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庆阳女童遭霸凌事件:女教师与家长说法陷入罗生门

摘要: 2018年12月14日下午2时许,甘肃省庆阳市宁县杨庄小学的一年级女生赵丹(化名),在校内被同班同学伤害,下体受伤。

2018年12月14日下午2时许,甘肃省庆阳市宁县杨庄小学的一年级女生赵丹(化名),在校内被同班同学伤害,下体受伤。为此,2019年1月15日,杨庄小学校长杨德荣、副校长李吉红被宁县教育体育局免职。

事后,微博网友“天山雄鹰ZH”爆料称,当天上午,赵丹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肖玉(化名)发现自己丢了一支口红,曾就此事询问赵丹。而赵丹家人认为,孩子受伤与肖玉丢失口红有关。

2019年1月15日,宁县公安局、宁县教育体育局发布的通报称,7岁的马某某和6岁的赵某某因怀疑赵丹偷拿了马某某的橡皮,并借赵某某一元钱未还,对赵丹推搡殴打,致其下体受伤。

但同一日,赵丹接受梨视频采访时,称伤害自己的是三个男孩、一个女孩,当时一年级的语文老师肖玉在场,还踢了自己两脚。

赵丹的家人也表达了与通报不同的看法。1月16日,赵丹的表哥张明(化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2点上课4点半放学,这两个半小时里,就没一个老师发现吗?当时上课的老师去哪儿了?”

1月18日,在肖玉位于太昌镇的家中,剥洋葱就事发前后的情况等询问了肖玉本人。不过,肖玉的回忆与赵丹家人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的说法存在多处不同。

以下为剥洋葱与肖玉的对话。

发现丢口红后,曾向赵丹询问情况

剥洋葱:你问过赵丹口红的事吗?

肖玉:星期五(12月14日)早上,我吃完饭准备涂个口红,发现常用的那支不见了。房间(学校宿舍)里找了一遍,发现另外三支也不见了。早上三节课,数学课后的两节课是我教的语文。教室冷,我就让学生们来我的房间上课。我的房间比较小,比较暖和。

第一节语文课下课后,其他学生都走了。赵丹走得比较慢,我想没人了,就问一下(口红的事)。我怕当着别人的面问,人家以后会说她是小偷。

我问她,你有没有拿我房间里的东西?她说没有。我连着问了三遍后,她说拿了。我问她拿了什么呀,她就直接问我是不是口红。问她什么颜色、什么形状,她就直接把颜色形状说出来了,“两头是红色的,圆管形状”。我问那个东西现在在哪儿,她说在家。我说你要是真的拿了的话,中午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上。

我还让赵丹去叫别小朋友(问问这个事),她刚走到房间门口,上课铃响了,我就再没问。

剥洋葱:后来呢?

肖玉:中午12点10分左右,赵丹跟她爷爷来敲我的房门。她爷爷说,孙女回去跟他说我说她把我口红拿走了。他在书包里翻了,家里也找了,没找到。

我说是我早上口红不见了,就问了一下你孙女,她说她拿了。刚说完,她爷爷就开始打赵丹,赵丹开始哭。他边打边说,“你明明没拿,为什么说拿了?”我说你别打了,东西丢了就丢了。

她爷爷打了两下后说“走,回家,不念了”,就推着孩子走了。见孩子背着书包和爷爷离开,我就给孩子的奶奶打了电话,说东西找不到就找不到了,不能让孩子不上学,让她下午把孩子送来。

大概下午1点左右,奶奶带着赵丹来到我房间,说这个孩子没有妈,不知道有口红这么个东西。她自己年纪这么大了,也不涂这个东西。她还问我口红多少钱,我说就是几百块钱,娃说她拿了,拿回来就行,没拿就算了。

剥洋葱:她奶奶说在你的宿舍站了一个小时,有这种情况吗?

肖玉:没有。最多二十分钟。我们也没有吵架,大多数时候就是她奶奶在说,我在听。

剥洋葱:赵丹当时说什么了吗?

肖玉:没有。她就头一直低着,没有抬起来过。

称事发时不在现场,事后教室未见异常

剥洋葱:赵丹的爷爷说,事发当天下午,老伴儿从学校离开后,赵丹又被你叫到宿舍,追问到底拿没拿口红,你还承诺说了就给赵丹买好吃的。赵丹的爷爷说,赵丹当时说没拿,你就踢了她两脚,赵丹哭着回教室后,同学说她是贼,还打了她。

肖玉:不是这样的。下午一年级第一节课是体育。那时候我没课,在宿舍休息。第二节课是音乐,我在二楼给高年级学生上美术。第三节语文才是我的课。

这一整节课上,没人跟我说(之前有人)打架,赵丹也没什么异常,就一直低着头,也没说哪儿疼、哪儿不舒服。

剥洋葱:在教室有发现血迹吗?

肖玉:凳子上没有,她的座位下面也没有。

剥洋葱: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孩子受伤的?

肖玉:那天是星期五,下午只有三节课,四点半就放学了。大概6点多,赵丹的奶奶给我电话,说她孙女被马小冉(化名,即通报中提到的“7岁的马某某”)打了,踢到流血,血止不住。我就想这不太可能吧,还以为她奶奶骗我。我以为是普通打架,没想到会那么严重。

剥洋葱:赵丹受伤后的情况你知道吗?

肖玉:那天晚上事情发生后,赵丹被拉到和盛医院和西峰区(庆阳市医院),但两家医院都没接收,最后拉到了西安。校长当时跟我说,他给了(赵丹家人)500块钱,让给孩子看病。我也想给钱,但是我还没发工资,家里也没什么钱可以给。

我还是担心这个孩子的,但没有往上午的事情上去联想。

剥洋葱:赵丹的表哥说,赵丹从西安儿童医院回到宁县后,你和校长等人一同去探望。当时,表哥听到你对赵丹说,口红找到了。

肖玉:那是2018年12月19日,赵丹从西安回来,我们去她姑姑家看她。当时,赵丹跟我说是娃娃(指同学)打她的。但我没说口红找到了,口红到现在也没找到。

自称未发现赵丹经常被欺负

剥洋葱:赵丹平时表现怎么样?

肖玉:她平时上课比较爱睡觉。班上只有几个学生,上课叫他们轮流起来回答问题,到她的时候她就不说话。但下课比较活跃,跟别的小朋友挺玩得来的。

剥洋葱:赵丹的表哥说,赵丹在学校经常被人欺负,隔几天就会被打。为此赵丹奶奶曾多次找到学校。

肖玉:这件事之前,我只接到过一次赵丹奶奶的电话,说赵丹在学校吃早餐时,有学生把吃不完的剩饭倒到赵丹饭盒里。我第二天就去问了小朋友,他们都说是赵丹主动跟他们要饭吃。

其他的没人跟我告过状。赵丹跟小朋友们相处比较融洽,下课都是一起玩。但是当天赵丹奶奶带她来找我的时候,说到了她平时被别的小朋友欺负。她还把孩子的刘海掀开,说你看这里有伤口,是上周还是上上周留下的。

从我房间离开后,赵丹的奶奶带着她走到我们班学生马小冉旁边,说以后你别欺负我家赵丹了,马小冉答应了。赵丹奶奶离开后,我跟马小冉说你别欺负赵丹,也别欺负别的小朋友。他说嗯。

事发时,代课不到一学期

剥洋葱: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杨庄小学教书?

肖玉:2018年的8月底,之前在幼儿园当老师。我从宝鸡毕业之后去了山东,当时没有找幼儿园的工作,干的是餐饮行业,待了一年。2017年6月回到宁县,在家待了两个月后,又去别的小学当代课教师。老师请产假,我代课一学期。

剥洋葱:作为临时聘用教师,你有教师资格证吗?

肖玉:校长问过我(有没有教师资格证),我说正准备考呢,还没有考下来。

剥洋葱:杨庄小学一共多少学生、多少老师?

肖玉:全校总共42个学生,一年级7个孩子,二年级有10个,三年级人数最少,才4个。老师的话,算上校长一共8个。

剥洋葱:你在杨庄小学教什么课?

肖玉:教一年级语文,三年级英语,四、五、六年级美术,加上早自习,每星期上三十多节课。

剥洋葱:网上有人说你背景深厚。

肖玉:我今天还看到,有人说我有一个当县长的公公,当教育局局长的二舅。我对象都没有,哪儿来的公公?这么深厚的背景我自己都不知道。要是真有这样的背景,我还用去那儿上班吗?

目前,新京报记者尚未找到其他事件亲历者对肖玉的说法予以佐证。

(实习编辑 刘汶宗)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