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岛上学校仅剩1师1生 29岁女教师:有学生就会留下来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2月25日,周一,开学第一天。29岁女教师薛倩倩,作为全校唯一的教师,也是名“升旗手”。在9岁的二年级学生薛文炫敬礼、瞩目下,一面五星红旗,于这座总面积仅有0.38平方公里小岛上,升起。

山东青岛南部,有座火山喷发形成的小岛,叫竹岔岛,位于山东青岛西海岸新区薛家岛东南方向三公里的大海之中,与金沙滩隔海相望。

在这座岛上,有一所以岛名命名的小学——竹岔岛小学。尽管学校里只有一位老师和一名学生,可新学期的学习生活,一样温馨而有趣——只有两个人的升旗仪式,只有两个人的体育活动,只有两个人的课堂教学。

2月25日,周一,开学第一天。29岁女教师薛倩倩,作为全校唯一的教师,也是名“升旗手”。在9岁的二年级学生薛文炫敬礼、瞩目下,一面五星红旗,于这座总面积仅有0.38平方公里小岛上,升起。

随着岛上居民外出打工、居住,生源减少,原来的竹岔岛小学,如今成为了薛家岛中心小学附属教学点。按照安排,学生升至四年级,就会被带到岸上读书,也正是从去年起,这所小学,仅剩下一位教师和一名学生。

薛家岛中心小学校长毕许彬介绍,岛上很多家庭的孩子都已经在岸上的学校读书了,但教学点就算只有一个学生,学校也要投入现代化的教育资源、派好老师前来上好课,不放弃任何一个孩子。

“她是个好老师,岛上条件艰苦,还能过来教学,非常感谢”,昨日,竹岔岛一渔民电话中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祖辈在岛上,大部分人都到了岛外,“冬天有时天气不好,上岛,上不去,在岛上,也出不来”。

昨日,竹岔岛村王姓村支书告诉新京报记者,岛上目前住户只有30余人,绕岛走一圈的话,只需40分钟。“未来岛上会搞旅游开发,居民基本都会迁出去,那时可能也不会再有学生。”

谈走红

媒体关注到我,其实自己挺普通的

新京报:经媒体报道后,你的故事受到大家关注,说“深受感动”。对这个评价,你怎么看?

薛倩倩:这只是份工作而已,我自己本身也不想被“包装”。其实换做其他老师过来,也会这么做的。只不过媒体关注到了我,自己其实挺普通的,跟千万教师一样,以教书为业。现在只剩一个学生,也要认真完成自己的工作,既是对学生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新京报:你是哪年来到这所小学的,之前是做什么的?

薛倩倩:我是2017年过来的,之前也是名小学老师。其实,我从师范毕业以后,就在薛家岛中心小学教书,算下来,时间也挺长的了,做了五年语文老师。

新京报:当初为何选择来这里?

薛倩倩:竹岔岛小学原来是有老师的,后来她55岁,退休了。2017年9月,我就被学校安排到了竹岔岛小学。这里曾经学生、老师都很多,现在校区合并,这里实际上已经变成教学点了。很多住户,都搬到岸上住,生源自然就少了。渐渐就变成目前这种状况。

新京报:来之前,了解过这所学校吗?

薛倩倩:事先,对这所学校也是有了解的,无非就是,条件比较艰苦,来了之后,比我想象中还要艰苦,但坚持下来,也就不算什么了。现在岛上,实际只有三四十人,很多人都走了,留下来的大多数都是渔民,我学生的父母也是渔民,靠打鱼为生,留岛对他们来说,是安身立命之本,离不开大海。

谈现状

带一个学生不轻松,一人教全科

新京报:介绍下学校的目前情况。

薛倩倩:竹岔岛小学,现在一共五间教室,一间小学教室,一间幼儿园教室,一间综合实践活动室,还有两间办公室。岛上只能上到三年级,到四年级之后他们就只能出去上学,因为年级高了的话,一个老师教不了那么多科,毕竟知识越来越难嘛。

新京报:从何时开始,全校就剩你和一个学生的?

薛倩倩:2017年9月,我刚来时,竹岔岛小学其实还有两个学生,然后去年走了一个,去岛外的齐鲁小学读四年级,目前就剩现在这个学生,读二年级。

新京报:给一个学生上课,感觉如何?

薛倩倩:除了课堂氛围差些,毕竟一对一,其他都挺好的,他照常来上课,我照常授课,就这样上了一年。很多人可能觉得,孩子少,上课不会累,但恰恰相反,还是会很累,因为所有的课,都需要我一个人上,你觉得会轻松吗?

新京报:你和他的关系怎样?成绩如何?

薛倩倩:不过,相对来讲,一个学生,确实管理起来要方便一些,我和学生的关系,也就会比较好,能照顾到他的方方面面,有针对性教学,总比上大课要好些。成绩还挺好的,他学习没有什么问题。

谈工作

每周一,进行两个人的升旗仪式

新京报:平时工作节奏是怎样的?

薛倩倩:一天一般上5节课,从早上8点开始。上午三节,下午两节。虽然现在两个人,我们每周一早上,还是会进行升旗仪式。

新京报:现在都教授哪些科目?会进行备课吗?

薛倩倩:语文、数学、英语、音乐、体育和美术。因为之前是语文老师,所以刚开始教其它课,会有些困难和不适应,只能边摸索边教,现在已经教得很顺利了。备课也是在每学期开学,就制订好教学任务,根据大纲来。

新京报:岛上硬件教学设备还齐全吗?

薛倩倩:教学条件是可以的,设施什么的,还挺完善。多媒体设备,这些该有的都有,和岛外是一样的。学校面积也挺大,有个操场。上音乐课的时候,还有电子琴,我自己是弹钢琴的。

谈交通

困在岛上时,给学生多上会儿课

新京报:你住在岛上吗?

薛倩倩:现在岛上没什么年轻居民,我也不住这,天气好的话,通船,我就出去,天气不好,我才住在这儿。

困在岛上,下不去的话,很无聊,因为每天下午两点半,也就下课了,如果我出不去的话,就会给他多上一会儿课,把后面的课再上一上。

新京报:在海岛上工作,和之前工作相比,有什么特点?

薛倩倩:岛上交通特别不方便,有一次,我有半个月,都不能下岛。这周开学以来,就没有回过家。只有运气好时,才能坐渔民的渔船回家。在夏天,因为游客多,每天都有轮渡,可以上下岛。

坐轮渡上岛,大概要半个小时。如果我是坐轮渡的话是不收费的,但是我要是坐渔船的话,我就得自己出钱。

从11月份到来年5月,游客少,再加上天气不好的时候多,有大雾或是大风,就都没有轮渡。这时我就下不了岛。如果冬天能和夏天一样,每天都可以往返的话,问题也不是太大。

新京报:不能回家时,怎么办?

薛倩倩:岛上交通不方便,也没有超市,所以平时来的时候会带饭。不能回家,就只能到村民家里,或是到学生家里吃,村民家里面以海鲜为主,都是自己打捞上来的,相当于是自给自足了。村里也没有WIFI,有时感觉还挺孤单的。

新京报:岛上还有其他学校吗?

薛倩倩:就这一所。其实严格来说,我们小学旁边还有个幼儿园,不过我们都是属于薛家岛中心小学下面的教学点。她也是一个人,在岛上租房子,带两个幼儿学生。当初她也是被学校安排来的。她来的时间,比我可能长一点,挺不容易,我平时无聊,就跟她说说话。

谈打算

没学生就出岛,有学生继续留下

新京报:现在一个人守着一所小学,想过放弃吗?

薛倩倩:讲实话,如果说没有的话,那肯定是假的,曾经也因为没有人跟我做伴,向总校的校长申请过轮调岗,但是我知道,大家都不愿意来,我硬走,也是行的,但我走了,学生谁带?有时也会跟家人抱怨,但我热爱这个职业,自己选择的路,趁着年轻,历练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新京报:现在还单身吗?未来会一直在岛上吗?

薛倩倩:我今年29岁,还没有结婚。不过男朋友也不想我在这个岗位,经常没办法回去。但是这也是学校的安排,竹岔岛小学也还有学生,如果我走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老师愿意来?

新京报:你的家人是怎样看待这份工作的?支持你吗?

薛倩倩:家人知道我在做老师,但不清楚具体教学情况是怎样的,他们也没有来过岛上,平时我也不怎么向他们提这事,又不解决问题,怕他们担心我,干着急。讲真的,我男朋友意见还是比较大的,他不想我来这儿,他说也没有用。就像刚才说的,我不在学生就没人带,学生这么小,家庭条件也一般,送出去读书,不现实。现在他倒还挺理解我的。

新京报:你今后有何打算?

薛倩倩:我现在这个学生是住在岛上的,家长都住在岛上,他马上三年级,以后也会走的。现在就是基本上能出去的,都出去了。没有学生,我肯定会出岛。只要还有学生,就会继续选择留下来。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