看飞舟!刺刀如水向东流。

电光一闪惊雷吼,忽凡扬中奔火牛;

捷报冲登新,老洲!

来不及拍手,不允许停留;

照明弹发舞红绸,水漫金山,要到头!

要到头、要到头,解放南京报大仇!

雨花台上祭烈士,荒草丛边救莫愁;

激励雄师上鼓楼。

这首《扬旗赋》,是著名军队诗人陈山,在4月21日的渡江战役进行过程中畅想着南京解放后到“雨花台上祭烈士”的情景而创作,由此可想见渡江时,解放军战士们的英勇激昂之情。

老兵记忆

我们腰里别的驳壳枪是没有准星的,准星都弄掉了,如果遇到敌人,枪都是直接拔出来就打。

薛朋友,山东东营人,1929年出生,1946年5月参加革命,1946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渡江战役时担任第35军后备兵团侦查员,解放南京后先后担任南京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创建大连山采石场;石佛寺农场机械厂、南京第四机床厂厂长;龙潭矿山机械厂生产科科长;竹箦煤矿政治教导员;大连山采石场矿长等工作。1990年2月离休。

渡江战役时,我在是35军后备兵团第二师做侦察工作。侦察工作很危险,我们一个侦察连,150人,孟良崮战役的时候打得就剩下8个人,淮海战役又牺牲了几个,最后来到南京的,只有我和另一个战友两个人了。

打完淮海战役以后,我们就整队,到安徽滁县去,准备从那里渡江,打南京,那时候我是19岁。到了滁州先收集船,滁州的老百姓们都非常支持我们,家里有船的就直接给我们用,没有的就赶做船,没有木料连门板都搞下来给我们做船。

搞侦察要先过江。大概在4月十几号,我们扮成老百姓的样子,半夜里,偷偷摸摸先渡江了。我们腰里别的驳壳枪都是没有准星的,准星弄掉,如果遇到敌人,枪是直接拔出来就打。我们过了江,马上和这边地下党同志联系,联系上后立即搜集船啊木料啊,再送到滁县去给他们,供大部队渡江使用。

我营参战的580多人中有117人牺牲。我的通讯员为了掩护我也牺牲了。

李剑锋,江苏邳州人,1926年出生。1941年4月参加革命,1944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渡江战役时担任第34军101师302团2营副教导员,解放南京后随军南下福建,编入第28军。1983年离休。

渡江时我23岁,是第三野战军第八兵团第34军101师302团2营副教导员。

淮海战役结束,部队要进军长江,沂蒙山区的大姐大嫂都给我们做进军鞋,鞋子边写“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另边写“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鞋头上写“革命到底”。

我们34军的任务是南进攻占镇江,待命攻南京。302团在攻占仪征县城之后,与驻守十二圩的国民党军队展开了激战,我营参战的580多人中有117人牺牲。我的通讯员谭义联为了掩护我也牺牲了。

4月20日晚上,部队按照计划攻打桥头堡,战斗结束后到北新洲驻下,准备过江。21日拂晓我们奉命开始渡江,是江南地下党组织的人员开着机器船接我们过江的。部队上岸后到的是镇江西边的下蜀火站,随即向南京方向前进,刚到汤山就接到原地待命的指示,此时第35军已经攻进了南京城。

不惜一切代价过江。有一条船过一条船,有一人就过一个人。

魏朝春,江苏徐州人,1926年2月出生。1942年参加革命,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渡江战役时任第34军101师302团参谋,后进军福建。1980年在福州军区离休。

渡江战役开始,我34军101师302团驻在六合县城西20里处的几个村子,我当时在该团任参谋。按我军的部署,我101师的任务是负责清除南京长江北,西从南京大镇,东到镇江江北的瓜洲沿江地区内的敌人。作为渡江第二梯队,我所在的302团的任务是首先攻克六合县城东南——江北的大河口, 歼灭该敌后,再攻打仪征县南的十二圩。

我34军101师302团在攻打六合县东南的大河口、仪征县南和十二圩子,追敌到江北岸世业岛的时候,岛内敌人全跑了,这时接到上级过江命令:要求于4月20日,不惜切代价过江。有一条船过一条船,有一人就过一个人。我们立即行动到处寻船,只寻找到可坐12人的破船。这条破船用10多条棉絮才修补好。

下午4时,12位勇士启航,为防抵南岸时遭遇不测,我军用9门迫击炮、重机枪及其他轻机枪,为他们掩护。约一个小时,去船返航,随同的还有多位高姿区的地下工作同志。天黑后他们将用机拖船接我军过江,望我们做好渡江准备。我们知后大喜,黄昏在江边集结部队,天黑后,船只到达北岸,全是大船(可坐一个连),我们就分别按段登船。

我们怀着喜悦的心情登船之时, 恰逢南京敌军舰东逃。敌军舰边跑边向江北岸打炮。军舰上的机关枪炮连珠发射,火光映天,响声震耳。没待我部队重机枪和炮兵开火,逃跑敌舰已全部驶过。

守城的敌军顽固抵抗,战友们都发了狠,战斗打得很激烈,枪声就跟炒绿豆一样,咔嚓嚓嚓嚓嚓嚓嚓。

刘得义,山东曹县人,1931年出生。1948年加入人民解放军,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渡江战役时担任第35军103师308团通讯员。1954年转业至成武县,1978年离休。

4月20号19点,天还不算很黑,我所在的部队开始攻打江浦县。炮兵从城西北方开始轰击,压制敌军火力,主攻部队慢慢接近城墙。突击到城下时,天已经黑下来了。我军猛烈袭击城墙和敌人,火光冲天。守城的敌军顽固抵抗,战友们都发了狠,战斗打得很激烈,枪声就跟炒绿豆一样,咔嚓嚓嚓嚓嚓嚓嚓,也不知道是哪里在打。

夜里12点的时候,我军开始转移到城墙的东北角。城外东北角是一片树林,城墙简易,敌人火力较弱。炮火摧毁了敌方的防御工事,307团2营的战士开始架梯登城,在城墙上拼起利刀,撕开了突破口。1营与3营的战士迅速入城。这时,309团也在城西北部完成突破。天将亮时,我军猛攻西门外求雨山,求雨山上敌人弃堡向北部逃跑,城内的敌人也节节败退,向江边逃跑。21日拂晓,我军解放了江浦县。

21日10点左右我们坐运火车的轮渡过江,1只船上能载1个营。刚登岸,就有3架飞机轰炸我们战土们装枪朝天上打,敌人便逃跑了。3个师就这样渡过了长江,到达下关火车站。

我们的排长侯述古端着机枪战斗时胸口中弹,当时就牺牲了。

张志远,山东福山人,1931年10月出生, 1947年参加革命,1948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渡江战役时被编入第34军100师300团3营。解放南京后,留在南京参加接管工作。1952年转业,1999年1月离休。

渡江时我参加了六合划子口战斗。当时江面上的船被国民党统统处理掉了。为了过长江,我们在滁河里头准备了一些船筏,但需要把划子口拿下来才能让船到江面上来。国民党有支部队驻在这里,划子口对面的栖霞山还有一支炮兵部队严密控制着这个关口。

4月中旬的时候,我们连分别从东西侧向划子口突进,发起战斗。部队很快占领了划子口并把敌人逼到了江边,但是国民党增援部队不久就到了,把我们打进去的这个排给包围了。战斗打得非常艰苦,一直打到第二天早上。我们的排长侯述古端着机枪战斗时胸口中弹,当时就牺牲了。后来我们的增援部队到了,又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最终夺下了划子口。

渡江之前,我们就在长江边上训练,胆子是何等的大,对面就是国民党。

夏广文,江苏泗阳人。1930年5月出生,1945年7月参加革命,1946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渡江战役时担任第34军军部机要科机要员、机要组长。解放战争期间荣立三等功2次,后在福建长期工作。1985年离休。

我们部队在江北打十二圩战斗,打得比较惨烈,敌人很顽固,我们伤亡很大。战斗刚结束,部队就预备渡江。部队在渡江之前,就在长江边上训练,胆子是何等的大,对面就是国民党,我们什么也不怕,就在那里训练,所有部队指战员的情绪都很积极。

过江时,一只船只能坐17个人,我们船上坐的满满的。作为机要人员,我是跟着后来在南京警备区的饶司令一起坐的船渡江。

胜利渡江进城的解放军,受到南京百姓的热烈欢迎,尤其是学生和工人们,他们站在路边,挥动手上的彩旗,建筑上挂着庆祝南京解放的横幅。

刘得义:我们进南京城的时候,有的老百姓不知道人民解放军啥样,就躲在大门里往外看。解放军部队纪律很严部队命令不准进老百姓的家、不准进大商铺、不准拿老百姓的一针一线。战士们地都很争气,后来老百姓们就非常拥护我们。

魏朝春:我302团顺利过江进入高资镇,街内灯火通明,大街小巷的墙上贴满“欢迎解放军,解放全中国”“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朱总司令万岁” 等标语。此时,高资街内的小商贩叫卖声此起彼伏,欢迎解放军的群众熙熙攘攘,十分热闹。乡亲们烧水送装热情感人,我们没有一点初到的感觉,犹如在老解放区一样,个个高兴,同时也感到我党地下工作者的伟大。

夏广文:作为警备区司令部部队机要员,我们纪律非常严,不能随便出去,离开办公室,至少要两个人一起走,所以南京城很多地方我没去过。

李剑锋:我在团里任组织股长时,到警备区政治部参加组织工作会议。因为初到南京,想看看南京是什么样子,所以会议期间,部队组织参观了美国军事顾问团驻地和国民大会堂,就是现在的华东饭店和南京人民大会堂,还在市里绕了圈,参观了中央商场、夫子庙,但是我还是想看看总统府。担任总统府警卫任务的是第34军侦察营,营长耐瑞胜和政委谢俊卿都是我的老战友,我顺利地进入总统府参观,当时距离总统府大120米的地方,带班的发口令,两边瞥卫同时敬礼,我们还礼而入。我当时很激动,一个农村的穷孩子也可以进入总统府看看。

薛朋友:解放南京的时候,是我第一次到南京。以前都听别人说南京怎么怎么好,可是我进来一看,乱糟糟的。当时我们这个部队进驻的是今天的南京市政府。整个机关里都没有机关的样子,到处是水,屋子里翻得一塌糊涂,水管的水哗哗流……我当时就想,这国民党撤退就跟逃难现场一样。

刚到南京,很多东西第一次见,不认识,还闹了笑话。我们部队要烧饭淘米,淘米去哪里淘呢?把米放到马桶里去淘,马桶一开,米就不见了,这怎么搞的,米上哪儿去了?全给冲走了。那时候没见过马桶,只看见里面水哗哗地淌,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顺利渡江的解放军势如破竹,各地捷报频传。中国解放后,毛主席回想起解放军渡江解放南京的雄伟场面,挥笔写下了“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的豪迈诗句。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奉中国人民革命军委员会电令,为渡江英雄们颁发渡江胜利纪念章。(文中部分老兵口述资料,由南京市雨花台烈士陵园管理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