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吃上热饭他吃一次哭一次 43年兄弟情让"僵人"复苏

摘要: “我的兄弟终于成家了,我的被褥也终于有人洗了,也有人烧饭给我吃了,现在我家也和人家一样的生活了…………”!这一句很平家的话,很平常的农家日子,从一个全身关节僵硬,重度残疾,被称为“僵人”的嘴里说出来,已整整迟了43年。

“我的兄弟终于成家了,我的被褥也终于有人洗了,也有人烧饭给我吃了,现在我家也和人家一样的生活了…………”!这一句很平家的话,很平常的农家日子,从一个全身关节僵硬,重度残疾,被称为“僵人”的嘴里说出来,已整整迟了43年。

镇江丹徒区荣炳盐资源区有一个全身关节僵硬,长年不能坐、不能走,甚至不能正常躺着睡觉的“僵人”,在邻居和弟弟的精心照料下,几十年后病情逐渐好转,能借助三张大小木板凳挪步出门,享受春日里的阳光,不仅如此,他自己还能做一些简单的家务事了。3月9日,这位名叫曹书喜的重度残疾人流着泪告诉记者,是小弟和好心的邻居给了他活下去的勇气,特别是小弟,因为他的拖累,小弟差点放弃成家,到了52岁才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找了一个好心女子成家,一起照顾他这个重度残疾的哥哥,这是他内心最大的内疚,不过现在他渐渐感到幸福了,就是晚了一点……。

“僵人”连遭不幸,邻居热心相助

今年58岁的曹书喜家住镇江荣炳南岗山自然村,11岁时患了一种罕见的关节病——全身关节僵硬,大活人就像“僵尸”一样,四肢、躯干呈板状,不能屈曲,除了眼睛、嘴唇能动外,整个人看不到一丝生气。父母背着他四处求医,但始终没有好转。为了给他治病,家中甚至卖掉了两只正在下蛋的母鸡,而在上世纪70年代,母鸡就是家里的“钱罐子”。曹书喜15岁那年,他的噩梦开始了,父母先后患病去世,落下了他们三兄弟。为支撑极度贫困的家,他的二弟还不到16岁就外出打工养家糊口,12岁的小弟曹书祥承担了照顾瘫痪大哥的重任。

到了兄弟成家的年龄,由于曹书喜严重残疾,没有人愿意嫁到他家,后来二弟迫不得已,只好做了上门女婿,老三曹书祥留在家中照顾大哥。

但是,小弟还要出门干活和下地劳动,不能24小时守在大哥身边。心地善良的邻居彭白青、陈红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见曹书祥有时忙不过来,甚至连饭都顾不上做,就时常送饭给曹书喜吃,这下解决了兄弟俩的大问题。后来,只要曹书祥不在家,残疾哥哥不仅有饭吃,彭白青等人还经常帮他们打扫卫生,做做家务活。有邻居的帮助,曹书喜的心里亮堂多了。

记者了解到,医学临床上,确有一种被称为“僵人综合征”的极罕见的怪病,治疗难度极大。全球迄今为止对僵人综合征的报道不足200例,国内收治也不足100例。

照顾残疾哥哥,小弟屡遭姑娘拒绝

每当向人们说起弟弟,曹书喜都会愧疚流泪,称自己拖累了弟弟。曹书祥聪明能干,后来被村民推选为村民小组长。而且长得很帅气,20多岁时,前来提亲的人很多,但当女孩得知他有一个残疾哥哥要照料时,大多提出要他和哥哥分开过。可曹书祥每次都认真地对女孩说,这个条件他不会答应。就这样,亲事便一个个告吹了。

谈起曹书祥,村民们更是赞不绝口。长期帮助曹家的彭白青大娘说,几年前,村里来了一个外地姑娘,热心人就为曹书祥牵线搭桥,姑娘对曹书祥也很满意,但条件是让他与哥哥分开过,可以每月贴点钱给哥哥,但曹书祥权衡再三,还是选择了和哥哥在一起。后来曹书祥在外工作期间又认识了一个姑娘,两人很快坠入爱河。在相处了半年之后,曹书祥始终不肯带姑娘回家。后来姑娘得知实情后,也流泪与曹书祥分手了。

苦尽甘来,小弟终于有人牵手了

一度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曹书喜病情在弟弟和邻居的照顾下渐渐有了好转。如今,依靠两大一小三张木板凳,曹书喜能够艰难地挪步了,虽然半天只能前进七八米。多年来窝在床上不见阳光的他,终于能够自主出门晒太阳了,这是所有人想不到的。更让他开心的是,2017年国庆节期间,再次有好心的乡亲们牵线,邻村西阳村一个叫赵红霞的好心女子不嫌弃曹书祥,愿意和他一起照顾重残的哥哥,于是他们简单地进行了一个婚礼,曹书祥终于成家了。婚后,弟媳妇就将兄弟俩的衣服被褥里里外外洗了个遍,将家里也打扫的干干净净,并在附近找了一个单位上班,下了班就回到家忙家务,一日三餐也将热饭热菜端给残疾哥哥吃,刚开始,曹书喜是吃一口饭哭一次,因为,他感觉太幸福了,再者他欠弟弟的太多了,太多了…………。

曹书喜现在的愿望是有人将他的卫生间设计一下,最好有单位为他设计一个他专用的小抽水马桶,因为现在市场上的不适合曹书喜施用,但愿有爱心人士帮助一下!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