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列车设“熊孩子车厢” 有创意但得慎行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归根结底,设置“熊孩子车厢”,既非权宜之计,更非长久之策,向提高公民规则意识、公德意识求解,方是长远之计。

2019春运开始,路上遇到“熊孩子”怎么办?据中国之声报道,有网友提议火车单设“熊孩子车厢”,中国铁路总公司客运部主任黄欣对此做了回应。

黄欣称,网友想法很有创意,欢迎广大网友、广大旅客给铁路提出更多更好改进工作的意见和建议。他表示,“是不是需要把吵闹的孩子集中在一个车厢,所有的公共交通工具都会面临类似的情况。也许还会有人建议,把喜欢看电影、喜欢听音乐的各集中在一个车厢,这些建议对公共交通部门完善工作有很多启发,也对进一步提高公共交通运输人性化、精细化服务带来新的挑战。”

设“熊孩子车厢”的说法,其实并不新鲜。早在2017年,著名主持人孟非就因为在微博上发表类似言论——“高铁上很多熊孩子发出的噪音其实远不如他们爹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哄孩子发出的噪音。国外已经有女性专用车厢,中国高铁为什么不可以有熊孩子和父母的专用车厢?”而引来不少争议。

春运出行,在列车上遭遇“熊孩子”,绝不是什么小概率事件。如果一路上“熊孩子”吵闹不休、上蹿下跳,父母又难以控制,确实会给周围的乘客造成很大的困扰。从这方面来说,设置“熊孩子车厢”似乎有其理由:将吵闹的孩子集中到一起,他们吵他们的,不“殃及他人”,其他乘客就能耳根清净了。

但应认识到,凡事均具有两面性,是否设置“熊孩子车厢”,应该谨慎而为,经过充分论证和实验,而不能盲目冲动。毕竟,设置“熊孩子车厢”牵涉到诸多法律问题,尤其是安全保障责任问题。

把“熊孩子”集中到一个车厢内,该车厢极有可能成为“游乐场”,所有儿童闹成一团,安全风险不容小觑。加之在很多家长过于娇惯放纵自己小孩的背景下,小孩的吵闹及相互间的“摩擦”,又可能导致同行的监护人之间相互指责乃至大打出手,进而让想象中的“熊孩子车厢”沦为吵闹不休的菜市场。

《合同法》明确规定,承运人与旅客之间订立旅客运输合同后,即承担了将旅客安全运输到目的地的义务。因此,承运人应当采取各种措施,确保旅客在运输途中的安全。如果旅客在运输途中发生伤亡的,承运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而把“熊孩子”聚到一个车厢,由于孩子行为的不可控性,加之有些监护人可能不在身旁,发生人身安全意外的风险大大提高,而随之而来的纠纷也显而易见。无论对孩子、家长还是铁路方面都无益处,这显然不是公众乐见其成的局面。

还有个关键问题是,所谓的“熊孩子车厢”应以消费者自愿选择为前提,即承运人无权强迫所有携带儿童的旅客选择“熊孩子车厢”,否则就有侵犯消费者自主选择权的嫌疑。

由此一来,在部分携带儿童的消费者选择“熊孩子车厢”,部分选择普通车厢的情况下,“熊孩子车厢”的设置初衷也就落空了。

其实,设置“熊孩子车厢”问题,不过是对提升人们规则意识和公德意识的全民期盼问题。如果每一个乘客都能自觉遵守规则,管好同行的小孩不霸座、不吵闹,如果乘警及乘务人员能够及时果断制止霸座、抽烟、大声喧哗、脱鞋等无视公德和公共秩序的行为,所有问题自能迎刃而解。所以很多人在建议列车设“熊孩子车厢”,表达的其实是不被打扰和侵犯的诉求。

设置“熊孩子车厢”,既非权宜之计,更非长久之策。向提高公民规则意识、公德意识求解,方是长远之计。这很难靠一日之功,但仍需通过对规则的广普及、严执行去“加速”实现。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