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周洋父亲最晚下周起诉权健 无经济诉求只为他人不上当

@北京青年报 1月2日消息,“激动,激动。”得知权健集团被立案调查的消息,周二力连用两个“激动”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周二力表示,还是会起诉权健,“最晚下周。”周二力强调,目前没有经济上的诉求。

周二力说起诉的地点在内蒙,他表示,具体的诉求得等两天,“有刑事方面的。不仅仅是民事纠结,涉及非法行医。”

相对于周二力的激动,《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的主笔之一曾鼎却相当淡定,“挺平静的”。

如今权健集团的对接电话已经无人接听,官方客服电话也一直处于占线的状态。今天下午,天津权健肿瘤医院有关人士称,目前医院一切正常,她表示不回应权健被立案调查的事情,“可以去看集团的有关公告。”

起诉为了让更多的人不再上当受骗

“生不如死!”周二力说,从女儿周洋2012年去世之后,家里就一直是这样的感觉,“不能说,也不能想。”几年来,周二力和妻子每一天都过得很煎熬,神经一直在紧绷,直到得知权健被立案调查的消息,周二力才觉得可以稍微轻松一些了,“看到它一步步走向末路,我觉得很欣慰。”

周二力说,权健方面劝说他们给周洋中止化疗,吃权健中药的时候,权健的直销牌照还没有下来,“他们也没有药品经营的权限。”但是周二力特别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起诉权健,在法庭上,权健方面公开表示,“给周洋吃的是药品。”

关于“封口费”,周二力记得,当时他还在医院,接到了很多莫名奇妙的电话,都是在问周洋“被痊愈”的事情,“我特奇怪,因为周洋刚从ICU出来。”周二力说,后来又人告诉他,网上都公布出来了,周洋使用权健的药三个月的时间就痊愈了。

周二力上网一看,类似的内容确实很多,于是他就联系权健方面要求删除有关信息,“对方说,删除是不可能的,只有我换号。”周二力说,对方还问他要多少钱,“说要多少都可以。”周二力拒绝了对方的提议,“当时确实需要钱,但是如果我收了他的钱,那就会有更多的像周洋一样的病人上当受骗。”

尽管第一次官司败诉了,但周二力却没有觉得自己失败了,“起诉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权健,不再上当受骗。”

直销牌照不是“免死金牌”

和周二力的说法一致的是,权健是在2013年8月7日拿到的直销牌照,而周洋在2013年初就开始服用权健的药物。但在这没有牌照的数个月中,却丝毫没有影响到权健的“大生意”。尽管在此次事件中,权健一再强调自己是有“直销牌照”,但有一点必须注意的是,“直销牌照”并不是免死金牌。

对此,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表示,《直销经营许可证》仅说明该企业可以从事直销,但并不能作为区分传销与直销的依据。张新年说,直销是合法经营行为,以“单层次”为主要特征。而传销是非法经营行为,以“拉人头”、“入会费”、“多层次”为主要特征。

直销中,直销企业招聘直销员,不以缴纳费用和购买商品为条件,对直销员培训等不收取任何费用。而传销中,参与者通常要缴纳各种费用或者通过认购商品等变相缴纳高额费用,通过不断拉人头,形成层级网络,赚取报酬。

“倘若权健公司涉嫌的两项罪名成立,就意味着其同时触犯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与虚假广告罪,二者应首先分别定罪再合并处罚。”张新年说。

其中“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应当对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同时若权健公司的传销行为达到了“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虚假广告罪”的刑罚:在这起案件中权健公司作为单位应当实行两罚制,对单位判处罚金,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利用广告对商品或者服务作虚假宣传,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原题为《周洋父亲:最晚下周会起诉权健集团 没有经济上的诉求》)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