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奔跑的拳王外卖小哥:可向顾客弯腰 拳台上绝不低头

紫牛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上了拳台,那么我就是拳王!生活中我只是拳手和一名外卖骑手。”张方勇这样对紫牛新闻记者说。

外卖小哥真是一个神奇的职业,似乎任何神奇的事情发生在外卖小哥身上都有可能,人类已经不能阻挡小哥们的步伐了。以前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报道过外卖小哥成为飞行员,外卖小哥送外卖途中顺便救了个火,因为他以前是特战队员,今天紫牛新闻给大家介绍一位拳王外卖小哥。这位可是真正的拳王啊,WBA中国雏量级青年拳王金腰带获得者张方勇。

“上了拳台,那么我就是拳王!生活中我只是拳手和一名外卖骑手。”张方勇这样对紫牛新闻记者说。                              

街头奔跑送外卖的金腰带拳王

张方勇看上去和别的外卖小哥并没有什么不同,穿着外卖配送员统一的服装,隐于城市若干的外卖骑手中,很难看出来他是比赛场上勇猛强悍的金腰带拳王。

曾经在拳馆中默默无闻到逐渐被大众知晓,应该是从2015年12月,张方勇对战曾经获得全运会拳击冠军的董壮壮开始的。那场他作为一个“垫脚石”般的选手,用来给其他拳手“刷成绩”,提升排名。几乎所有人都一边倒地看好董壮壮,没料到他却凭借顽强的意志力和猛虎一样的进攻赢得了这场比赛。

2017年7月1日,张方勇击败对手拿到WBA(世界拳击协会)中国雏量级青年金腰带,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条金腰带。同样是2017年7月,WBO世界拳王邹市明接受28岁的亚太区冠军木村翔的挑战。木村翔在第11回合TKO(技术型击倒)邹市明,加冕WBO蝇量级世界拳王。

自此,拳击界有人将张方勇称作中国版“木村翔”,同样曾经一无所有,只能靠做兼职维持拳击梦,但却一战成名。报道中称他们这样的拳手叫“杂草”拳手,张方勇对记者说:“我们相似在草根选手出身,没受过专业系统训练,但都为了梦想克服困难而拼搏。你看,现在我虽然是金腰带拳王,但依然还要送外卖养活自己。”这话透露出无奈,却又是现实。因为拳击比赛几乎没能带给他多少收益,就连获得金腰带的那场比赛,也几乎没拿到奖金,到目前为止他最高的一次拳击赛出场费也只有3800元。

妈妈打两份工,倔强少年要改变命运

1993年,张方勇出生在重庆市云阳县沙河镇的一个山村里。张方勇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居然跟江苏还有一段缘分,他的小学时光就是在江苏度过的。那个时候为了供三个孩子念书,张方勇的母亲一天打两份工,每份工8个小时,一天有16个小时都在外面上班,然而拿到手每个月还不到3000元。后来张方勇回了老家上初中,那时候他们县里出了一个名人——举重冠军伍建。在他的印象里,连中学的门口都挂了伍建的宣传事迹,那一刻他突然就萌发出了靠体育运动改变命运的想法。

恰逢万州摔跤队来学校招队员,选拔的时候教练偏向年纪小的学生,15岁的张方勇练摔跤“年纪大了”,告诉教练自己真的非常能吃苦,想学摔跤,最终才被勉强选上。

然而令张方勇丧气的是,年纪对于摔跤运动员来说的确是个问题。明明勤学苦练,最好的一次成绩只是重庆市摔跤比赛第三名。“那会儿真的很丧气,我就想靠体育改变命运,能为家里分担一些。但其实我以前读书,在学校的成绩很好,老师也说好,家里想让我一直读到大学,但我不想看爸妈这么苦下去了。”

这时候队里的教练和班主任都劝他别再坚持了,但张方勇有一股“拗”劲,认定这条路不愿轻易回头。有一次他在网上看到世界著名拳王帕奎奥时,突然觉得一条通往光明的路在眼前展开了。“他也是出身贫困,做过各种工作,拿过8个级别的世界冠军,我被他的经历激励了。”

就是做“垫脚石”,也要坚持到无能为力

2010年,17岁的张方勇来到西安的拳馆,可是很快,张方勇又失望了。因为这个西安的拳馆并不专业。这时,他知道了拳王熊朝忠,觉得自己和他的经历很像,熊朝忠原来是矿工,后来成为拳王。就这样,熊朝忠成了他新的人生目标。

2012年,张方勇坐了36个小时的火车去云南昆明,花了1900多元在熊朝忠训练的拳馆报了名,令他兴奋的是,他遇见了熊朝忠,张方勇亲切地称呼他为熊哥。从此他白天继续做兼职,平时只要一有空就泡在拳馆里。2014年4月,张方勇在国内赢得自己第一场职业拳击比赛,10月就被选中去日本参赛,充当高排名拳手向上攀爬的“垫脚石”,以1.6米,49kg的身形去打1.78米,55kg的选手。用张方勇的话来说,“在日本比赛时有一面是中国观众,输的时候看着他们觉得特别失落,快要哭出来。”后来在泰国比赛时,他的鼻梁被打断、眉骨开裂,回到昆明时甚至没钱治疗,只好自己买消炎药和纱布简单处理伤口,实在瞒不下去了才回老家,在父母的陪同下去医院治疗,这件事更加深了张方勇的挫败感。“本想凭借拳击能改善一家的生活,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结果却连生活都维持不下去。”这次,他准备放弃一直坚持的拳击之路。

“以前天天训练,现在在家里养伤养了一个月,远离拳击以后才发现我已经离不开这项运动。这个时候我才看清自己脑海中的拳王梦,对我来说它不仅仅是改变命运的途径,而是我的梦想。我觉得自己还能吃苦,还能坚持,我要攀爬到无能为力才放弃。”

边送外卖边训练,拿到第一条金腰带

2015年后,张方勇在国内参加了多场拳击比赛,有胜有负,但成绩大多不错。没有专业的训练团队,他就把熊朝忠等优秀拳击手的招式记下来,结合自己每一场的胜负和缺点,反复练习。2015年12月,张方勇对战全运会拳击冠军董壮壮。比赛前,董壮壮的菲律宾教练得知对手是他后,非常不屑地讽刺了张方勇几句,自尊心强的他觉得格外难看,内心更坚定了要赢。比赛开始后,台下一边倒,几乎全是给对手的加油声,张方勇顶着巨大的压力,打赢了这场本无胜算的仗。

2016年,美团外卖员开始出现在大街小巷,为了赚生活费和训练费,张方勇成了最早一批外卖员,“结果辛辛苦苦送外卖,花了6000元买了辆电动车,一个月就给偷了。”加上问别人借钱买的第二辆电动车,张方勇负债累累,不得不停了一段时间拳击训练去专心送外卖,“最多一天送了69单,创下了当时的纪录。”他当时几乎不向同事提起自己练拳击的事,因为只要一说,大家就会觉得他“很厉害”,继而问赢了比赛是不是能赚很多钱,“他们说拳王肯定赚,干嘛要来送外卖。我之前会一个个解释,说还没拿到世界拳王,没有什么出场费。但现在不怎么解释了,就笑笑。”令张方勇意外的是,他所在的美团外卖站点老板得知后,反而给了他很多“便利”,比如弹性的送外卖时间,和相对来说充裕的训练时间。

终于,2017年7月1日,张方勇拿到WBA(世界拳击协会)中国雏量级青年金腰带,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条金腰带。作为一名没有受过系统训练的草根拳手,获得WBA中国雏量级青年金腰带后,张方勇一时风头无两。收获掌声、接受采访、大大小小的报道,很多人把他和击败邹市明的日本拳手木村翔对比,他们都是“杂草”选手,从泥土中站立,旺盛地成长起来,击败了受过专业系统训练的选手。

然而张方勇却知道,现实不是这样的。热度过后,他又不得不靠送外卖来维持自己的生计,连一向支持自己的外公病危,回重庆的路费都是压力。

打工的生活再艰难,梦想从未熄灭

“职业拳击赛也需要有良好的团队运作,有经纪人去帮你推广、营销。我现在靠拳击比赛赚的钱都没有我送外卖赚得多。”谈到木村翔,张方勇也颇有感触,“我们都是草根出来的选手,打法不是很有章法,也是纯靠自己摸索出来的,所以不被看好,也不怎么被认可。只有通过拼命努力和刻苦训练,才能抓住机会成功,我不想失败。”讲到这里,张方勇的声音里透出无奈,更多的是不服输的抗争。

他说,因为家人一直鼓励自己,所以无论如何要坚持走拳击的路。“其实我很感谢邹市明和木村翔的那场比赛,作为拳手,我在木村翔身上看见草根选手原来也可以获得这样的成功,我们拼防守,拼意志力,坚持到最后,他给了我希望,实现了我们这些草根的梦想。”现在的张方勇依然要送外卖,遇到有电梯坏的时候,他曾经爬过二十层楼,最多的一天跑了五百层楼,偶尔遇到不讲理的顾客仍要不停弯腰道歉,这时候他的拳手身份虽然被生活的琐事遮挡住,但梦想从没有熄灭过。

张方勇就像一个被现实挤压出来的英雄,用外卖员的服装包裹着拳王的灵魂穿梭在昆明的大街小巷里,不过他觉得幸运的是,现在已经有北京的拳击经纪公司在和他联系,可能很快自己就会有一个推广团队。他希望以后能不用再送外卖,每天专心训练,有机会可以挑战世界拳王。

在采访的最后,张方勇对紫牛新闻记者说,等报道写出来,可不可以给他寄一份,“因为我想等我老了,或者有一天再也打不动拳击不得不放弃的时候,还可以看看这些想起自己曾经是怎么为了梦想努力拼搏的。”在他坚定的声音里,紫牛新闻记者听见了所有为梦想而抵挡困难的人们炽热的内心。(实习编辑 刘汶宗)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