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5岁牛娃简历:中产的习惯性优秀与阶层焦虑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最初看到那份在网上走红的5岁“牛娃”简历,是北京一个未婚朋友发给我的,她开玩笑地说:“现在念个书太吓人了,我不配生孩子。”

不同的人看到这份简历时的心态是不一样的,但相同的是都能从其详实的叙述中找到自己神经被挑动的点。“牛娃”常有,但360度无死角展示的简历不常有,大概是它广泛流传的原因。

这是一份很值得研究的文本,并不仅仅在于其每一条具体经历本身所提供的信息,而在于它们集合在一起较为完整地描绘出了今天中国城市中产教育观的典型面貌。

这份简历在网上流传以后,许多人都从教育规律的角度提出了批评,在他们看来,那些光鲜亮丽、令人惊叹的经历背后,充满了超前教育与揠苗助长。但后者是一个近年来老生常谈的话题,它从来没有因为人们对它的批评而有过实质性的改变,这里面固然有政策与监管的原因,但也有我们每个人身处其中的社会心理与社会行动方面的原因。

在今天的教育格局中,“中产”其实是一个特别值得讨论但又没有得到足够讨论的结构性要素,而这份简历恰恰能够提供一些其心理与行动的线索。

与这个5岁孩子父母相同的是,今天中国大部分城市中产都有一份出色的教育经历,他们不仅整体学历层次较高,而且相当比例地出自各类名校。无论他们原本来自城市还是乡村,一流的教育经历都是其维持或进入中产序列的先决条件。因为往往在读书和工作中都能够取得漂亮的成绩,所以“习惯性优秀”几乎是他们共同的底色。

客观地讲,中产群体的“习惯性优秀”包含了许多可贵的品质,除了智力因素以外,认真、细致、勤勉、自律与进取等非智力因素在其中所占的比重是很大的。这些非智力因素在教育相对较为公平的年代能够使得他们脱颖而出,然而,他们的脱颖而出并没有在今天继续维护教育公平的问题上展现足够的行动与格局。无论他们当初来自城市还是乡村,无论他们维持了原有阶层还是实现了阶层跨越,在今天都成为了引领与加剧基础教育全社会“军备竞赛”的急先锋。

这么讲不是要把今天教育的种种问题都算在中产头上,而是要指出,在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解决问题的时候,中产群体日趋保守的心态是非常突出的。这使得在社会行动的层面上,教育问题几乎不可能发生结构性的转变,因为中产是教育支付能力最强的群体,如果他们坚持在现有秩序下通过不停地追加支付来获得并保持自身的优势地位,那么优势教育资源的进一步集中、阶层流动性的进一步降低,对于广大的普通家庭来说就是一个几乎无力抗拒的结果,这也意味着那些曾经使得中产成为中产的优秀品质在今天孩子的身上可能会加剧失灵,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自我背叛式的“拼爹”逻辑。

这个5岁“牛娃”的简历对此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其实重要的问题并不在于他写下的经历究竟是真是假,究竟符合教育规律还是违背教育规律,真正让人细思极恐的是,这份简历呈现了今天要想获得优势教育资源所需要拥有的支付能力和那些拥有支付能力的人究竟是如何支付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今天超前教育最可怕的点恐怕还不仅仅在于违背教育规律,而在于它的实质是将教育作为家庭资源保值增值的手段。表面上无以复加地重视教育,实际上前所未有地消解教育。

也许有人会认为拥有强大的支付能力并进行支付无可厚非,毕竟谁都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跌落。但问题在于,在这场加速而行的“军备竞赛”中,中产群体也是受害者。且不说不断推高的支付成本对于越来越多支付能力强大的中产也构成了不小的压力,更重要的是,愈加不平衡的教育结构会造成各类社会后果,从而最终吞噬掉中产的安全感。

因此,真正有效解决问题的出路只可能是全社会共同积极努力地推动教育结构优化,推动教育秩序的合理化。当然,现行状况种种不是个体就能够改变的,这既需要各级政府主管部门与学校等相关主体切实有效的改革,也需要社会全体成员的齐心与行动,在后者这个过程中,引领“军备竞赛”的中产群体的心态与行动尤其重要。毕竟往深渊相反的方向攀爬并不能保证不跌落,只有把深渊改造成平地才可能获得真正的安全感,而也唯有在一个合理的教育秩序里才有可能激活认真、细致、勤勉、自律与进取这些优秀品质在人的教育、成长中的实质意义。

最后想说的是,虽然这份简历所折射的现象值得讨论,但是孩子个人及家庭的隐私信息不应流传。(实习编辑 施文)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