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老夫妻被推销员骗300万 丈夫得知真相突发脑梗身亡

2011年至2018年期间,保健品推销员徐某编造做生意需要周转资金,卖保健品需要运费等理由,致一对上海老夫妻被骗300余万元人民币,老伯更是深受刺激,突发脑梗离开了人世。2018年10月17日(重阳节),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小伙徐某以涉嫌诈骗罪向静安法院提起公诉。

嘘寒问暖互相关怀

运费紧缺雪中送炭

77岁的纪阿婆是一名退休的小学教师,丈夫汪老伯以前是一名工程师,夫妻俩平日注重养生。2011年4月,纪阿婆在一次保健品讲座上认识了当时年仅17岁的推销员徐某,小伙子 “阿姨长、阿姨短”地喊着,纪阿婆觉得这个小伙子看上去很老实,第一次下单,就从徐某处买了1万多元的保健品。

之后徐某对老两口嘘寒问暖,经常拎着水果上门看望。老人的儿子常住国外,身边突然出现了个对自己关怀备至的小伙子,夫妻俩都十分高兴,想着徐某外地来的不容易,对他也是关心有加。

2011年8月,徐某来到纪阿婆家里告诉她,自己准备开一家公司,但还差点钱,纪阿婆一听毫不犹豫就借了3万给徐某救急。没过两个月,徐某又哭诉自己要结婚了但是钱不够,纪阿婆又给了他8000元现金。

2011年12月,徐某告诉纪阿婆一个“好消息”,他的公司已经开始运作,进了100箱冬虫夏草保健品,生意做得还可以,纪阿婆也替徐某高兴。但好景不长,过了一段时间,徐某又说现在上海保健品市场被垄断了,要把这些保健品卖到外地去,但是运过去需要运费。纪阿婆也希望徐某能回本,因此这一年她借给徐某的运输费就高达30万元。

虚构“胖瘦不一”的合作伙伴 

不存在的保健品生意

可是纪阿婆并没等来好消息,徐某告诉纪阿婆,自己的货没有卖掉,暂时无法还钱,但他找到一个叫李晨的可以帮他把这些保健品卖掉,但李晨也缺资金,所以通过徐某找纪阿婆也借了不少钱,这些钱李晨都写了欠条通过徐某转交给了纪阿婆。

可是令纪阿婆没有想到的是,所谓的卖保健品的事情是根本不存在的,而李晨这个人物角色也是徐某虚构出来的,欠条也都是徐某自己冒写的。

据徐某供述,当时他以要卖保健品的名义已经先后找纪阿婆要了200万,他害怕纪阿婆不愿意再相信他,便虚构了一个叫李晨的合作伙伴。当他听说纪阿婆要来找李晨,便在杭州租了一间房子,从网吧随便拉了个打游戏的瘦子,假扮李晨。当纪阿婆跑到厦门又要见李晨时,徐某没有办法,只得再次从网吧找了个人,愿意的只有一个胖子,徐某也并不忌惮纪阿婆的质疑。

债务缠身失去养老房

老伴去世雪上加霜

在认识徐某之前,纪阿婆和老伴靠着工程师和教师的退休金,生活也在小康水平。为了帮助徐某,老夫妻不仅把所有存款拿了出来,甚至找周边朋友借了200余万元。

“那个时候债主讨到家里来,居委会和110也都来了,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们老两口的退休卡都交给人家了。”欠债累累的纪阿婆和汪老伯不得不商量着把他们唯一的住房变卖,卖房款128万元全部用于还债,自此无家可归,只得租房度日。

纪阿婆的一位80岁的好朋友和一位是残疾人的邻居也听信了徐某的谎言,借给徐某50余万元。更让人心痛的是,纪阿婆的老伴汪老伯苦于此事压力太大、身心交病,于2017年因突发脑梗离开了人世。

这边徐某骗来的300余万元全部被其用于赌博、嫖娼,分文不剩,无法偿还,而那边纪阿婆却身负200万债务。2018年5月15日,静安区人民检察院对其采取了司法救助,发放给纪阿婆救助金2.3万元。

检察机关审理后认为,犯罪嫌疑人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钱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涉嫌诈骗罪。2018年10月17日,上海静安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徐某以涉嫌诈骗罪向静安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官说法

老人家一辈子省吃俭用,却被一个信任的人骗尽家底,甚至家破人亡,此案令人唏嘘不已。徐某正是利用了纪阿婆一家的善良,才如此猖狂,屡骗不止。

检察官认为发生这种侵犯老年人权益案件的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自身因素,老年人对事物的判断力和自我保护能力逐步下降,对骗局的识别度降低;同时,其在心理上产生更强烈的归属需要,渴望和他人交流,容易给予骗子可乘之机。二是家庭因素,近年来,独居老人、空巢老人增多,一些犯罪分子利用老年人精神空虚的弱点,主动嘘寒问暖,骗取老年人的信任,与老年人建立亲密关系骗取或盗窃财物。三是社会因素,我国老龄化程度持续攀升,而养老体系及社会保障机制还需进一步完善,社会对老年人普法宣传还需加强。

检察官提醒老年朋友,与人交往时怀有一颗善心,但要提高防骗意识,遇到钱财往来时应谨慎对待;家人朋友要多关爱老人,多宣传防骗知识,使老年人权益保护理念真正地深入其心。

(实习编辑 施文)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