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国际残疾人日:这些黑科技让残障人士生活更简单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今天是国际残疾人日,记者盘点了那些专为残疾人群体设计的黑科技。

走路、握手、赏美景,在多数人的生活中,这些穿插在每天的一些小细节再正常不过,可你是否想过残疾朋友怎么办?虽说义肢的应用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他们恢复一定的生活自理和工作能力,但毕竟只是一个辅助工具,跟身体的一部分没法儿比。

是时候体现科技手段的重要性啦!今天是国际残疾人日,记者盘点了那些专为残疾人群体设计的黑科技,一起来看看互联网、科技为他们都带来了哪些便利。

可意念控制的假肢

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的Ossur公司的Proprio Foot(简称Proprio)智能假脚,是机动化的靠电池供电的假肢,Proprio实际上就是一个可穿戴的机器人,通过传感器和计算来自动调整脚的角度从而适应不同穿戴者走路的不同姿势。

有媒体报道,这款假肢的使用人Gudmundur Olafsson因小时候的一次意外事故致使小腿截肢,此后他的右脚踝有整整十年再没能动过,但在装上Proprio后,他便可以通过自己的思想来控制右脚的活动了。

电脉冲由他大脑发出到达腿部,腿部肌肉组织中植入的传感器将各个神经点相连,由大脑发出的信号最终便可无线传输到他的Proprio。因为在假脚接收到指令之后,穿戴者的肌肉才开始收缩,因此对穿戴者来说,意识和行动之间并不会出现不自然的延迟现象。

Ossur公司研发部部长,整形外科医生Thorvaldur Ingvarsson介绍,植入传感器手术整个过程要花费15分钟,每个传感器需要一个一厘米长的切口。首先要在使用者的残肢上嵌上一个有缓冲的空心元件,然后可以通过这个元件与使用者的假肢相连。而且这些传感器还能终身使用。

仿生手让你重新拥有触觉

不幸中失去的手臂,难道余生就无法再体会握手、抓东西的感觉了吗?我们来看看下面这种仿生手。

20世纪80年代末,意大利仿生机器研究所的保罗•达里奥教授曾发起一项名为Lifehand的项目,将电极植入手臂末梢神经,从而用神经控制假肢。

第一代的仿生手是在截肢患者周围神经植入电极,从而直接控制生物电的假肢。虽然这一阶段的仿生手只是半成品,仅在两个部位安放了传感器,但通过安装这种假肢,可以让使用者控制假肢实现抓握活动,还能感受到假肢掌心遭受的针扎。

2013年,这种仿生手进入了第二阶段,与第一阶段不同的是,Lifehand2在五指指尖、手掌、手腕等处都添置了传感器,通过四个神经内电极直接与大脑通信,植入病人残肢的正中神经和尺神经中。触觉传感器发送给大脑关于不同物体形状、一致性和位置的信息。信息从假肢开始,通过电极传到神经,最终到达大脑。相反,病人可以通过自由意志或感官的反馈,实时移动物品并适当地控制力量。

两代仿生手:2008年(左)与2013年(右)。 图片来源/campus bio-medico university of rome

来自丹麦的索伦森因2004年新年午夜的爆竹事故导致左臂截肢,幸运的是,他作为Lifehand2的实验对象,拥有重获触觉的可能性。

在经历了7个多小时的手术和近3周的假肢训练后,索伦森可以通过感官区域有效地控制整个手掌的力量。不过,这种仿生手目前还没有上市,还有一些其他问题需要解决,但至少这种科技让更多截肢的患者看到了新的希望,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

助视器让盲人重新“看”世界

不要以为这些黑科技多数只体现在为肢体残障人群的设计上,对于有视觉障碍的人群,可不是安一个假肢就能恢复视力那么简单的了,那怎么办呢?

据新华社报道,在2017年第二届北京国际医学工程大会上,中关村医学工程转化中心副主任邹颖公布了一项从国外引进的前沿技术,“一种新的可穿戴助视器,将帮助全盲群体‘看’到前方物体。”

助视器技术团队成员王代辉介绍,由头部可穿戴摄像头和口含式传感器组成的助视器,将摄像头捕捉到的视觉信息转换为微电脉冲信号,盲人可通过舌头上的传感器感触这些信号。

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邢念增表示,经过数小时的训练和适应后,盲人可以通过助视器来判断周边物体的形状、大小和运动轨迹等信息,这将改善盲人的生活质量,尤其是给为数众多的全盲群体带来福音。

使用这种视觉辅助工具5个月的中国盲文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当他使用盲人手杖时,他只能感觉到一张脸,只能判断前方的障碍。至于障碍物的形状和大小,他对此一无所知,而视觉辅助可以帮助他理解这一点。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