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村干部下馆子吃饭签单不给钱 饭费白条重达一公斤

北京青年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云有贞是呼浩特市新城区成吉思汗大街街道办事处生盖营村村民。2008年,他在生盖营村附近110国道边开了家“云山饭店”,饭店开业没多久,生盖营村的一些村干部就开始在饭店吃饭打白条。从2008年至2013年,这些村干部在云有贞的饭店打了大量白条,时至今日尚有30多万元饭费没还上。

4月11日上午,记者在云山饭店见到了云有贞,据他介绍,2008年饭店开业不久,村里的一些干部就开始到他家饭店吃饭。因为是熟人,他们又是村干部,云有贞就同意了他们提出的“吃饭签单,年底结账”的要求。

从2008年开始,这些村干部每年在云有贞的饭店消费达10多万元。年底,生盖营村委会也会拿出三五万元结算当年的部分饭费,余下欠款说下一年再给。就这样一直到2013年,村干部们共欠下饭费30多万元。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村干部不再到云有贞的饭店吃饭了,但欠账也没还上。

见村干部们不再来吃饭了,云有贞就拿着白条多次找到这些村干部,但欠账“到底谁还、怎么还”一直没个说法。采访期间,云有贞给记者出示了当年生盖营村干部给他打的白条,记者发现,这些白条都是在2008年至2013年打的,每张白条金额从100多元至500多元不等。白条上面不仅有吃饭的村干部的签字,有些白条还标明了此次吃饭请的是哪些部门。

“这些白条到底有多少张,我记不清了,不过应该有1公斤重。”云有贞说。经云有贞统计,经现任生盖营村党支部书记刘建平签字的白条累计有88758元,现任生盖营村党支部副书记刘福锁签字的白条累计有80000元,此外,还有村会计等10多人签字的白条,共计30多万元。“这些曾经吃饭打过白条的人现在除几个人不在任外,大部分都在村党支部工作,所以现在村委会的干部们不认这个账。”云有贞对记者说。

随后,记者来到生盖营村党支部,党支部书记刘建平对记者说,他们确实欠云有贞饭费,当年上级来村里检查以及村里的一些活动都要安排饭,所以就到云有贞的饭店赊了账。现在,村里即使有钱也没法下账,所以无法支付云有贞的欠款。村党支部的意见是把村里一块宅基地顶给云有贞或者让他到法院起诉,让法院把欠款执行回去,但村委会的干部们不同意。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