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高考工厂”黄牛欺诈招生 畸形产业链该破除了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一些人甚至认为,这给学生接受“更好”教育提供了途径,但其实,由于收费高,家庭的负担加重,同时,办学秩序被破坏,导致农村贫困学生更难接受到好的教育。

安徽六安市毛坦厂中学是安徽省示范高中,更是全国闻名的“高考工厂”,每年都有上万考生参加高考,声势浩大。但近日,部分家长向媒体反映,因为孩子中考成绩不佳,花了高价想通过黄牛买学籍“曲线”进入毛中,不料今年政策收紧,此类借读全部被拒。

毛坦厂中学负责人认为,校外人员胡乱承诺与己无关。目前家长们已经向当地警方报警,大批买卖学籍的黄牛被抓。据悉,这批已交钱的孩子今年仍可以正常入学。从记者探访来看,这所高考工厂的畸形产业链正逐步被打破。

畸形高考产业链揭示当地教育重重乱象

围绕毛坦厂中学而形成的畸形高考产业链,揭示出当地教育部门显然没有严格执行相关教育政策规定,对一些学校在招生和办学长期存在的违规乱象视而不见。而这给“黄牛”创造了商机,希望通过违规途径“曲线入学”的学生和家长,既是受害者,又是这条畸形产业链的重要一环。

当地的这条畸形产业链,至少存在三方面需要深究的问题。

其一,“黄牛”通过何种途径获得学籍?学生要通过正规的录取程序才能建立学籍档案,而允许没有经过正规渠道录取的学生花钱获得学籍,这显然不可能靠“黄牛”或者涉事学校一己之力就能实现,中间是否有教育部门相关人员把卖学籍作为经营之道,借此渔利,如果有,这些人员的责任显然需要厘清。

其二,早在2016年8月,六安市教育局就下发过关于规范普高借读的通知,严禁接收同城范围内包括县域内普通高中学生借读,普通高中不得接收未被其他普通高中录取的学生借读。但是,从现实来看,政策并未被严格执行。学生以同城其他学校的学籍为跳板,转而进入金安中学、 毛坦厂中学已成惯例。那么,需要追问的是,为何屡禁不止,当地教育部门在监管上显然有失职之嫌。

其三,毛坦厂中学和金安中学按《民办教育促进法》的规定,本应该完全独立办学,可现实却是以“合作”为名一体化办学。黄牛就是以此向家长宣传:“毛坦厂中学与金安中学就是两块牌子,一套教学班子,金安中学是毛坦厂中学拥有股份的民办校。”“两所学校老师是一样的,进入金安就相当于进毛坦厂中学。”

这种“公办民办不分”的办学模式,在我国不少地区都存在,是一种打造超级中学的共同做法。但是,教育部对此一直三令五申,严禁公办学校与民办学校混合招生、混合编班;严禁出现人籍分离、空挂学籍、学籍造假等现象,但当地教育部门为追求升学政绩,打造“高考经济”,对公办民办不分办学的现象视而不见,更助长了招生和办学乱象。

我国早在2008年就禁止公办高中招收复读学生,作为公办学校的毛坦厂中学,根本就不应该有复读学生,但现在每年几千上万的由金安中学招收的复读生,都被媒体、社会舆论记在毛坦厂中学名上。对此可以看出,当地教育部门应该严格按照《民办教育促进法》,厘清毛坦厂中学和金安中学的关系。

依法治教,保证学生受教育权

基于这样的教育环境,家长和一些“黄牛”,也就不把禁令当回事,觉得规定是一回事,运作是一回事,甚至以涉及人员越多越安全(教育部门即使要治理,也担心引发矛盾、冲突)来操作,这就让乱象尾大不掉。一些人甚至认为,这给学生接受“更好”教育提供了途径,但其实,由于收费高,家庭的负担加重,同时,办学秩序被破坏,导致农村贫困学生更难接受到好的教育。

“黄牛”自然需要整治,但是当地学生的受教育权也要得到保障,而这有赖于当地教育部门,坚持依法治教,恢复教育生态,扭转升学政绩观,确保受教育者都能享受到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