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游戏主播买卖“主播人气作弊软件”扬州获刑

摘要: 眼下网络直播很受追捧,网友人气越高,主播的收入就越可观。你知道吗?看似直观的人气数据,其实也未必靠谱!

眼下网络直播很受追捧,网友人气越高,主播的收入就越可观。你知道吗?看似直观的人气数据,其实也未必靠谱!本月中旬,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开庭审理并判决的一起案件,给广大网民“上了一课”。扬子晚报记者在扬州采访了解到,该案被告人江某触犯的是“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他干的糊涂事是买卖网络主播用的人气外挂软件,这种“外挂软件”,是通过“作弊”的方式,伪造点播量,主播可以凭空“多”出最多万倍的虚拟观众,实现“人气飙升”。“我是学计算机的,也做过主播。干我们这行的不知道这么做是违法犯罪,你们要加大打击力度。”近日,被判缓刑、身在福建的“90后”小伙江某,对办案检察官说的一番话发人深思。

去年5月,扬州市开发区公安分局接扬州电信IDC机房报案,称服务器出现异常:有人租用扬州电信机房服务器,安装YY扫号、挂号软件,非法获取YY帐号密码近百万条。民警迅速出击,通过技术侦查锁定了外挂团伙,将嫌疑人一一捉拿归案。5月16日,扬州警方在福建厦门一酒店内,将涉嫌买卖该外挂软件的犯罪嫌疑人江某抓获。

江某,1992年生,26岁,戴着眼镜,长相斯文,大专学历,福建省一家美团外卖代理商。“这是一种新型犯罪,查实的金额往往远远没有实际金额高,这也是网络的隐蔽性决定的。”扬州市开发区公安分局民警张巍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这种犯罪手段线上交易,公安机关很难发现,如果不是直播平台的网络服务器设在扬州,扬州电信部门发现数据流异常报警,案发不会这么快。

张巍想借助扬子晚报提醒广大网民,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新商业业态的不断出现,近年来类似犯罪有增多趋势,网民一定要擦亮双眼。有些人气超旺的所谓“网红”未必“真红”,而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人为“提升”人气的,所以不要一味跟风,盲目打赏;“再一个是提醒身陷其中的违法犯罪人员,很多人意识不到,这种扰乱计算机系统正常秩序的买卖信息行为是违法犯罪,虽然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对’,但对这种行为的认知程度严重不足,普法很重要。”

扬子晚报记者采访获悉,江某毕业于福建一所信息技术学院,大专文化程度,学的就是计算机专业。26岁的他,目前还没有结婚。“我父母身体不好,爸爸患有癌症,还有肝炎。家庭经济情况很不好,有很多欠债。家里的经济来源就靠我一个人,所以非常需要钱。”江某说。

因为一心想挣钱养家,自己也学了这个专业,熟悉相关操作流程,大学期间,江某就开始玩游戏做直播、当主播。大学毕业后做了美团外卖,游戏直播这一块也不放弃。也正是因为经常上网玩游戏,江某和上线“格调”发生联系,继而又知道了能够快速提升主播人气的作弊软件“三昧真火”,“当时真的没有想过违法牟利,就是想把它卖出去赚个差价。”

“有没有想过你的行为会给现在的年轻人产生一些误导呢?”面对检察官的提问,熟悉计算机的江某,却回答出了法律上的懵懂无知:“没有,当时没想这些。我自己也是年轻人,年轻人都是这样子。我自己也是主播,主播都是找人帮忙嘛。”扬子晚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处于缓刑期的江某非常后悔,他说以后不会再做这种事,“如果当时知道做这个是违法的,肯定不会去做。这个时间跨度这么久,才赚这么点钱,然后出了事,早知道我肯定不会去做的。说句实话,主播们都不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的,当初我自己也是这样才去做的。”

“因为我自己是主播,不知道干这个是违法的,是危害别人的。市面上还有很多这样的软件,大家都在做,也不知道这个是违法的。所以希望你们应该加大力度,包括公安机关也应该加大查处打击力度。我可以去配合你们,获取到更多这些方面的信息。因为我毕竟在这个圈子里呆过,知道里面还有很多情况。”江某向检察官敞开心扉:“当我知道这个做法违法犯罪以后,这样的事情今后不会再发生了。现在我判也判了,看能不能争取立功。”

为啥会被定这个“有点长”的罪名?看检察机关的权威认定

检察机关向扬子晚报通报,2016年以来,犯罪嫌疑人江某,销售能够绕过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策略的YY外挂软件“三昧真火”共计65次,销售金额61850元,实际获利14100元。经福建中证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三昧真火”能够自动对批量导入的账号进行批量登录验证,并导出正确的账号密码;对导入的账号进行批量登录到设置的YY频道中,大大突破了YY客户端程序单台机器只允许5个账号登录的限制。根据法律规定,这一外挂软件,具有避开YY公司的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措施,超越授权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的功能,应当认定为专门用于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犯罪嫌疑人江某的行为违反了刑法规定,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

“江某涉及的这个案件,我们还是首次遇到。网络并非法外之地,年轻人上网必须明辨是非,要时刻警醒自己,不能为赚钱而危害网络安全、侵害公众或他人的合法权益,否则必受惩罚。”扬州市开发区检察院该案件侦办检察官常乐告诉扬子晚报记者,江某痴迷上网,从朋友范某那儿找到了一条在网上“赚钱”的路子——买卖网络主播用的人气外挂软件。使用这个“外挂”作弊软件后,主播可以凭空伪造出几万名虚拟观众,实现人气增长,其他网友看到这个主播人气高,便会进入到这个主播的直播间里。

正常登录5个账号,使用“作弊软件”能登6万个

据扬子晚报记者了解,江某从上线处购买“外挂”软件的价格是700元到800元左右,他再以900元到1000元左右的价格卖给下家。几个月时间,江某靠买卖这种外挂软件,非法获利14000多元。常检察官提醒,一些所谓的网红,挖空心思、采用不正当的手段聚集人气,一定要悬崖勒马;对于普通网民而言,网上发现所谓的“生财之道”要学会辨别,什么是合法的,什么是违法的、犯罪的,要有自制力,不要被蝇头小利遮蔽了眼睛、冲昏了头脑,到头来只能是悔之晚矣。

江某供述,他在上大学时做过YY直播的主播,找人帮自己挂过人气。毕业之后虽然不做主播了,但还希望靠这个挣钱。“正常一台电脑的YY客户端最多可以同时登录五个YY账号,如果用‘三昧真火’软件,正常登录3万个应该是没问题的,从而实现刷人气的功能。”采访中办案民警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购买外挂作弊软件用以“提升人气”的主播只是违规或违法,达不到刑事犯罪,警方对这一块尚未深入调查。警方表示,对于类似“黑客软件”案件,公安机关的查处重点在刑事犯罪上,违规或违法行为因为危害程度较轻,有待进一步调查。

记者从侦办该案件的检察机关获悉,本案中涉及“提升人气”的主播都是YY直播的游戏主播。这些主播没有直接向江某购买,主播们使用的软件由江某的下线提供。山东莒县籍犯罪嫌疑人姜某,初中文化,和江某一样,同为“92后”。据其交代,他在网上和江某认识,向其购买“三昧真火”软件,“‘三昧真火’可以导入频道号,进入频道以后就可以增长人气。正常一台电脑的YY客户端最多可以同时登录5个YY帐号,用‘三昧真火’可以登录6万个,一下子就是一万两千倍。”姜某交代,他自己做了一个“公会”,公会下面有很多YY直播的游戏主播,自己用“三昧真火”软件给主播增长人气,帮主播挂YY。

辩护律师眼中的被告人:面对江苏来的警察他“一头雾水”

北京高朋(扬州)律师事务所律师、辩护人之一的全文琴告诉扬子晚报记者,长相斯文的外表下,江某表现得很“多面”,甚至还有颗努力、上进的心。

“通过接触了解,他人还是比较诚恳、努力、积极向上的。大学学的是和计算机专业,在校期间创过业。工作后买卖外挂作弊软件的那段时间,正是他父亲身体不好急需用钱的时候,他一心想着挣钱补贴家用,以为自己没有实施具体的犯罪行为,顶多就是个中介,应该没什么问题。殊不知,拥有比较聪明的头脑

和一颗还算努力励志的心,却掩盖不了法律知识欠缺的事实。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是一种新型犯罪形式。”全文琴对扬子晚报记者说,江某落网时,面对江苏来的警察,他感到很“懵”,一头雾水。

12日,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庭审此案。法院认为,被告人江某提供专门用于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提供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罪。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且当庭自愿认罪,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归案后退出违法所得,可酌情从轻处罚。结合被告人江杰旺的犯罪情节及悔罪表现,可给予其一定的考验期限。据此,判决被告人江某犯提供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通讯员 常乐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陈咏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