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艾滋病好在什么地方?大学期末神卷何以频频辣眼睛

摘要: 现在正是大学的考试季,有关期末考试的新闻不少。其中,一份试卷着实让观潮君瞠目。

现在正是大学的考试季,有关期末考试的新闻不少。其中,一份试卷着实让观潮君瞠目。诸位请看:

“你想过为国家的未来而吃饭,为国家的未来而生孩子吗?”

“有人说中国的人口红利没有了,如果中国人再死十个亿,是否还存在有人口红利?”

“正确选择配偶的基因重要吗?”

来自灵魂深处的九大连问……心里想想就行,不用回答。

“为什么说整天玩游戏的人是傻子?为什么低智商的人会参与非法传销?”

“你的祖宗以前是做奴隶还是做奴才?”

“为什么说很多的中国人是狗是猪?”

“你想过为国家生孩子吗?你要不要借一个好的种?”

“你能不能谈一下生孩子的感受?”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匪夷所思?且不说这适不适合作为思政课考卷,但就内容而言,趣味如此低级,用词如此粗鄙,窥人隐私之心如此昭然若揭,能出这样一份浅薄而傲慢试卷的人,怕是早已习惯了粗鄙、习惯了自大、习惯了无知无畏!

据报道,这份试卷出自北海艺术设计学院的郑院长之手,而这已然不是他第一次出题。

他出过这样的:

”为什么雄性动物都会争斗?是什么让世界这些雄性动物无休止地争斗?中国人会不会有内斗的基因?你会不会看不起别人?“

还有这样的:

“为什么大多数女孩子出事都是因为晚归?女孩子知道自己是‘肉’吗?女孩子什么年龄段最危险?女孩子知道生理正常的男人都好色吗?女人超过30岁还有危险吗?女人超过40岁还会有人非礼吗?”

应该说,“花式”考题我们也见过不少了。有活学活用的,如

但像郑院长所出的考题,这样逻辑混乱、三观不正、用心歹毒的实属罕见!不光侮辱歧视女性,更是充满了对中国人的傲慢与偏见。他究竟想传达什么样的价值观,激发学生什么样的思考?

教育是严肃的,也是神圣的。作为教学过程中的重要一环,期末考试是为了检测学生的知识掌握情况,以便发现不足、加以改进,容不得敷衍塞责,更不能脱离教育初衷。一味固守书本、拘泥教材,只要死记硬背就可过关的考题,自然过于呆板,束缚了学生的创造力。但以“开放”之名,或陷于娱乐调侃,或沉于哗众取宠,甚或以学分绑架,将试卷作为“供状”,探秘学生隐秘心理,显然已是离题万里。这个“题”是教书育人之题,是为人师表之题,是大学精神之题。

一份期末考卷,明面上考的是学生的知识素养,其实考的是一个老师的责任与灵魂,一个学校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水平。想那郑院长若不是骨子里缺乏对知识的敬畏、对学生的尊重,那些无德、龌蹉的问题又如何能在试卷上一问再问?想那北海艺术设计学院若不是缺乏价值引领、轻慢育人重任、疏忽日常管理,这样的试卷又如何能堂而皇之、无所顾忌地出现?

在以创新为主旋律的时代,我们不排斥“花式”考题的出现,尤其期待它能结出思维灵动之花,绽放创造活力之香,但并不意味着“花式”考题可以无底线,可以任性妄为。这就要求,高校在理念上,坚持育人为本、立德树人;在机制上,制定恰当而有效的出题程序,在保障教师自主性的同时,强化协商与监督,让“花式”考题不要沦为“儿戏”、甚或“闹剧”。相关教育部门也要积极介入,秉着对学生负责的态度,对“花式”考题的任性该提醒的提醒,该追究的追究。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