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收养重病弃婴七年花费50多万 如今含泪解除收养关系

摘要: 这是安徽省太和县城的一个普通居民家庭。近七年来,他们家干了一件别人认为“很傻”的事情

这是安徽省太和县城的一个普通居民家庭。近七年来,他们家干了一件别人认为“很傻”的事情:母亲张平街头捡回被弃女婴,女儿张亚楠和女婿陈洪友收养了这个孩子。之后发现孩子身患多种疾病,双目失明、没有听力、脑瘫、心脏缺陷……每一样都足以让一个普通收入的家庭感到惊心。

很多人都苦口婆心地劝这个家庭放弃这个孩子:“带着这么一个孩子,要背负的东西太沉重了。”但这个善良的家庭不舍得抛弃孩子,带着孩子四处看病,两个人打四份工,照料了孩子近七年,前后花费50多万元。夫妻俩都觉得,只要孩子快快乐乐地成长,一切都值了。

但是,去年年底,母亲张平突发脑梗住院,差点成为压垮这个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无奈之下,张亚楠夫妇只能将养女送往福利院,但他们仍然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养女。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张亚楠时,她几次泣不成声,她说他们家现在实在是无奈,希望有一天能再把孩子领养回家。


      妈妈晨练捡个弃婴

医生建议放弃他们不忍心

2012年10月31日早上五点多,一个清冷的早晨,安徽太和县细杨路关集路交叉口,街边卖早餐的小摊贩刚刚开始营业,晨练的中年女子张平路过这里时,在一家包子铺旁的一辆面包车后轮下,惊讶地发现地上躺着一个女婴。女婴穿一身红衣服,双目紧闭,不哭不闹,就这么静静地躺着,让人心生怜惜。怕把女婴冻坏,张平赶紧先把婴儿抱回了家,联系了女儿张亚楠后,便立刻抱着婴儿赶往太和县医院。经过医生仔细查看发现,这是一个没有黑眼珠的双目失明的早产儿,只有两斤多重,脆弱得似乎随时都可能逝去,却凭顽强的生命力撑到现在。医生建议放弃,张平和张亚楠一家无法接受,当天便驱车前往合肥省立儿童医院。

“医生问孩子多少周了,我们说不知道,别人问谁是孩子的母亲,我说宝宝是捡来的。那别人就说放弃吧,这样的孩子带起来会很累的,代价也会很高的。”尽管大家都建议将孩子送往福利院,张亚楠一家仍然于心不忍,“就是觉得宝宝可怜。摸摸她的脸,摸摸她的头,她都会笑,她的父母把她丢了,我们再把她丢了,那她怎么活呀。” 张平给宝宝办了领养手续,给宝宝上户口的时候要取名字,因为是早上捡到的,而且眼睛不好,希望以后宝宝能看到光明。所以,一家人决定给宝宝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张晨。


     夫妻俩打4份工

花十多万给孩子治疗眼疾

在合肥省立医院的眼底检查使张亚楠夫妇重新燃起希望——孩子眼底是健康的,只有角膜有问题。张亚楠一家咬咬牙,决定给晨晨做眼角膜移植手术。

为了给晨晨看眼睛,张亚楠夫妇几乎踏遍全国各地。2013年夫妇俩带着孩子在北京同仁医院排号苦等六天,医生告知治愈希望渺茫。这期间,张亚楠听病友说,浙江温州一家医院看眼睛看得好。夫妻二人带着晨晨就干脆到温州住下,两个人打四份工,孩子爸爸白天给人开车,晚上做KTV保安。张亚楠下午四五点带着宝宝去宾馆打扫客房到深夜,早上七点又去食堂洗碗收碗。尽管如此,角膜移植手术的费用依然压得他们快要喘不过气,手术三万多元,后期康复用的眼药水又支出近十万。眼药水三天一瓶,一瓶898元,后期几乎供不上,在工友和医生的帮助下才勉强撑过。

2014年12月31日中午十二点,晨晨被推出手术室,夜里一点才醒,同手术室刚做完角膜移植的大人们都疼痛难忍,张晨却表现得异常兴奋。“我觉得她看到光明了。”张亚楠说,“拆线以后,手机的灯光、电视的光线、玩具台灯都能看到了,宝宝看到有光的东西就会很开心。”带孩子去KTV看爸爸时,一看到KTV的彩色灯光就扶着东西蹦蹦跳跳的。之后的两年里,张亚楠夫妇没再离开温州,每周都去医院给宝宝复查。

听力残疾、脑瘫、心脏缺陷……

一家人仍不离不弃

但天意弄人,刚做完角膜手术正过春节的时候,姥姥张平偶然发现,晨晨听到放鞭炮声一点也不知道怕。“我妈就说,让我给宝宝查下听力,我没在意,觉得……不可能这么倒霉的。”后来给晨晨打预防针时,别人说,宝宝可能有些不健全,建议做个全身体检。检查结果出来,孩子不仅眼睛看不清、耳朵听不到,同时患有脑瘫和心脏缺陷问题。医生说最好的就是做人工耳蜗,费用在二三十万左右。“当时就傻了,毕竟都是打工的,眼睛又刚做过,但为了晨晨还是准备给她做。”虽然费用来不及准备,但张亚楠夫妇已经做好了就算要饭也要把晨晨治好的决心。

在术前准备中,由于晨晨的心脑问题,直接导致没有条件配人工耳蜗。“那时候也是最痛苦的时候,感觉宝宝特别可怜。”张亚楠的声音几近心碎。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仍未放弃给晨晨的继续治疗和康复,并给宝宝买了七万多的西门子助听器。

2015年底,由于脑发育不良,三周岁的时候张晨不仅听不到声音、不能咀嚼,还不会走路,比一般孩子晚了两年,医生建议进行康复训练。温州特殊康复中心出于同情,为他们安排了一对一的康复辅导。在九个月的肢体康复训练与银针治疗后,晨晨终于迈出了第一步。“当时很开心,宝宝正在玩耍的时候,突然站起来了,然后向前挪了几步,特开心,感觉宝宝很强大很坚强,她自己也在拼命努力。”尽管宝宝看不清楚、不会讲话也听不到声音,但是嗅觉特别灵敏,无论谁来抱她都会要,但只要嗅出抱的人不是妈妈张亚楠,就会立马找她。


      姥姥突发脑梗

决定放弃收养时全家哭成一团

多年来为了给晨晨看病欠下太多债务,2017年底,张亚楠不得不从温州辗转回到安徽太和,继续做宾馆生意以维持生计,而张晨暂时交给姥姥张平带。

但在艰苦的日子里,也有闪光的爱与希望。张亚楠丈夫所在的公司——百家乐KTV有限公司的老板和老板娘自发为晨晨在公司募捐,做手术的主治医师免了几千块钱医药费,还给晨晨包红包,康复训练的学校免费提供了一部分训练,附近的街坊邻居也会过来帮姥姥看一下晨晨,帮忙做做饭,洗洗衣服。

在一切慢慢被适应,状况有所好转之际,2018年9月,姥姥张平突发脑梗,不省人事。张平出院时,做了一个让全家人很意外的决定——把晨晨送到福利院。张平几乎是一边哭一边说出这个决定的。一家人当场全哭成一片。“不舍得,我妈说不舍得也没办法。将来等我们都老了,孩子没人照顾,一个人太孤单。七岁的晨晨生活依然无法自理,吃的都是别人嚼碎了一口口喂她,至今仍在使用纸尿裤。所以当时还是……”说到这里,张亚楠声泪俱下,泣不成声。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真正的离别还是来的太快。10月23日那天,张亚楠不在家,姥姥张平自己把晨晨送去了太和县社会福利中心,通过民政部门特批,解除了收养关系。之后张平也大病一场,家人和街坊一提晨晨的事,她就控制不住情绪。“我当时不能理解我妈的做法,十几天没和她说过话。”张亚楠告诉紫牛新闻记者。

多年的奔波劳累透支了身体,送走晨晨三天后,张亚楠尾骨骨折,腰以下肢体麻木失去知觉,至今未愈。


      直爽的养父:

对养女比对亲生儿子还好

采访中,记者还问张亚楠一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你对晨晨付出这么多,你丈夫有意见吗?张亚楠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她丈夫名叫陈洪友,他对晨晨也很有感情。有了自己的儿子后,对晨晨经常比对自己儿子还好,晨晨被送走的那天,他自己一个人在车上哭得稀里哗啦的。

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陈洪友,对话中记者能感觉到,这是个很直爽的汉子,说话果断有力:“我丈母娘和我老婆收养了这被弃女婴时,当时我一点都没有不同意的想法。”

”我知道她身上很多疾病,我说句最(直)白的话,那时候我也没女儿,我也才结婚嘛,我一直想要个女孩子,然后刚好……不管别人家小孩有什么东西,我都要给她。在温州给我女儿治疗眼疾那段时间,我打两份工,一天一夜只睡四个多小时呢,就这样我坚持了三年多。”

“我对她比对我亲生儿子还要好,我身边很多朋友啊同事啊也都劝我放弃,我一直也都没放弃。她自己亲生父母把她丢弃了,我呢,不能再丢弃她了。我以前挣的钱全都花在小孩子身上了,但是我觉得我花的值。”

“外面也有很多异样的眼光看我们,也遭受过许多人的轻视啊,就是另眼相看那种,觉得你家里有个病的小孩子啊,觉得你怎么收养了这么个小孩子啊,我老婆偷偷地在家里哭。反正我想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做我自己就行了,我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就行了。别人不管怎么看,说她傻也好,反正在我心目中,她不傻,现在真的是万分无奈才把孩子送走的。”

陈洪友在采访中向紫牛新闻记者强调说,我们家不接受捐款,我们只是要找到我女儿晨晨的亲生父母。


      养母:日夜思念养女,

还想重新领养回来

送走晨晨后,张亚楠日夜思念,屡次去福利院看望晨晨。福利院里孩子的生活不如家里人照顾得那么无微不至,每次去看晨晨都抱在一起哭成一团。“宝宝变得内向了,没有以前活泼了,但和她玩以前玩过的肢体小游戏时,她会马上想起我来……我在宝宝的身上还发现一些伤痕,但福利院解释是宝宝自己碰的。”张亚楠再次泣不成声。

采访中,张亚楠告诉紫牛新闻记者,送走晨晨后自己产生了个心愿,希望能通过媒体找到晨晨的亲生父母:“我找晨晨的亲生父母不会去追究弃婴罪或是物质报酬,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是想让他们知道,宝宝还活在这个世上,希望宝宝以后能不再孤单,有自己的亲生兄弟姐妹,希望孩子能有亲人,有更多的关爱。”

今年晨晨已经七周岁了,考虑到孩子未来生活、成长和安全问题,张亚楠仍想重新领养晨晨。“如果能再领养回来,我会继续照顾她一辈子。”张亚楠的语气坚定又恳切。她刚刚买好了一套过年的衣服,准备给晨晨送过去,“马上就春节了,她也是个孩子。”

福利院:

已将张晨的信息发到收养网上

2019年1月4日,太和县福利院燕院长在接受紫牛新闻采访时介绍,张晨来到福利院还不到两个月,已与其原养父母解除了收养关系。孩子看起来并不像残疾人,平时活泼可爱,非常讨喜,在福利院的生活状况也很好。

因为张晨患有脑瘫,存在智力障碍,目前福利院正在努力寻找一个比较好的康复医院,希望以后为其做康复训练。

燕院长说,现在已将张晨的信息发上了收养网上,若有人愿意收养,可以先行登记,后续会有专门的评估机构对收养人进行考察,然后出具评估意见,若符合收养条件,即可办理合法的收养手续。但燕院长也表示,从往年的收养情况来看,重度残疾孩子被收养的比例很低,他们也只办过两例。

张晨寻亲信息

张晨于2012年10月31号早上五点多,在安徽太和县细杨路关集路交口发现的,附近有一个银行和一个包子店。当时穿一身红色的衣服,还有一罐奶粉一身衣服,一个小奶瓶。

寻亲请联系 陈先生18006693991 张女士18305673000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