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记者讲述:从报道网红洞藏酒到收到“死亡威胁”

自称“黑白通吃”的秦总表示不怕执法部门的检查。但在反复询问下,他承认自己制贩的洞藏酒是三无产品。

茶馆里的笑话

贵州省仁怀市副市长邓帆多年前曾在外地出差时,询问当地一家茶馆的服务员:“你知道茅台酒吗?”

“我知道,是那个云南省贵州茅台酒对吗?”

和邓帆同行的人当场笑了起来。邓帆很是诧异,连忙问道:“云南是云南省,贵州是贵州省,两个不同的省份,不是一个地方。你为什么要这样说?”

“因为我在网上买茅台酒的时候,包装盒上写了云南贵州茅台酒。”服务员答。

邓帆听闻转身和同行的人说:“听起来是个笑话,仔细想想,这是在砸茅台镇的招牌。”

茅台镇的名气自不用说,这里的人世代以做酒为生。但一些商户想在数以千计的当地白酒商户中分一杯羹,动起了歪脑筋。他们用假货冲击市场,成为邓帆口中的“砸牌人”。

洞藏酒是个三无产品

电商平台上,“茅台镇洞藏老酒”的名字近期火了起来。这些坛身长毛,看似“老物件”的白酒被标注“茅台镇”的名片后销量走红。

仔细翻看评论,好评差评参半。差评中,有的网友说:“茅台多个镇,买酒需谨慎”。从这些所谓洞藏酒图片来看,包装并没有发现明显的商品标示。凭借曾经对“假茅台酒”进行过调查报道的经验,记者对这些网红洞藏酒的来历大大地存疑。

春节期间,记者来到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赤水河穿镇而过,这个被称作“中国酒都”的地方,酒商鳞次栉比,空气中弥漫着酱香酒味。

2月8日到2月18日,记者在仁怀市区和茅台镇待了整整10天,接触过很多酒商,当谈到这个号称来自茅台镇的“网红洞藏酒”时,这些酒商无一不说这是个三无产品。而仁怀市市场监管局给出的答复更加确认了这一结论:“早在两年前就已经禁止生产和销售所谓洞藏酒。”

黑作坊老板道出实情

陈建荣是一个生产“洞藏酒”黑作坊的老板。

记者称自己是电商平台的白酒经销商,陈建荣可能觉得“大客户”来了。为了能做好这单生意,他把自己的作坊包装成一个具有生产、销售资质的酒厂向记者进行宣传。

陈建荣开车把记者带到他的作坊里。这个酒作坊简陋,环境脏乱不堪,三个工人正在作坊里灌装白酒,没戴手套,也没有任何卫生防护措施。在陈建荣带记者参观时,一名工人把白酒灌进酒瓶时倒多了。这个工人马上看了陈建荣一眼,赶紧用手捂住酒瓶,酒瓶里的白酒渗过工人的手指缝涌了出来,又流入到酒瓶里。“哎呀,装多了。”这名工人笑着说。

对于陈建荣来说,当有客人在时,工人的这种操作失误明显是不利于生意的。他赶紧掏出一支烟给记者以缓解尴尬气氛。实际上,工人的这种操作已经违反了《食品安全法》。陈建荣难道不知道吗?

果然,当问及陈建荣酒厂的营业执照和生产许可证等资质时,他又开始递烟并不断重复着:“这些都有,你放心。”然而,工人却表示,陈建荣的“酒厂”实则已关停,现在只是一个黑作坊罢了。

陈建荣显然不想丢掉这单生意。他带着记者去附近的一个酒厂看了洞藏酒的成品。“一箱六瓶,不是真正的洞藏,洞藏只是个噱头而已,”说着,他当面打开了包装,六瓶洞藏酒的坛子上长了毛。

“洞藏是不可能的,都是散酒灌装进酒瓶后,再对酒瓶做旧,”陈建荣说,“只要买来散酒和包装,用散酒灌装进瓶子里,再用纸包住酒瓶,用酱油打湿瓶身,再刷上一层浆糊,在阴暗处放置一个星期左右,毛就长出了”。

至于生产成本,陈建荣道出了实情:一瓶一斤装的洞藏酒的成本可以控制在5元。

“黑白通吃”的秦总

调查中,记者发现线上线下销售洞藏酒的商家使用的厂家注册信息多为虚假,有的甚至盗用其他商家的相关信息。

通过某短视频平台,记者找到秦总所生产的洞藏酒广告,秦总是仁怀市一家白酒销售公司的老板,有自己的注册公司。他的妹妹王晓芳曾多次在上述短视频平台上发布洞藏酒的销售广告。通过王晓芳在短视频平台留下的微信号,记者最终联系上了秦总并最终在仁怀市区一栋居民房内见到他。

秦总很热情地介绍,他的公司刚成立不久,主营白酒生产和销售,现在只是暂时租用居民房作为公司的办公地点。

秦总得知记者在询问洞藏酒的事情时,他从墙角抱来一个纸箱,打开之后里面是六瓶长着毛的洞藏酒,上面除了“贵州茅台镇洞藏老酒”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信息。显然,这依然是一个三无产品。秦总说,这是他们在各种电商平台上卖得最好的产品。

“可你这是三无产品,”记者问道。

“就是这样的,一样卖。”秦总放下手中的酒瓶,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摇头晃脑地笑着说,“我干了三、四年了,还没出过事情。”

“被查了怎么办?”

谁知秦总立刻收起了二郎腿,提高嗓门说:“你要是出了事情,我给你负责,这个酒是我自己调的,保证没事。”实际上,根据注册信息,秦总的公司只有销售的经营范围,并没有生产白酒的资质,更别提“酒是他调的”。

秦总是仁怀市当地人,今年25岁的他自称做酒十多年。按照她的说法,秦总十几岁时就开始生产、勾兑白酒。按理说,他应该深谙“贩酒之规”。但当提及其白酒生产资质时,他辩称酒是他大伯家生产的。记者随后提出想去看看其洞藏酒的生产地时,他却拒绝了。

自称“黑白通吃”的秦总表示不怕执法部门的检查。但在反复询问下,他承认自己制贩的洞藏酒是三无产品。

死亡威胁

2月25日,新京报刊发《茅台镇洞藏酒:被灌制的“三无”网红》系列报道,以视频和图文的形式报道了网红洞藏酒的制假内幕。

当天上午11时15分,秦总给记者发来短信说,“我麻烦你把视频删了,别让我找关系找你。”    

然而,这个略带威胁口吻的短信由于手机静音状态,并没能第一时间被看到。直至秦总当天中午12时15分给记者打来电话。电话中,秦总口气强硬地说:“你把视频删了。”

“为什么删?”

“我调的是好的酒,又不是差的酒。”

“你卖的是三无产品。”记者说。

“你在哪里?”秦总语速加快,声调变高。

“在北京,我做的事情是符合程序的。”

“你还符合程序啊?你个XX。”秦总开始辱骂道。

“你嘴巴放干净点。”

还没等记者说完,秦总抢着说道:“我嘴巴放干净点?我削死你你晓得不,如果你在仁怀的话,老子绝对派人砍死你。”随后秦总便挂断了电话。

当天下午,仁怀警方致电记者称,秦总已被控制,正在对其进行调查。此时,离记者和秦总通话结束不到3个小时。最终秦总被警方“行政拘留10天,罚款500元”。

当晚,仁怀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民警通过微信给记者发来一封秦总的道歉信,称不该对记者进行威胁,现在也很后悔。记者随后委托办案民警转告秦总,接受道歉,并劝他以后好好做生意,别搞非法的事了。

毕竟他才25岁。

[查处]两年前的曝光

报道刊发后,仁怀市委、政府会同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公安部门等职能单位立即介入调查。

2月28日,仁怀市副市长邓帆表示,他们一直在打击假冒伪劣行为,虽然破过不少案子,但依然有人换着方法造假。

早在2017年,仁怀市就已叫停洞藏老酒等类似产品的生产和销售。邓帆也介绍了查处工作的难点,比如在查处时,经常遇到一些正规厂家信息被盗用,或者店家通过刷单提高排名的情况,这些行为都影响了量刑,由于厂家也不主动维权,导致执法、取证困难。

邓帆说,茅台镇的品牌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特殊礼物,不能因为假冒伪劣产品把这张好几代人努力打造的名片给毁了。谈及前文中自己多年前在外出差的经历,邓帆表示我们现在做的,就是不想让当年在茶馆里的笑话重现。

2月15日,一家销售洞藏酒的老板曾对记者说,“前年2月份的时候,一个北京来的记者来我们这里采访了一个老板作假的过程,后来被曝光了就换了个地方继续做,但最终还是被查了。”

这个老板口中的报道,是新京报在2017年2月份报道的茅台镇当地酒商通过灌装劣质散酒伪造茅台酒的一条龙服务。没想到,在记者报道当地假酒制售两年后,依然有陈建荣、秦总、王晓芳这样的商家顶风作案。

当然,在这些制假商的眼中,只有低成本和高利润。

(文中王晓芳、陈建荣为化名)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