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三个月大被抱养,47年后他带全家从西藏回常熟认亲

扬子晚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2月8日大年初四,上午9点许,在苏州常熟市古里镇淼泉大桥农贸市场边上,常熟市寻亲志愿者协会的十多名志愿者集中在一起,冒着严寒,拉起“欢迎回家”的横幅,迎接从西藏日喀则归来的谢重魁及他的家人。

2月8日大年初四,上午9点许,在苏州常熟市古里镇淼泉大桥农贸市场边上,常熟市寻亲志愿者协会的十多名志愿者集中在一起,冒着严寒,拉起“欢迎回家”的横幅,迎接从西藏日喀则归来的谢重魁及他的家人。47年前,三个月大的谢重魁被抱养到河南,后来他又辗转到西藏做生意。在跨越4000多公里后,他终于找到了亲生父母,一家人过了半个世纪以来的第一个团圆年。

他的寻亲路跨越上海、安徽、河南和山东

47年前,出生才三个月的谢重魁被大伯谢锡林从常熟市古里镇下甲村抱养到了河南省虞城县张集镇谢庄村。

七八岁的时候,谢重魁从邻居聊天中得知自己是领养的,从此有了寻找生身母亲的想法。但是苦于年纪小,一直没有成行。1992年,谢重魁结婚了。结婚后,他跟爱人说起了寻亲的想法,得到了爱人的理解和支持。他向几个年长的邻居打听,有人告诉他是从上海抱养过来的。于是,刚结婚不久,他二次到上海寻亲,那时信息还不发达,手机也没有。谢重魁一共在上海寻找了一年时间,一边打工,一边寻亲,但一点音讯也没有,只好无果而返。

虽然回家了,可生身父母是谁?出生之地在哪?始终在他的脑海里魂牵梦绕,寻亲的想法像压在他心上的石头放不下来。在爱人的鼓励下,他又从安徽、山东、河南一带开始,一边在外依靠打工谋生,一边寻找线索,但仍然没有丝毫收获。直到2002年,他带着爱人和4个孩子一起到了西藏。因为孩子多,要养家糊口,他在西藏找到了一份工作,以后又做起了生意,寻亲之事才被搁了下来。如今,谢重魁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已经结婚,并且有了孙辈,生活十分幸福。得知自己是被领养的后,他也经常在想念亲生父母,想念自己出生的地方。

从河南到西藏,志愿者费力帮寻亲

说起谢重魁的寻亲道路,用寻亲志愿者钱永芳的话来说是“好事多磨,道路十分曲折”。

在一次寻亲活动中,古里镇下甲村的赵建明向寻亲志愿者透露了自己有个弟弟被领养的信息。

赵建明的父亲不幸在去年已经去世,母亲许林咲今年已经86岁。他是家中长兄,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均已成家,还有最小的弟弟被抱养到了河南虞城县。“今年应该接近50岁了。”赵家兄妹按照出生年份推算。

志愿者马上上门做宣传,得到了赵家兄弟姐妹的支持,并成功采集到了其母亲许林咲的血样和相关信息。

当晚,志愿者将信息发布到“寻亲群”。不到5分钟,正在群里的安徽省砀山县的一名寻亲者回复说,自己离河南省虞城县只有几十公里路,可以托人到谢锡林家附近寻找。

寻找结果却始料未及,有人告诉说“是有一个从江苏抱养过来的人,但他们全家已经搬到西藏去了。”志愿者了解到被领养人名叫谢重魁,一家人确实在10多年前到西藏做生意了。志愿者之后赶往西藏寻找。到西藏后,但由于气温影响,没有完成采血。

对DNA鉴定结果存疑惑,红色胎记证明血缘关系

2018年12月份,谢重魁回到河南老家后到当地医院采了血样,并寄给了常熟寻亲志愿者。志愿者马上与江阴寻亲志愿者协会联系,要求优先给予比对。2019年1月28日,DNA鉴定结果出来,双方血样比对成功。志愿者又将比对结果送上门,但赵家兄弟姐妹对认亲仍有疑惑。

此时,赵建明想起弟弟身上有块胎记。志愿者马上与谢重魁取得联系,询问身上是否有胎记。谢重魁的爱人告诉志愿者,谢重魁左边腰部确实有块红色的胎记。

跋涉4000公里终团聚,迎来47年来第一个团圆年

春节的时候,他们全家特意从西藏经河南,长途跋涉4000多公里,到常熟认亲,与亲人团聚、过年。“此次到常熟见到了自己有亲生母亲和两个哥哥、两个姐姐非常高兴,非常开心。”他说。

谢重魁长兄赵建明介绍,弟弟被领养后,全家人十分牵挂,曾多次前往河南寻找,但都没找到。“多亏了常熟市寻亲志愿者的努力,使我们全家人得以团圆。”赵建明说。

(实习编辑 刘汶宗)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