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三轮车刮到人遭追击截停 车主之后离奇死亡原因成谜

扬子晚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肇事者张保生出事后坠河身亡。沿途多段连续拍摄的监控视频中,肇事者落水的关键时段却出现了约2分半钟的“断片”。

雨雪交加,电动三轮车刮倒人,将伤者挂住拖行了百米,骑车人不知有无觉察,依旧向前驶去,3名目击者驾车追了上去。这桩事故按照常规走向,应该是3人拦住“肇事者”,报警将其交到警方手里。好心人见义勇为,肇事者承担相应责任。但不知为何,2018年12月7日下午4点多,在苏州昆山市昆嘉路与蓬溪路交叉口发生的这起事故,走向发生了一些意外:50多岁的肇事者张保生坠河身亡。沿途多段连续拍摄的监控视频中,肇事者落水的关键时段出现了约2分半钟的“断片”。肇事者坠河成了个难解之谜。         

女儿的痛苦回忆

父亲骑三轮车刮到人

被截停后遭殴打离奇坠河身亡

29岁的小玲是张保生的大女儿,他们一家来自安徽涡阳县牌坊镇,50多岁的父亲张保生到昆山收购废品20多年。十年前,张家5口人一起来到昆山。对于小玲及家人来说,痛苦的回忆要从2018年12月7日下午说起。

那天下午4点05分许,昆山市正值雨雪交加。张保生驾驶着一辆收购废品的电动三轮车回家,在行至昆嘉路与蓬溪路路口时,不慎刮到了另一辆三轮车的车主。

小玲说:“如果结合当时的天气状况,我相信我父亲在发生事故时,并没有意识到。”

张保生驾驶的电动三轮车上面加有车罩,这对他的视线有一定的阻碍,又碰上了恶劣的天气,可能一开始并没有发现刮到了人,甚至挂住对方在拖行都不知道。

在被刮倒之人挣脱后,从监控中可以看到,从旁边一家商铺跑出来两个人,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面包车,路旁又有一人操起一根白色的塑料棍上车,面包车追赶张保生而去。

“从警方提供观看的视频监控来看,我父亲发生刮擦事故是在当天下午4点05分,驾车追赶的三人约在4分钟后追至昆嘉路与沿沪路交叉口的桥边(红庙桥),我父亲还没到达。约一分钟后,我父亲到了,这三人上前把我父亲从电动三轮车上拽下来。从视频中可以明显看到,这三人围着我父亲进行殴打,而且打了好几次,”小玲对紫牛新闻记者说。

小玲说,手机来电显示,父亲曾在4点12分给她弟弟小辉打电话求救。10多分钟后,弟弟赶到现场时,却发现父亲竟然已经漂浮在河面上,一动不动,没有生命迹象。追赶的有两个人还在现场,另一人不知去向。警方很快将要漂到岸边的父亲打捞上岸,此时父亲已经死亡。

家人的质疑

监控中“断片”的2分39秒哪里去了?

“事后,我父亲的遗体被送至当地的殡仪馆。从我们拍的父亲的遗照来看,他身上有多处殴打后的伤痕,我们完全可以怀疑,父亲的死亡是殴打所致。”小玲说,这其中疑点太多了,最主要的是她父亲落水的关键时间点,监控视频为什么突然没了?

小玲介绍,从当地公安机关提供的视频来看,时间从4点14分40秒突然跳到了4点17分19秒,中间有2分39秒的视频看不到,而父亲张保生正是在这个时间段内落水的。

视频中只看到张保生被围堵、殴打,因为突然“断片”,画面直接跳到现场有人在看张保生已在河中的场景。照此推理,张保生应该在这“断片”的2分39秒之内落水的。

张保生是主动跳河,还是被推下河,抑或是被打伤后扔下河的?“我们要的就是这个真相,谁能给出完整的视频?”小玲说,在她看来,父亲绝对不会自己跳河,“我弟弟在事发的一个月后要结婚,父亲没有理由跳河,何况他还给我弟弟打过电话。”

紫牛调查

受伤老太:腿部骨折,事后被家人接走

近日,紫牛新闻记者来到昆山市事发的昆嘉路上,这条路位于昆山市经济开发区的边缘,道路宽畅,张保生就溺亡在昆嘉路旁边的那条河里,河宽约30米,当地居民称河深达四五米。

路边多家店铺的老板向紫牛新闻证实,当天被张保生的三轮车刮到的老太,被拖拽了百余米远。在路边开肉铺的张女士曾目击其中部分场景,受伤老太是她铺子的熟客。张女士说,那天下午,她正坐在肉铺前,一抬眼就看到一辆电动三轮车一侧挂着个老太,正好在她店铺门口掉了下来。“我过去扶老太进店铺,当时她还能走,搬了一张椅子给她坐下。后来老太打电话叫儿子儿媳来接她,(老太)腿部骨折了,送到附近医院治疗。”

张女士说,老太离开时已不能走路,说是被三轮车刮住挣脱后,电动车轮子从她腿上压过去了。

“老太太大概60岁左右,江西人,住在离这里不远。”张女士说,自从这次事故后,她没有再见过老太。

追击者:3人都来自安徽,在昆山有熟人

有知情人告诉紫牛新闻,当时追截肇事三轮车的三人中,有一人跟路边一家废品收购店的老板有亲戚关系。“听说当时其中两个人在这家店里玩,发现老太被挂在三轮车上后,就出来开面包车追截,另一个人也看到了,于是一起上了面包车。”

紫牛新闻记者调查得知,当时追截张保生的三人,均为安徽省霍邱县人,其中两人还是同一个村庄的。

在事发路段马路边,紫牛新闻记者找到了同样开废品收购站的胡老板。“我们都来自一个地方,都做废品生意。”但胡老板表示,他跟那天追截三轮车的三个人没有亲戚关系。据其介绍,那三个人中,有一个同乡开车从上海来昆山买东西,另一个是跟着一起来玩的,第三个人他也不太清楚。“当时我在医院打单子,没有看到事故的前后经过。蓬朗派出所的民警,包括刑警都来找我问过,我该说的都说了,不知道的不能瞎说。”胡老板称,从上海来的这个老乡后来回上海了,他曾打过好多次电话,但对方就是不接,再后来就不联系了。

胡老板拒绝向记者提供对方的电话,并称号码已经删了。

警方说法

追赶者报的警,有一人曾试图下河救人

昆山市公安局蓬朗派出所和昆山市公安局宣传科一位负责人均婉拒了记者采访。

紫牛新闻记者获得了一份家属跟办案民警交流的录音。录音中,民警介绍,事发后先到派出所的是开面包车的张某,后来另外两个人也来了。警方详细询问了事情经过。当时三人在旁边玩,听到呼救的声音,跑出来看到老太被挂车上,肇事的电动三轮车跑了,然后他们就开面包车追赶,其中有一人手上拿了一根塑料管,打了张保生一下,还问了张保生撞了人为什么要跑呢,双方之间有一些争论。张保生说没撞,追上来的人说会把人拖死的。其中一个人还要打,被另一个人拉住了。张保生说能不能给个机会,然后说打一个电话。

“当时张保生有点绝望,说撞死人这可怎么办?”办案民警说,因为张保生的车辆堵住了人行道,又有一辆三轮车过来了,说要挪车。在三人挪车过程中,张保生就跳河了。当时的目击证人说,张保生跟这三人隔了一段距离,他们发现张保生跳下去后,站在桥上能看到张保生在向河对岸游了,游了20多米,离岸大概7米左右,有旁边的目击证人发现张保生快游不动了。这追赶的三人中还有一人下河试图去救,不过,可能是担心河水太深,下水后很快又上来了。这过程中,张某三次报警。

一位参与处理该案的法医称,先后对死者张保生进行三次检查,“溺水的可能性大。”

“断片”如何解释

设备提供方:只设置了对移动车辆录像

对于这其中有2分多钟的监控空白,一位民警解释,该处的监控设备类似于电脑重启,如果家属有疑问,可以找更专业的机构对录像进行分析。

昆嘉路上有关监控设施的提供方是浙江大华,该公司负责江苏地区业务的杨经理表示,他们公司的设备在该路段按照公安的清单要求,只设置为对违规车辆进行抓拍,不能实时长时间进行录像。

“主要是该路段没有这个需求,当该路段没有车辆经过时,设备也就不会录像。”杨经理说,出现空白的原因,就是因为(张保生坠河)之前和之后有可能是有车辆通过,(设备就自动)识别抓拍、录像。“没有车辆通过,就不录像。因为没有拍下来,这段空白任何技术手段都无法恢复。”杨经理说。

(实习编辑 刘汶宗)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