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河北反杀案女大学生无罪之后吐心声: 我想搬家

封面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我想搬家,不想再住在这里。”2月28日,接受封面新闻专访时,无罪之后的小菲首次通过视频表露心声。

2018年7月11日,王雷(化名)带着甩棍和水果刀来到小菲老家。肢体冲突中,王雷击伤小菲(化名)腹部,击伤小菲母亲赵印芝手部,击伤小菲父亲王新元胸腹、腿、双臂。随后,小菲用菜刀刀背击打王雷背部,王新元用菜刀劈砍王雷头颈部,王雷倒地后,赵印芝用菜刀劈砍其头颈部。父母和女儿3人合力,王雷死于混乱之中。

2月24日,河北省保定市涞源县公安局做出决定:不追究小菲刑事责任,解除取保候审强制措施,这意味着小菲无罪。

“我想搬家,不想再住在这里。”2月28日,接受封面新闻专访时,无罪之后的小菲首次通过视频表露心声。

封面新闻:什么时候,警方通知你无罪的?

小菲:2月24日。

封面新闻:当时警方是怎么通知你的?

小菲:当天下午,民警给我打来电话,让我过去,当时没想太多,这几个月,他们经常通知我去协助调查,每隔三五天就有一次,我当时没想太多。接到电话后,我就过去了,他们给了我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上面写着去银行领取5000元保证金,还写着“发现不应当追究犯罪嫌疑人责任”。我当时不知道,这意味这什么。

封面新闻:没人告诉你这意味着什么吗?

小菲:警察没和我说,我是后来听律师说的,说这代表我无罪了。

封面新闻:当时什么样感觉?

小菲:没有,我很担心我爸妈,他们还关在里面。父母是为了保护我才进去的,我很担心他们。如果他们被判有罪,我一个人出来也没什么意思。如果我进去能够换他们出来,我也愿意。

“想搬家,不想再回到那里”

封面新闻:你当初被关进去过吗?

小菲:关进去过,我是2018年7月11日关进去的,8月18日取保候审,关了我一个多月。

封面新闻:从取保候审到宣布无罪,7个月时间,你住在哪里?

小菲:一直住在亲戚家。

封面新闻:没有回过家?

小菲:从事发后一次都没回去过。不想再回去那里,那边有很多不好的回忆,我不太想想起来。

封面新闻:春节在哪里过的?

小菲:在亲戚家过的,冷冷清清,过得想哭。原来过年,我爸我妈、我哥我嫂,还有我侄子,一家六口人都在一起,结果今年就我一个人,虽然有亲戚,但还是很孤单,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过年。

小菲:不会了,再也不想回去那了,我们应该会换一个地方居住,希望能够远离这些。不过我也没有想好,会不会离开涞源。

“不习惯现在的生活”

封面新闻:在这次事情过后,你的生活有什么改变?

小菲:我的事情经媒体报道后,别人都在议论,我不喜欢上街,不喜欢听别人的议论。

封面新闻:对于这种生活,你现在习惯了吗?

小菲:不可能习惯,那一段回忆,是我最不想记起的。但是从出事到现在,无论是媒体,还是其他人,都在不停的联系我,询问我,一边叫我忘记,一边又不断的叫我复述,我怎么能忘记这些。

封面新闻:王雷这个事情,对你有什么影响?

小菲:我现在每次走在外面,都会很紧张,很多时候都会感觉到有人在后面跟踪我。晚上也经常被噩梦惊醒,然后一直哭到天亮。

封面新闻:听你哥哥说,你现在经常发呆,是在想什么吗?

小菲:在想我父母,如果他们不能出来,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封面新闻:有过什么极端的想法吗?

小菲: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我现在的生活,是我父母拼了命为我换来的,为了他们,我也会好好的生活下去。

“一辈子都没法过去这个坎”

封面新闻:事情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小菲:如果我爸妈能够无罪出来,那这个案件就算是结束了吧。但也只是案件的结束,就这个事情来说,一辈子都没办法从我们心里过去,每当有人提到它,我们一家人都会回想那天晚上的事情。这就是一个坎,我们一辈子都没办法过去。

封面新闻:未来有什么打算?

小菲:还没有想那么远,以前就是想要好好找个工作,以后好好孝敬爸妈。现在不知道自己以后还会干什么,没有想过,只想爸妈能够平平安安回家。

(实习编辑 刘汶宗)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