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贺建奎答记者问现场:我愿意用下半辈子去负责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28日13时8分,贺建奎长达18分钟的演讲后,现场进入提问环节。新京报记者对部分问题进行整理。

问:你对这对孩子附有怎样的责任,你是否会公开孩子身份?

贺建奎:这是违法的,中国不允许公开任何HIV携带者的身份。

问:这一实验的必要性是?

贺建奎:在贫困地区,洗涤精液的技术很难实现。我们做的这些,能够应用和帮助到这些人,这就是这个项目的必要性。对于这个具体的案例,我很骄傲。

问:如果这两个孩子是你的孩子,你是否会做这个实验?

贺建奎:如果是我的小孩有先天缺陷,我也会做基因编辑。

问:是否预计到外界的反应,有没有心理准备?

贺建奎:我根本没意识到大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因为我觉得美英已经有过有类似的实验了。对我来说,这件事被泄露给媒体是很出人意料的。

问:对于孩子说,他们是没有选择权的?

贺建奎:我思考了这个问题,我很尊重孩子家人的意见,他们完全是在自主愿意的情况下进行的实验。我们并没想要控制孩子未来的生活,他们的未来可能有不同的潜力可以发挥出来。

他们将来可能知道自己的基因是被编辑的,我不想重复讨论同样的问题。我愿意用自己生命的下半辈子去负责。

问:为什么一定要修改两个女孩的基因?

贺建奎:我相信对于更多孩子来说,不仅是这个案例,更多的孩子需要的是“保护”,而不是疫苗。我去过艾滋病村,有30%的孩子都感染了艾滋。我认为我是骄傲的。我是在挽救生命。

问:为什么要对实验保密?

贺建奎:我3年前就已经与科学界接触,也跟美国的专家进行了沟通。

贺建奎答资金来源 :来自南科大和个人,公司全程未参与。

问:实验的资金来源?

贺建奎:个人的公司没有以任何形式参与项目其中,三年前展开研究的时候大学有资金资助,后来涉及到一些医疗相关事宜,自己支付了一部分钱。我的公司没有参与到我的实验中来。人员工资、场地、实验,统统与我的公司无关。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