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临沂四院:网戒中心被除名 杨永信仍标注擅长网戒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一条题为“我就发一段十三号室的叫声”的微博视频,让曾因开设“网戒中心”而引发争议的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简称“临沂四院”)重回舆论漩涡的中心。

一条题为“我就发一段十三号室的叫声”的微博视频,让曾因开设“网戒中心”而引发争议的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简称“临沂四院”)重回舆论漩涡的中心。

10月26日,临沂市卫计委向新华社记者回应称,网传视频信息明显不实,视频中提到的“十三号室”为“心理康复一病区”第十三号房间,是收治精神病人的抢救室。经了解,该抢救室近期一直未使用。临沂四院原“网戒中心”于2016年8月取消,此后便不再收治网瘾人员。

10月27日下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在临沂四院走访发现,在该医院官方介绍中,已经抹去了诸多与网瘾戒除相关的字眼,但是临沂四院原“网戒中心”负责人杨永信的介绍中仍明确标注着“擅长网络成瘾戒治”。

临沂四院挂号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临沂四院原“网戒中心”确已取消,不过如果要咨询网瘾戒除相关的问题,仍旧可以挂该医院精神科的号,进行咨询。

抹去“网戒中心”

澎湃新闻记者走进临沂四院的正门发现,在其门诊楼的外墙上张贴着该医院的简介、平面布局图、规划图。

该医院规划图介绍称,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占地44亩,主要包括门诊楼、1号住院楼、2号住院楼、总务楼等。该规划图在介绍心理康复一病区时,原本曾用括号备注为“网络成瘾戒治”,不过现在已经被深绿色的胶带掩盖,原字迹依然可见。

心理康复一病区位于1号住院楼二楼。临沂四院平面布局图标注了每个科室的分布楼层,其中在标注心理康复一病区处,有一部分内容也被抹掉。据该医院保安介绍,被抹掉的内容为“网戒中心”。

该医院简介称,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暨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三级甲等专科医院,前身是临沂地区精神病医院,始建于1965年,1995年临沂撤地设市,医院更名为临沂市精神病医院,2005年改称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列名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医院是临沂市政府举办的国家公立医院,临沂市精神疾病专业防治机构,集精神心理疾病医疗、教学、科研、预防、康复于一体,是全市精神疾病、心理疾病防治业务技术指导中心。

此外,临沂四院是临沂市综治委法规政策及民生建设专项组心理干预机制建设项目组挂靠单位,临沂市精神卫生学会挂靠单位,山东省残疾人联合会孤独症儿童康复救治定点医院,临沂市青少年心理咨询中心。

临沂四院职工总数606人,现开放床位1000张,内设20个职能科室,业务科室设置5个精神心理科,医院配置无抽搐电休克仪、经颅磁刺激治疗仪、生物反馈治疗仪等先进的精神心理疾病专科医疗设备。

临沂四院简介中还透露,该医院有一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而原“网戒中心”主任杨永信就曾获得2008年度的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副院长杨永信

10月27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临沂四院门诊楼一楼大厅,在大厅右侧墙上张贴着“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专家简介”,其中,杨永信的信息为“精神卫生主任医师 党委委员、副院长,擅长网络成瘾戒治、性格缺陷矫治、青少年危险行为干预、问题家庭的诊疗”。

临沂四院官方微信的挂号信息显示,10月27日至11月2日这一周内,杨永信仅在11月1日(周四)这天有号可挂。

临沂四院多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杨永信平时主要在1号住院楼二楼上班,每周在门诊楼坐诊的天数很少。

杨永信1982年毕业于沂水医专,后被分配到临沂四院从事精神卫生治疗工作。2006年1月,临沂网络成瘾戒治中心正式成立,杨永信任中心主任,属临沂四院当时新开发的医疗项目,也就是被外界熟知的“网戒中心”。

杨永信此前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与别的网瘾治疗不同的是,家长也是被治疗的主体。在长达四个半月的治疗当中,家长必须全程陪同。杨永信在接受采访时还坚称,他们所采用的电击疗法是绝对安全的。

据《齐鲁晚报》2009年2月报道,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杨永信获得2008年度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杨永信从事网络成瘾戒治工作,先后获国家级发明专利3项、市科技进步奖2项。他首先把网瘾界定为心理疾病,创建了独具特色的60环节杨永信网瘾戒治模式,现已成功戒治网瘾患者千余例,成功率达95.6%,在全国引起轰动,并在国际上产生了较大影响。杨永信网瘾戒治模式被列为全国重点推广项目。

另据封面新闻近日报道,杨永信现在医院正常上班,负责的是精神卫生方面的工作,医院已经不再开展网戒这门业务。

封闭管理的“心理康复一病区”

引发此次舆论风波的“十三号室”位于临沂四院1号住院楼二楼。

澎湃新闻记者在临沂四院1号住院楼走访发现,1号住院楼共有6层,一层为心理咨询门诊,进入该门诊须走南门进入,进入2至6楼需要绕至北门进入,北门电梯通往3至6楼,二楼仅能从北门走楼梯进入。

据大众网2016年8月报道,进入“十三号室”须过两道门,一个1号住院楼北门铁门,一个是1号住院楼二楼隔离门,这两道门都有家长“把守”,而且两道门不会同时开启,进入第一道门后,只有经过核验身份后,才会打开第二道门放行。没有院方人士的带领,外人想要随意进入几乎不可能,里面的人想要出来,也是难上加难。

而今,上述报道中提及的第一道门已经开放通行,第二道门仍有专人把守。拍摄并上传上述微博视频的葛龙徒(化名)是2015年、2016年被送到这里接受“电击治疗”的网瘾少年之一。他告诉澎湃新闻,他被“电击”的地方就是位于二楼的原十三号室。2018年10月22日晚,当他再次来到临沂四院楼下时,他听到一个孩子的哭喊声,疑似来自二楼的十三号室。他拍摄了视频,并上传至网络,画面中是夜色中的大楼,伴着一阵阵哭喊声,被人们称为“网瘾中心的尖叫”。

后经当地公安机关调查,网传视频中的哭喊声并不是从十三号房间发出,而是由十二号病房8岁患儿孙某某发出。该儿童为精神发育迟滞患者,据其在医院陪护的爷爷奶奶反映,该患儿时常哭闹,当晚因向其奶奶索要东西未得到满足所以哭喊。

葛龙徒也在微博发布声明称,拍摄视频后,未经核实便在网上传播,对于造成的不良影响进行道歉。

据多名在1号住院楼住院的患者和患者家属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们没有听说临沂四院还在接受网瘾戒治患者,1号住院楼2至6楼都是封闭式管理,病号主要以抑郁症患者为主,每个楼层入口都有专门的护理人员负责看门,有时候患者家属也会帮忙看一会门。

澎湃新闻记者来到1号住院楼的二楼,楼梯口贴着“心理康复一病区”的指示牌,指示牌上有一部分内容也是被抹掉了,通过按门口的门铃,会有人打开隔离门询问情况,无关人员杜绝入内。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接受“学习困难,沉迷网络,儿童行为不良”等问题咨询的还有临沂四院心理咨询与治疗门诊,该门诊与“十三号室”同在临沂四院1号住院楼。

该门诊提供的介绍显示,心理咨询与治疗门诊创建于2010年,门诊是该医院副主任医师赵松涛,治疗形式是生物医学治疗(药物治疗、物理治疗等)与心理治疗相结合。赵松涛同时是“心理康复一病区”的控烟、消防安全责任人。(澎湃新闻记者 张家然)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