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顺风车为何难顺风 “回归”前得理清这些难题

交汇点资讯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今年春运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9亿人次,同比增长0.6%。与去年相比,充分补充交通运力的顺风车平台,此刻要么动静不大,要么业务仍然处于下线整改状态。互联网技术让人们的出行更加多样化,顺风车由此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从共享经济的定义而言,顺风车理应大有可为。

春运出行需要“顺路”运力

去年春节前,别人在手机上抢票,张欣十分淡然,她预约了顺风车,从南京到青岛,只需340.9元,坐高铁要近400元。

今年情形有变,因为滴滴顺风车下线整改,车少了,人们的安全顾虑多了,享受顺风车门对门接送的便捷也难了。

目前,仍在运营的顺风车只有嘀嗒出行。最近,哈啰出行宣布要上线顺风车业务,计划首批上线城市为上海、杭州、成都等地。

恰逢春运,市场上公开的顺风车资源有限。许多微信群、QQ群热闹起来,闪烁着拼车回家的信息。“感觉在回头,这曾是顺风车大热前的现象。”做过顺风车司机的侯智说,顺路拉两个人,空闲座位合理化利用,还能赚点油费。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所研究员刘远举说,春节回家,或者说平时往返城际、上下班带一个人,顺风车最好不过。从公众利益出发,我们需要顺风车。

东南大学法学院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顾大松说,其实顺风车一直存在,只不过现在利用互联网,使得这种搭车顺路出行的行为变得更加便利。德国等国家,政府或公益组织建立拼车中心,鼓励拼车行为。

去年,交通运输部表示,鼓励并规范顺风车、营运车辆城际拼车等新业态新模式参与春运,充分利用社会运力资源,提高运输能力。

公开数据显示, 2016年春运期间,滴滴顺风车共运送乘客190万人回家,覆盖31个省。2017年,有848万乘客通过顺风车跨城出行。2018年,滴滴跨城顺风车共运送乘客超过3000万,相当于同期民航运力的近一半。去年春运期间,有1540万人次通过顺风车直达交通不便的乡镇县城,漠河、腾冲、林芝、喀什,都有顺风车的身影。

去年,顺风车市场遭遇两桩较大安全事件,一切戛然而止。

顺风车的存在确实为社会和大众创造了价值。春运高峰期,过年回家路,依然有人抢不到车票,老百姓期盼大量顺风车归来。

别让社会资源浪费

据统计,当下中国有约2亿私人小客车保有量,而这些车辆中独自驾驶者居多,这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任何新生事物出来都有必然性,也不可忽略其初衷。南京市乘客委员会主任胡乐涛认为,顺风车的定义很清楚,就是拼车,减少双方使用成本和出行成本,不以盈利为目的,而是减轻出行负担。

如何界定顺风车与营运车辆的区别、衡量车主是否是以盈利为目的?这是个难题。顾大松坦言,南京也经常面临这种问题,为了便于执法,曾不允许车主收钱。杭州的做法比较有代表性,规定价格是巡游出租车价格的一半。应该有个标准,去定义真正的顺风车出行。比如可以由一个组织牵头,对车主、路线、价格、频次进行认证,出了纠纷可由一个车主委员会或乘客委员会这样的第三方进行内部评议,纠纷先通过社会组织处理。

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授肖余恨说,从顺风车角度来说,它有效益、有需求,需求量还特别大,以前线下平台不方便,信息不对称,现在有平台、有技术、有空间,为什么不能让它走上正常轨道?

“我以前住在江北,上班在奥体,顺风车出现以后,上下班时接两单,一天下来70块钱,一个月下来养车费用就摊掉了。”南京汽车运输行业从业人员殷浩说,顺风车谈不上盈利,但作为上班族去分摊用车成本还是很棒的。

从整个客运市场来说,顺风车的需求摆在那里,尤其春运,长三角、珠三角主要城市的人要去往四川、湖南、安徽、贵州等地,铁路、航空等运力毕竟有限。和去年的情况相比,今年顺风车锐减,谁去承载和分解庞大的客流需求?顺风车究竟应该搭建什么样的平台模式,才能实现良性发展?

责任边界怎么划分

财经专栏作家宋金波表示,在真正的共享经济概念中,顺风车很具代表性。另外,我们要认识到一个现实,全社会对顺风车的安全标准是双重的。权威数据公布,网约车发生的安全事故率远远低于传统的出租车行业。

顺风车安全问题涉及两个层面,一是车主或乘客对另一方主动造成相关伤害,二是发生交通事故。如何降低顺风车的安全问题,保障车主和乘客双方的安全,是顺风车发展的关键。

刘远举说,安全风险共担分为两部分,一是减少风险,另一方面是如何认识风险,因为风险有必然性,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交通工具能做到绝对没有任何风险。如果要求平台来承担所有风险,这个商业模式的成本就高得无以复加。

顾大松说,从法律上讲,顺风车就是一个普通的合伙关系,是非常典型的一种民事的、为了实现共同目的共享利益,但同时也有共担风险的普通合伙关系。

不可因噎忘食。专家认为,过高的、极端性安全要求,各行各业都难以做到,人们对共享经济形态和环境认识还不够理性,顺风车出事,舆论一时对顺风车的情绪化看法,也在造成共同利益损失,比如眼下顺风车稀缺。只有对顺风车这个新事物更加客观认识,才能更理性地接受它。

有业内人士说,顺风车的定位是“私人小客车合乘”,属于绿色环保公益出行。平台与车主不是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而是平等、互利分享的关系。如何倡导平台生态的良性发展,也急需解决。

上网实名制刚开始提出时大家很抵触,但随着支付宝的出现,实名制很自然就解决了。对此,肖余恨说,顺风车是一个小的公共空间,不能理解为私密空间。

分享共担,要让乘客一开始就清楚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问题,消费者要有维护自身权益的意识。

南京市民饶欢说,要获得安全性,可以牺牲部分隐私权去获得对安全性的需要,对于顺风车来说,作为乘客,我同意把自己一些基本信息上传到平台,以保证出行安全。实名化以后,比如可以考虑在可执行前提下给女乘客匹配女司机。同样,顺风车平台的车主信息也要绝对真实,平台自身对于顺风车的配置标准要制定一套经得起拷问的规则。

宋金波感叹,当前,很多私家车用QQ群接管了原来顺风车这部分需求,这种脱离监管的运作其实更危险。

顺风车固然便利,社会需求强烈,而安全仍是首位。即便在春运背景下,顺风车能否回归,首先应该评估相关平台的安全整改是否到位。记者从滴滴出行了解到,其平台已经增加了车主人脸识别和录音功能等。怎么改,是技术层面问题。社会正在期待顺风车市场完全放开。看整改成效,还有哪些漏洞需要修补,需要继续放开观察。

交通领域顺风车考量着政府、市场和社会合作治理的能力。顾大松说,是否可以由交通部门或者相关部门出台一个小汽车合乘意见,同时把政府社会合作治理理念贯穿在里面,由社会组织来主导和推动?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