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云吸猫”论文作者:选题无不妥 内行才能看出门道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近日,浙江大学一篇传播学硕士论文引发了网络争议,该篇论文标题为《乌有之猫:“云吸猫”迷群的认同与幻想》。作者在论文中分析了网络“云吸猫”现象和“吸猫”迷群。论文中写道,“吸”的本意是在描述与猫的亲近动作,但无意间契合了爱猫者痴迷猫咪的形象。此外“吸”还表现出一种上瘾的状态。“吸猫”一词的出现,仿佛赋予了猫咪图片和视频一个行动代号,并迅速风靡网络。

论文作者称,自己和导师都是“吸猫”群体,因为喜爱故以此为题。论文主要探讨了“猫”的符号意义,并从网络迷群的角度探讨“吸猫”现象。网友质疑以“吸猫”为论文选题是否合适,作者认为选题没有不妥,日常生活研究也能够反映出时代的变化,网友可能觉得“吸猫”是一件小事,但是做研究需要把日常的事物推到远处去看。

记者与论文作者王同学取得了联系。王同学对网络质疑回应道,论文的选题在开题时经过了专业老师的认可。作者也反思了自己的论文结论较为主观,研究方法也有缺憾。但论文的完成度得到了盲审老师和答辩老师的认可。

新京报:“云吸猫”的毕业论文火了,有给你带来困扰吗?

王同学:我自己并不关注这个事情,都是别人跟我说的,会截图给我看评论。虽然我不是很在意评论,但看到的时候还是会心里不舒服。你自己写的论文被质疑,会有一种被冒犯的感觉。

新京报:你知道自己的论文是怎么被传到网上的吗?

王同学:最开始是豆瓣上有一个相册“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论文的意义”,里面放了一堆比较冷门的论文,我的论文也在里面。这几天有朋友截图给我看,自己也觉得好玩,也没太当回事。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网友认为“吸猫”不值得研究这个问题?

王同学:毕业论文选题在开题时经过了专业老师的认可,这个也是隔行如隔山,外行看个热闹嘛,只有内行才能看出门道。

新京报:“云吸猫”论文想要解答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呢?

王同学:“吸猫”是什么,“吸猫”为什么会流行,“吸猫”到底是在“吸”什么。一个解释现象的研究。

新京报:在解释“云吸猫”现象时,你从谁的论著中寻找到了理论工具?

王同学:关于如何认识这个问题,主要是齐泽克和鲍德里亚看待现代社会的视角给了我影响。距离论文写作时间有点长了,当时怎么使用他们的观点辅佐我的论证已经记不太清了。主要是我把“猫”当成了一个符号,像鲍德里亚说消费社会是一种文化精神,人的主观感受附着于物之上,以这种方式来进行消费。“猫”被概念化也是一个类似的过程,我是从这个角度来理解的。关于“吸猫迷群”的探讨,亨利·詹金斯关于粉丝文化的经典著作《文本盗猎者》对我的影响比较大。在分析迷群群体如何从“吸猫”中获得群体认同、个体如何通过“吸猫”来找到自我时,借鉴了一些詹金斯的论述。

“吸猫”能反映出当代青年人的生活状态

新京报:你如何理解“猫”这一符号意象?

王同学:“猫”作为一种符号意象,承载了当代年轻人对于理想生活状态的投射,代表了他们想要追求的一种自我的状态。现在的亚文化越来越趋向于一种柔和的态度,现在年轻人追求的不是那种特别激进、特别暴烈的表达自我的方式,越来越像猫一样,渴求一种类似日本“私”式的自我,就是很寡淡,但是内心很自由,比较自我的生活方式。

新京报:你的研究中最重要的发现是什么?

王同学:我自己认为比较重要的是,媒介接触方式对人的喜好的影响吧。我更关心的群体是,他本来不喜欢猫,本来对猫没有感觉,但是在“吸猫”流行之后,他从这个传播过程之中找到了共鸣。“吸猫”概念流行之后让他们接触到了“猫”,“吸猫”像一个指令,一个号召,他们能受到概念之下的感召 ,来加入到群体之中。我觉得这个过程是比较有意思的。网络流行文化兴盛起来以后,可能我们原来不知道是什么概念的东西,能够一下子抓住人们的心,这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

新京报:关于这个现象,你在论文中有做出解释吗?

王同学:我开始想用“迷因”理论来解释,但我自己在思考过程中发现不只是“迷因”这个原因。我觉得可能和整个媒介传播背景和媒介使用方式有关系。(注:“迷因”最早出现于《自私的基因》一书中,指文化传承过程可用生物学演化规则模拟。迷因是文化的遗传因子,人们大脑中的观念像基因一样,经由模仿和复制进行传播,但是会发生变异。)

新京报:关于“云吸猫”,你有得出什么深层次的结论吗?

王同学:我有想过,通过这一小部分人的研究,看能不能反映出当代部分青年人的精神状态。但这个结论可能比较主观,我也没有在论文中下一个肯定的论断。从大家都在吸猫,以及亚文化的抵抗性越来越弱,就得出现代人精神空虚啦的结论,是不合适的,无法得出那么大的结论。但我觉得这一部分人的心态,和他们现在投入到“吸猫”以及其他网络亚文化的状态,是能反映出当代青年人的生活状态的。

新京报:你的毕业论文有哪些遗憾呢?

王同学:硕士论文的篇幅有限,当时毕业精力也有限,主要对网络文本内容进行观察和文本分析。想过要做一些经验研究,做一些访谈,但是主客观的原因限制,也没能做成。如果有这些经验材料的话,可能更详实,更有说服力。

新京报:毕业论文答辩时老师对你的论文做出了怎样的评价?

王同学:老师们还挺喜欢我的论文。论文盲审的时候拿了全“优”,也是一种肯定嘛。主要还是这个选题,做学术的人都想研究当下最新的现象,但是新现象比较难把握,我能把这个写出来,虽然过程也很艰难,但是老师们还是肯定的。老师们认可了我的选题价值,对于我的论文的完成度也是比较满意的。

(实习编辑 孙胜男)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