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职业男足俱乐部:苏粤“经济斗法”背后的另类角力

新浪江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广东和江苏,中国一南一北两个经济大省,历经多年你追我赶,已共同成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中流砥柱。

有关两省之间的对比历来层出不穷。比如GDP总量,经济增速,百强县分布,等等。

职业男足俱乐部数量,也成为最新“较劲”的领域。

记者注意到,随着南京和泰州各有一支队伍成功入围2019赛季中国足球乙级联赛,江苏职业足球俱乐部数量达到了7支,从而追平广东,并和后者一道成为中国内地职业俱乐部最为集中的省份。

职业足球也和区域经济有关吗?事实上,已高度市场化的职业足球,一定程度上充当着地区经济发展状况的“晴雨表”。

记者注意到,在职业足球发展方面,苏粤两地有相通之处,比如多集中在广深、苏南等经济高地,背后也不乏阿里、恒大、苏宁等商业巨头坐镇。

有些不同的是,广东“地产足球”特征较为明显,恒大、富力以及佳兆业等地产企业各立山头。江苏职业俱乐部的背后,则以民营实体经济为显著代表。

值得一提的是,在职业足球市场化渐起的苏粤,我们还能看到,足球作为城市和本地属性的理念崛起。足球不光是商人的一门“生意”,还关系到生活在这个城市很多人的精神归属。

和商业化路径一样,足球俱乐部和城市精神相融同样已成必然。因此,如何正确处理足球的商业价值以及城市形象乃至城市精神“代言人”之间的微妙关系,正愈发成为考验足球老板们和城市管理者的新课题。

“江苏军团”崛起

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体系共分三级,由高到低依次是中超、中甲和中乙联赛,2019赛季,三级职业联赛总共将有62支队伍。

球队的地理分布暗合中国经济版图。澎湃新闻统计发现,京津冀地区共10支,广东和江苏各7支,上海有4支,其总数几乎占据中国职业足球“半壁江山”。

同时,足球底蕴向来深厚的东三省仍有10支职业队伍,但辽宁宏运、长春亚泰等传统球队近年来连续从中超联赛降级,与东北经济近几年整体低迷的状况保持一致。

此消彼长,经济大省江苏却迎来了职业足球发展的春天。

除了江苏苏宁,近三年来,以南通支云为代表,集中分布在江苏沿江发达地区的多股新兴势力正强势入局。

事实上,江苏向来不是足球传统地区。很长一段时间内,立足于南京的江苏舜天(江苏苏宁前身,一脉相承)一度是江苏职业足球独苗。

但目前,江苏苏宁虽然还是该省最顶尖的职业俱乐部,但已不是唯一。

南京沙叶日前已成功入围2019赛季中乙联赛,成为南京市又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自南京起,沿长江往东,还有泰州远大、苏州东吴、盐城大丰,以及主场位于昆山的江苏华萨等多家中乙球队。

南通支云更是在经历了三年中乙征战后,于今年成功冲上中甲。

反观广东,7之职业球队中有5支立足于广州和深圳两大超级城市,还有两支位于被称作“足球之乡”的梅州。

记者注意到,相比江苏,广东省职业足球的发展质量更高。目前,广东有广州恒大淘宝、广州富力和深圳FC三支俱乐部征战于中超联赛,也就是中国职业联赛最高级别。

三家俱乐部的背后,无一不是地产企业在起主导作用,尽显“地产足球”资本威力。除了恒大和富力,深圳FC背后也是以地产为主业的综合投资集团佳兆业。

不难看出,广东凭借着强大的底蕴和先发优势,始终牢牢占据着国内体育经济高地。

而后发崛起的“江苏军团”,虽然竞技水平总体相对较低,但已呈现百花齐放之态势。同时,越来越多的江苏优秀民营企业,开始加入到投资职业足球的行列。

资本大佬竞逐

和广东相比,江苏职业足球投资更显多元化。

目前,江苏职业足球俱乐部“龙头”当属江苏苏宁,其东家为苏宁控股集团,苏宁体育也是张近东所布局的苏宁八大产业板块之一。

那是在2015年底,苏宁从江苏省属大型国有企业国信集团手中,接过了江苏足球大旗。

当时,国信集团在转让公告中表示,集团“持续增加投入的难度越来越大”,无力参加“军备竞赛”。同时,国信舜天的品牌价值也未能很好地释放。

而和程序非常严格的国企相比,作为民企的苏宁并没有太多这般“冷冰”的困扰。

入主球队后,苏宁大手笔频出,并将江苏苏宁俱乐部和海外投资的国际米兰俱乐部一道,视为集团品牌战略的重要砝码。

除了苏宁,发力于新能源产业的民企协鑫集团,同样加入了投资足球行列。目前征战于中乙联赛的苏州东吴足球俱乐部,投资方正是协鑫。

记者从工商登记资料获悉,东吴俱乐部股东为上海睿颖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正是被称作“协鑫少帅”的朱钰峰,也就是协鑫集团创始人朱共山之子。

相比之下,南通支云俱乐部背后则有多位“奶爸”。工商资料显示,以房地产开发为核心业务的苏润实业,以及江苏建筑名企中如建工,均为俱乐部投资方。

还有今年刚刚冲上中乙联赛的“新贵”南京沙叶和泰州远大,背后均为地方投资者。南京沙叶俱乐部投资方为沙叶控股集团。据公开报道,俱乐部走“体教结合”模式,即与河海大学进行战略合作,以河海大学校队为班底征战联赛,而沙叶俱乐部方面则会支持河海校队的发展,包括场地、器材、人员的补贴等等。

相对投入更为巨大的泰州远大俱乐部,其控股方系泰州远大投资集团,是一家从事环保设备、新材料、新能源等业务的公司。

2018赛季,泰州远大请到了中国足球名帅殷铁生担任主教练,并在其率领下成功升级,一时令人哗然。

据公开报道,在谈到为何前往泰州执教时,殷铁生称,远大有坚强的实体产业作为支撑,老板李阳也并非单凭一腔热血介入足球,而是有长远和系统的规划。

2018年3月16日,江苏苏州,苏州东吴足球俱乐部在苏州会议中心举行2018年新赛季出征仪式。

城市“软实力”

值得一提的是,在江苏,足球俱乐部已经超越了竞技体育和市场经济本身,正愈发成为城市竞合中的“软实力”。

“就在昨天晚上,南通支云创造了以弱胜强的奇迹,首次晋级足协杯十六强。”

今年4月26日,南通市在上海召开高质量发展说明会。会上,南通市委书记陆志鹏在一屋子上海人和南通人面前,特意提及前一天,也就是25日晚上,南通支云3:2爆冷战胜“老大哥”上海申花的比赛。

澎湃新闻注意到,南通市委市政府从一开始便高度重视南通支云俱乐部的发展。据公开报道,2016年初,也就是俱乐部刚落地南通不久,陆志鹏就曾前往俱乐部考察调研。

陆志鹏当时鼓励道,希望球队“在赛场上打出南通人的精神风貌,在中国职业足球的赛场上尽显狼性雄风。”

南通支云也从一开始便立足于城市精神和城市软实力的打造。球队名称中的“支云”一词,正是取自南通狼山风景区最高建筑支云塔,而没有使用投资方作为球队名称。

同样,苏州东吴俱乐部中的“东吴”也属中性名字。

据江苏省体育局官网,2016年,时任苏州市副市长王鸿声表示,他深知职业足球对于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塑造城市文化精神具有不可替代的促进作用。

王鸿声说,放眼世界,各大知名城市都大力发展职业体育,并拥有高水平的职业球队。“如果没有职业足球、没有主场文化,对苏州这样的特大型城市来说是不完整的,与苏州经济社会发展是不协调的。”

还有江苏华萨,今年完成了从镇江到县级市昆山的过渡。

此前,华萨俱乐部投资人系镇江文旅集团。但据相关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镇江文旅后期对高额投资足球愈发无感,同时,俱乐部也被认为无法充分释放其品牌效应。

于是在2018赛季下半段,华萨俱乐部移师全国百强县“龙头”昆山,并得以迅速融入。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昆山市委书记杜小刚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了对体育和足球的认识。他说,高水平的教育、医疗、体育等,都是应该大力发展的“高端公共品”。

“昆山改革开放以来建立起了强大的物质基础,这就给我们今天关注公共服务品的建设,提供了强力保障。”杜小刚认为,昆山要大力引进高端服务产品,“甚至可以考虑引进一支足球队,以传播城市形象,凝聚城市精神。”

谁的球队

因此,职业俱乐部股权结构上属于企业投资人,形象上却不仅仅代表企业。

记者注意到,今年9月,江苏苏宁俱乐部发布了一段视频,其中,在展现国信舜天时代的球员影像资料时,给国信舜天时代的旧队徽打上了马赛克,引发江苏球迷强烈不满。

在球迷们看来,苏宁从国信手中接过大旗,应在传承和尊重历史的基础上努力实现超越,而非割裂历史,从而让球队成为企业的“营销棋子”。

那么,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投资人为何无法像快消品或楼盘一样来经营球队?

英国体育经济学家西蒙•库珀在《足球经济学》一书中写道,基于其本地属性,因此足球和普通消费品注定不同。

“消费者无法容忍商品质量不如以前,球迷却能够容忍球队踢得越来越差。”因此,单纯将俱乐部视作商品和营销手段,将球迷视作消费者,是会被球迷孤立和抛弃的。

西蒙•库珀认为,欧洲足球整体实力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欧洲长期以来一直是全世界最富裕的地区,有供养职业足球的经济基础,也有生长职业足球的社区土壤。

同时,现代足球和足球俱乐部的产生是伴随城市化进行的。大量的人离开家乡、进入陌生城市,他们都需要填补情感空白。

而伴随着足球的兴起,对一家俱乐部的热爱,让人们重新获得对家园的归属感。因此,即使到今天,足球场仍然是很多城市能容纳人数最多的建筑。

曾赴欧美多国实地探访,对球迷文化有深入研究的王冠鹏表示,在他看来,对于许多欧洲国家来说,球队就是一座座城邦文化的延续。

比如意大利港口城市利沃诺,大量移民群体为城市带来了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这种开放包容的态度也成为了利沃诺城市,以及球迷的集体态度。

王冠鹏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一支球队往往能够反映当地的历史、文化、宗教信仰等等,也应该成为历史文化在现代社会的体现。

“相反,一支过度商业化的球队,注定无法代表城市精神。”王冠鹏表示。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