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卧室装监控偷拍县委书记 陕北4人被判刑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2018年11月9日至30日,陕西省延安市W县原县委书记刘号通(化名),和延安市F县某局副局长李真(化名)的性爱视频,在微博遭持续曝光,引发网友热议。

2018年11月9日至30日,陕西省延安市W县原县委书记刘号通(化名),和延安市F县某局副局长李真(化名)的性爱视频,在微博遭持续曝光,引发网友热议。新京报记者调查得知,视频背后,涉及一起跟踪、偷拍县委书记,敲诈5000万的案件。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上述视频由陕西的李国定、王浩伟等人偷拍于2014年9月29日。当天,李国定、王浩伟等四人,撬锁进入F县某局副局长李真的住宅——陕西省延安市某小区19层,并在卧室的空调上方安装了监控设备,探头正对着床。

李国定和王浩伟是狱友,服刑期间,两人多次商量,想要偷拍一些领导的个人隐私,既可以敲诈财物,也可以要挟其为自己办事,“挣钱最快。”为了偷拍刘号通和李真,几人前后忙活了六个月,花费了20多万元。

资料显示,拍到刘号通和李真性爱视频的三天后——2014年11月2日,王浩伟给李真打电话, 称掌握她私生活视频,让其“解决此事”。当日,李真向延安市宝塔区公安分局报案。

刘号通也接到王浩伟的信息。此后,王浩伟多次与刘号通联系,称朋友有一块田黄石,价值5000万,让刘号通购买。双方就此数额进行过多次“谈判”、通话。

2014年11月10日,宝塔区公安分局民警将王浩伟、李国定、王猛、李国祥抓获。2015年2月3日,延安市宝塔区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四人犯非法侵入住宅罪、 非法使用窃听、 窃照专用器材罪、 敲诈勒索罪(未遂)。当月26日,法院作出判决,四被告人犯敲诈勒索罪,获有期徒刑五年到拘役四个月不等。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此案比较敏感,当时并未公开开庭审理。直到今年11月份,网友将相关信息和视频截图,通过网络曝光,跟踪、偷拍县委书记,敲诈5000万的往事,才走进公众视野。

2018年12月3日下午4时30分,新京报记者从陕西女当事人所在县纪委办公室获悉,纪委发现网传视频后,已对视频中的女当事人展开调查。

“能在W县做点事情,就可以发财了”

偷拍县领导隐私的想法,是王浩伟和李国定在服刑期间产生的。

今年48岁的王浩伟,有一半的时间是在监狱里度过的。新京报记者获得的王浩伟服刑之前手写的信件显示,1985年,严打期间,15岁的他,因盗窃钱财,被判处少管三年。不久,再次因盗窃获刑五年。出狱后,“在狱友的带动下,吸上了毒,为筹毒资,(开始)抢劫、盗窃。”2000年,因盗窃罪、抢劫罪、贩卖毒品罪,被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2005 年,王浩伟在延安市姚家坡监狱服刑期间,和李国定成为狱友,两人都是陕西人。比他小15岁的李国定会开锁,同样因盗窃罪入狱。

两人闲聊时,谈及出狱后干什么挣钱最快。王浩伟提到,偷拍县领导隐私,要挟领导办事、给钱。李国定听完后,赞成他的想法。两人一拍即合,开始谋划。

2011年10月份,王浩伟和李国定先后出狱。新京报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出狱后,两人多次见面策划此事。在场的还有李国定的朋友王猛。

“偷拍计划”开始后,三人进行了分工。王猛懂电脑技术,他从网上下载了延安市十三个区、县主要领导的基本情况,以及媒体报道的材料,开始筛选“猎物”;王浩伟负责打探消息,摸排一些县领导见不得光的事情;李国定善于开锁、安装监控,负责后续偷拍环节的实施工作。

2013年底,他们锁定时任W县县委书记刘号通。公开资料显示,刘号通生于1960年。1976年至1991年,这15年间,其长期在教育系统工作,从小学教师做到延安市教育局教育科副科长。2006年7月,40岁的刘号通当选延安市F县县委书记,开始主政一方。5年后,调任W县任县委书记。

“李国定说,W县是百强县,经济发展快,县领导刘号通最少还能干几年时间,要是能在W县做点事情,就可以发财了。”王浩伟供述称。

从那时起,围绕刘号通的偷拍计划,开始实施。

跟踪县委书记

2014年3月份开始,王浩伟独自来到W县,开始跟踪刘号通。“几乎每天在刘号通的单位或必经之路开始跟踪,大约跟踪了一个月,基本掌握了刘号通的生活规律及住处,并听到一些关于他有‘小三’的传言。”王浩伟手写的材料显示,掌握这些信息后,他让李国定到W县准备偷拍。

彼时,李国定在西安开设了锁艺公司,负责锁具的开发、维修及监控设备的安装。“当时忙于生意,一直没有去。”李国定称,7月份,王浩伟再次打来电话,并提及刘号通的具体住处。随后,他叫上王猛、商卫两人,带上锁具、监控设施,来到W县,并在刘号通小区对面的酒店住下。

“第二天,我和王浩伟来到刘号通小区门口,盯着刘号通去上班后,我拿上开锁的工具,和王猛一起来到刘号通的住处。”李国定供述称,他用开锁工具,打开刘号通的房门,并和王猛进去,看了看安装监控探头的位置。

看好位置后,他们锁好门,返回酒店。当天下午,几人返回刘号通住宅安装监控时,房门打不开了,计划宣告失败。第二天,李国定和王猛、商卫返回西安。

第一次“行动”失败后,王浩伟并没有放弃。一个月后,他听说刘号通和F县的李真有不正当的关系。于是,他来到F县,开始跟踪李真。

新京报记者调查得知,李真时任F县某局副局长,此前也在教育系统工作。记者获取司法材料显示,李真生于1983年,比刘号通小23岁。

在F县,王浩伟跟踪李真半个多月。“我发现李真在延安市某小区出入。我就打电话,把情况告诉了李国定。李国定让王猛来到延安和我一起跟踪。”

王浩伟供述称,有一天,他和王猛发现,刘号通和李真同时进入某小区19层的一处住宅,他便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李国定。李国定来到小区看了看环境后,便返回西安准备设备。他在西安草场坡电子大楼买了倒车影像、无线发射装置、接收装置,并改装了一套监控无线传输装置。

为了方便接收视频信息,王浩伟按照李国定的要求,在李真住宅的楼下(10层),租了一间房屋,并交了3万元的房费。

偷拍性爱视频

王浩伟手写的材料显示,2014年9月28日晚上11时许,他们发现李真家房间灯没亮,就决定去安装监控探头。四人来到19楼,由李国定开锁,但其并没能打开。“我们返回10楼,商议如何进门,李国定说叫开锁公司开门。为了打掩护,买一些东西装成搬家的,开锁公司就会开门。”

第二天,李国定和王猛到附近市场,买了床垫、洗脸盆等用品,并跟着送货的人一起,将东西搬到19楼。随后,李国定联系了开锁公司,说“自己钥匙丢了,现在东西搬到楼道里,进不了门。”开锁公司的人不久便来到现场。房门快被打开的时候, 李国定借故让开锁的人离开,自己打开了房门。

随后,四人进入李真的住宅。李国定、王猛和商卫,在卧室空调上安装了监控设备和发射装置。装好后,他们修好门锁,返回10楼,开始调试接收装置。

由于距离太远,视频效果不太好。当晚,李国定再次打开李真的房门,重新安装了监控设备,并将发射器向窗外的位置移动。返回10楼后,他调试了接收器, 将视频效果调至最佳。

一切准备就绪后,第二天中午12时许,李国定开车来到F县李真的单位,监视、盯梢李真。16时左右,他发现李真开车去往延安,他便在后面跟踪。“李真在龙飞盛世酒店附近,接上刘号通,然后开车到小区的房子,回到房子约17时许。”李国定说,两人进入住宅后,他和王浩伟等4人,拿着接收装置,来到单元楼后侧接收视频信号。

“18时许,刘号通和李真在卧室发生性关系,整个过程都被我们偷拍并接收。一直拍到晚上8时许,李真和刘号通离开。”

随后,他和王浩伟开车继续跟踪,一直跟踪到龙飞盛世酒店,刘号通下车,李真开车去了延安市另一小区。“我们预计李真短时间不会回家,就迅速回到事发小区,直接到19楼李真的房间,将监控探头拆下。”李国定说,之后,他让王猛在电脑上整理了视频材料,便返回西安。

回到西安后,李国定多次将王猛叫到公司,对视频材料进一步整理。同时,他在网上收集了一些关于刘号通的负面报道, 一并整理到视频材料中。期间,王浩伟多次给他打电话,催他尽快要挟刘号通。但李国定一直借故推迟,目的是为了让小区的监控视频,随着时间的推进而丢失,以防公安机关介入后,取得证据。

敲诈5000万

获取性爱视频后,王浩伟多次给刘号通打电话,但对方并未接听。他还给刘号通发了一条短信,“大致意思是说,有人偷拍了你的性爱视频,准备发在互联网上了, 如果有兴趣的话, 可以来西安看视频。”此外,他打电话将此事告知李真。

为了让刘号通和李真相信该视频存在,2014年11月2日,王浩伟来到李真的办公室,将载有视频的U盘交给了她。

当天中午,李真前往延安市宝塔公安分局报警。新京报记者获取的材料显示,李真告诉警方,早上8点35分,一名陌生男子(王浩伟)进入她的办公室,直接坐在其办公桌对面,用手机打开一个视频文件让她看。

“视频是我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性爱视频,我当时非常害怕,该男子在衣服口袋中拿出一个U盘给我,说材料是他从别人那里掏钱得到的(意思是问我要钱),并跟我说要想解决这个事情,拿回视频材料的话,就找他。”此外,李真告诉警方,其2012年12月份与丈夫离婚,目前过单身生活。

刘号通也提到,2014年10月31日,一男子(王浩伟)给他打电话、发信息掌握他的个人隐私。11月1日,又以此事给他打电话,他接通电话后觉得是敲诈,就未予理会。直到2014年11月2日,李真收到U盘,他才意识到此事属实,随后报案。

刘号通给宝塔区公安分局手写的“事情经过”显示,其收到威胁短信后,感觉是恶意敲诈,当即将该号码和信息转发给宝塔分局局长,向公安局报案,请公安局调查。“11月4日,公安局告诉我,对方可能是犯罪团伙,希望我与他们周旋,配合侦查。”次日晚上,刘号通和朋友张军,一起前往西安,和王浩伟面谈。

关于张军的材料显示,双方第一次见面,是在西安市一家商务酒店内。王浩伟谎称,他的朋友有刘号通的私生活视频,他为了帮助刘号通,就把视频拷贝了一段。王浩伟还说,朋友有一个团队,手里掌握许多领导的私生活视频。

张军问王浩伟如何解决此事,王浩伟回答说,朋友有一块田黄石,准备在上海拍卖,价值5000万。刘号通将石头买下,事情就算解决了。

刘号通并没有见石头实物,也没有见照片。当时,他以数额太大,考虑一下为由, 未与王浩伟达成一致意见。此后,他委托张军和王浩伟商谈此事。

上述材料显示,双方最后一次见面,是2014年11月7日。这次见面过后,双方还通过电话。直到 2014年11月11日,王浩伟电话打不通了。张军向公安机关反映后,得知王浩伟等人已经被抓获。

王浩伟和李国定的供述中也提到,协商多次没有结果后,刘号通就报警了。另外,两人供述称,他们并没有任何石头,这只是一个幌子。王浩伟觉得直接要钱,闹不好会成敲诈勒索,便想到让刘号通高价买一块石头,以此勒索其钱财。他们原本准备商谈完毕后,随便买一块石头给刘号通。

2014年11月10日,李国定、王猛、王浩伟、李国祥被警方抓获,另外一名涉案人员商卫逃跑。

偷拍视频者获刑

2015年2月3日,延安市宝塔区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四人犯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敲诈勒索罪(未遂)。

宝塔区人民法院认为,李国定、王浩伟伙同被告人王猛、李国祥、商卫(在逃)采用跟踪拍照,私自潜入他人私有住宅,秘密安装监控探头,非法窃取领导干部个人隐私,并以高价出售玉石为幌子、敲诈勒索被害人5000万元未果。四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公诉机关指控四被告人犯敲诈勒索罪的罪名成立。

其中,李国定与王浩伟提前预谋,并由李国定提供相关费用、开锁技术及安装拆卸设备技术,由王浩伟实施跟踪及索要财物,二被告人在该起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均属主犯。王猛、李国祥在中途参与,其二被告人听从李国定和王浩伟的指挥和安排,起辅助次要作用,系从犯。

法院提到,公诉机关指控,四被告人犯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及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因四人侵入他人住宅行为及使用窃听、 窃照专用器材行为,与敲诈勒索行为属于原因行为与结果行为,同时触犯数罪,成立牵连犯,应当按照牵连犯“从一重罪处断原则”,择一重罪定罪量刑处罚,以敲诈勒索罪定罪量刑。

2015年2月26日,宝塔区法院作出判决,李国定、王浩伟获刑五年,王猛获刑两年,李国祥被判处拘役四个月。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此案当时并未公开审理。直到2018年11月21日,一名网友将视频截图曝光,此事才引起网友关注。

除上述视频外,王浩伟手写的信件显示,他自述曾通过组织狱友跟踪、拍照的办法,抓住一些官员的生活作风问题,并以此为把柄要些工程,赚了些钱。“短短一两年,我掌握了三个县处级官员的生活作风问题。其中一个让我给工地供应水泥,我赚了几十万。”

记者查询发现,此事发生后,李真并未受到处分。2017年5月16日,其仍以F县某局副局长的身份,到村镇扶贫。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李真电话,但均无法接通。2018年12月3日下午4时30分,新京报记者从女当事人所在县纪委办公室获悉,纪委发现网传视频后,已对视频中的女当事人展开调查。

至于刘号通,W县官网上对他的报道截至2014年12月1日。如今他不再担任W县县委书记,但后续的任职,网上并无相关消息。据西安当地媒体报道,2016年12月9日下午,陕西省第十二届委员会第十次全体会议在西安召开,全会审议并通过了《停止XXX等2人执行党代表职务的决议》。

2018年12月3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刘号通,对于此事,他并没作过多回应。只是说,视频信息再次曝光后,他因此而生病,正在住院。

(实习编辑 刘汶宗)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