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这位苏州院士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奋斗一甲子,铸盾60年。用毕生心血,为我国铸就坚不可摧的“地下钢铁长城”立下了不朽功勋。1月8日,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颁奖大会在北京举行,82岁的防护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陆军工程大学教授钱七虎,获得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日本侵略者占领上海。血腥的战争逼迫邻近的江苏省昆山县人民流离失所。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钱七虎在逃难途中的一艘小船上出生,因家中排行老七,取名“七虎”。

在抗日战争的枪炮声中,钱七虎渡过了穷苦的童年时期。社会动荡,7岁丧父,家里子女全靠母亲摆小摊维持生计,他置身于当时的家国,饱受战乱带来的困扰。

他说:“我的童年、少年是在旧社会度过的,看见过我们的抗日游击队员被日军打死,放在我们小学的操场上,这都是经历过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们国家不强,我们军队不强,所以受到了侵略。”

解放后,依靠政府的助学金,钱七虎完成了中学学业。强烈的新旧社会对比,在他心中深深埋下了矢志报党报国的种子。

1954年8月,钱七虎迈进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大门,成为哈军工组建后招收的第三期学生。

1965年,钱七虎学成回国,获得工学副博士学位。根据组织安排,钱七虎担任了原西安工程兵工程学院教员。从那时起,为国家铸就坚不可摧的“地下钢铁长城”,就成了他毕生的事业追求。

铸牢“地下钢铁长城”

上个世纪70年代初,飞机洞库防护门的相关设计计算均采用手算的方式,计算精度差,效率低。当时,国家正处于困难时期,科研事业举步维艰。

然而,钱七虎毅然受命设计空军大跨度机库钢筋混凝土防护门研究设计任务,率先引入了有限元计算方法,加班加点翻译整理出了十多万字的外文资料,探索钻研,圆满设计出当时跨度最大,抗力最高的机库大门。

几年后,这项国内防护工程领域首创的科研成果运用于当时我国跨度最大、抗力最高的钢筋混凝土防护门,获得成功。

面对一项项世界级国防工程的防护难题,钱七虎迎难而上,带领团队一头扎进研究当中几乎跑遍了全国各地著名高校、研究所和厂家,先后10多次修改设计图纸,成功研制出我国首套爆炸压力模拟器、首台深部岩体加卸荷实验装置,攻克了困扰世界岩体力学界多年的16项关键技术,解决了近30项技术难题。

师之大者,为国为民

2002年,钱七虎提出在长江上修建越江隧道。两年多后,南京长江隧道纳入南京“五桥一隧”总体规划。作为专家委员会主任,他也深知肩上责任之重。

南京长江隧道是当时已建的隧道中所经地质条件最复杂、技术难题最多、施工风险也最大的工程,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隧”。如何进行隧道掘进,确定工程建设方案,是钱七虎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一开始,设计单位提出了用“沉管法”,钱七虎却认为用“沉管法”存在安全隐患。

“由于三峡水电站的修建,泥沙含量将大为减少,长江中下游冲将大于淤。经过几十年、上百年江水冲刷,冲淤平衡被破坏,下游的管道就会露出江底,‘沉管法’隐患太大!”钱七虎说道。

为此,他建议采用盾构机开掘隧道。改用盾构法,运用直径14.93米,近5层楼高、长130余米的盾构机,在长江河床底下,开凿南京长江隧道,一时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盾构机面临长江如此复杂的地质环境,这在世界上尚属首次。

2008年8月,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当盾构机掘进第659环时,因刀具、刀盘磨损严重,盾构机突然停止工作。这个庞然大物静静地待在长江下面的岩层中。

盾构机罢工,隧道施工搁浅。一夜之间,街头巷尾议论纷纷,远在某电站的钱七虎当即表示“工程绝不能报废,更不会‘烂尾’,我们一定能解决。”

在钱七虎的建议下,磨损刀具更换,刀盘修复,国内厂家对刀具进行自主改良。改良后的刀具性能大幅增加,南京长江隧道掘进历经磨难,再次启程。

2010年5月28日,南京长江隧道在历经5年的建设之久后全线通车运营。作为中国长江上隧道长度最长、盾构直径最大、工程难度最高的工程之一,南京长江隧道获得鲁班奖、国家科技进步奖等10多个奖项。钱七虎被南京市委市政府授予“南京长江隧道工程建设一等功臣”。

作为多个国家重大工程的专家组成员,钱七虎在港珠澳大桥、南水北调工程、西气东输工程、能源地下储备等方面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决策建议,并多次赴现场提出关键性难题的解决方案。

钱七虎还主持了北京、深圳、南京、青岛等几十个城市地下空间规划的评审。针对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城市的问题,他提出了要大力开发利用地下空间,倡导在特大城市建设城市地下快速路和地下物流系统,并对北京、上海建设该系统提出了建议,得到了国家有关部委和北京市、上海市的高度重视。

“做科研工作,不能仅仅着眼当下看得见的事情,更应该站在国家的全局进行前瞻思考,哪些事情对国家和人民有利,我们的兴趣和爱好就要向哪些事情聚焦。”谈及自己的经历,钱七虎斩钉截铁地说道。

如今已经82岁的钱七虎,全年三分之二的时间依然活跃在多个重大工程的现场,积极为决策部门出谋献策。他说,地下工程复杂多样,对于工程的难点研究透彻、对策考虑充分,才能保证工程的顺利建设:“不到现场去,凭拍脑袋凭过去的经验、凭别的地方的经验来解决这个地方的问题,就要出漏子的。面临我们地下工程,是个高风险工程,要有敬畏的心态,树立一个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才能建设好。”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