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锁界“老师傅”开黑作坊专配名车钥匙 案值2000万

扬子晚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一把动辄数千元的奥迪车钥匙,在常州市武进区的一家小车间里竟然只需要几十元,网购批发价甚至更低。2016年起,武进鸣凰的一间小仓库里,源源不断流出仿制的奥迪、大众、丰田、保时捷等各式品牌汽车钥匙,通过网络渠道售往全国各地。武进公安分局经过近4个月的缜密侦查,摧毁了以刘某为核心的、涉案价值达2000余万元、涉及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的侵权销售网络,上千名“上下线”涉案人员由归属地的警方依法处理。日前,刘某因涉嫌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被武进人民法院依法审判。

注册公司实为经营假冒品牌车钥匙的“地下工厂”

2018年3月下旬,有群众举报武进鸣凰辖区一家名为常州市某电子商务公司涉嫌销售假冒大众、奥迪等品牌的汽车钥匙。3月30日下午,武进公安分局会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根据群众举报线索,对该公司的车间、仓库进行了突击检查。300平米大的车间里,几名工人熟练地捡拾堆在工作台上的成品钥匙头,20台模具整齐排列车间一侧,临近的仓库里,堆放着几百个麻袋,麻袋里的钥匙尚属半成品,钥匙壳、钥匙头、商标处于分离状态,但被组合包装在了一起,大部分包装袋里含有各类名车钥匙的商标标志。当天,现场12万余把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的汽车钥匙和相关配件被依法扣押,由分局经侦、治安和辖区派出所的相关精干警力组成的专案组随即成立,全力开展侦查。第二天下午,公司法人刘某及负责生产、销售的2名主要工作人员被依法刑事拘留。

经审查,公司法人刘某对自己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假冒注册商标汽车钥匙的违法行为供认不讳。民警调查得知,自2014年起,刘某在没有得到奥迪、大众、丰田、保时捷等公司授权许可的情况下,不仅私自组织工人利用模具生产并销售带有注册商标标识的汽车钥匙和配件,还从他人处购买带有注册商标标识的汽车钥匙及了配件予以销售。为广大业务量,便于各网络平台的销售,刘某注册电子商务公司,于2017年7月底领取了营业执照,其经营范围为“以电子商务的方式从事汽车用品、五金配件、汽车配件的销售”,但公司不仅仅从事销售不带标牌的汽车钥匙,还私自组织生产、销售各类未经授权的带标汽车钥匙,涉案价值2000万余元。

从“二道贩子”到“仿制汽车钥匙专家”

身为常州锁匠界知名“老师傅”的刘某,20年多年前就凭着精湛的手艺,从街头摆的一个小木柜摊,发展到在市中心拥有了自己的锁匠店。2014年间,刘某在一次偶然的进货过程中,探得冒牌仿制的汽车钥匙存在着巨大的“商机”,动辄上千把元一把的奥迪、奔驰等高档品牌的汽车钥匙,凭“锁匠”的手艺,可以用几十元的成本仿制出一模一样、且销路很好的钥匙。刘某认为,有人因为假冒商标被抓,是因为其仿制品是大件带标的东西,而仿制一把小小的汽车钥匙,价值并不高,应该可以打个“擦边球”不算违法。“用我们的行话来说,就像拿面粉做个包子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刘某回忆自己从事侵权违法行为的心里历程。

带着侥幸心理,刘某先尝试做起了“倒手”汽车钥匙的生意,即从上家买来贴标的汽车钥匙,再转手卖给下家同行,从中赚取差价。由于“倒手”来的钥匙质量不好,经常被顾客要求退换货,也因此,之前在自己眼中的“大商机”变成了“小商机”,无数的退换货使得经营成本被抬高。刘某认为出现退换货的原因主要在于质量不过关的“钥匙头”上,为彻底扭转这种销售困局,2016年开始,刘某利用自己高超的“锁艺”,干脆自己开厂,租了厂房和仓库,请来工人,在自己的生产线上大量生产质量更好的“钥匙头”。当自产钥匙头搭配网购的钥匙壳一起销售后,刘某知道自己“成功”了。据刘某自己估算,虽是一把小小的汽车钥匙,由于有了网络销售平台可承接全国各地业务,仅2017年的销售额竟达到100多万元。

刘某销售的汽车钥匙都属于半成品。所谓半成品,即钥匙壳、钥匙头、商标尚处于分离状态,但却被组合包装在一个包装袋里,其中不含“芯片”。一套半成品汽车钥匙配件实际价值仅十几元,一旦流入市场,就会被人贴标进行二次组装——安置芯片并解码编程,随后即可冒充“原厂”钥匙出售,售价少则数百,多则上千。2016年办厂以来,刘某销售的钥匙头,全是其工厂自产的,而钥匙壳和商标,大部分由刘某网购而来,与自产的钥匙头组合包装后进行销售。有些客户还会发来模具,请刘某生产其定制的带标钥匙柄,刘某也是欣然而为。刘某交代,他们有一个QQ群和一个微信群,群里都是锁匠和做汽车钥匙的生意人,谁有需求在群里喊一声就行。而淘宝和阿里巴巴也是其销售的一个主要平台。

细致卓越的侦办工作让“首案”成“铁案”

绝大多数汽车生产商的商标证上,核准使用的商品并没有‘汽车钥匙’或‘钥匙’,这是否就意味着汽车生产商无权在汽车钥匙使用注册商标的权利呢?此案是江苏省首例非法制造、销售拥有注册商标权的汽车钥匙案,侦办之初问题便接踵而来。

为了摸清这一情况,案件办理过程中,武进公安分局与武进人民检察院进行了密切沟通,发现大部分汽车品牌的注册商标证上核准使用商品仅列明“汽车及其零配件”,没有明确列明“汽车钥匙”,而针对“汽车钥匙”是否属于“汽车及其零配件”这一案件关键点,法律、司法解释均未有明确规定。在咨询相关法律人士、知识产权注册代理的专业人士,并翻阅了《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最终从《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规定中推断,汽车购买、使用常识即销售、交付过程、使用习惯等来分析,汽车钥匙属于汽车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商标注册证中核准使用的商品即“汽车零配件”中必然包含汽车钥匙这一物件,由此可认定犯罪嫌疑人刘某的行为构成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

虽然只是仿造了一把小小的汽车钥匙,但从2014年到案发的整整4年多的时间里,刘某通过网络平台把钥匙销售到了全国各地,每条线索都涉及上万条数据:数万条淘宝、阿里巴巴、QQ、微信等网络平台的交易记录;数万条涵盖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5大银行的银行卡流水;数万条涵盖德邦、圆通、中通、顺风等快递公司的物流收发记录等。

为了依法查证查实案件情况,民警对收缴的6万余套涉案钥匙涉及30余种品牌按“品牌”进行了分类统计,并区分自产和网购的精确数量,对被侵权的20余家国内外的知名汽车厂家逐家进行沟通,逐家邮寄样品请厂商进行鉴定,确认涉案钥匙是否侵权。通过对上万条各类数据的整理、分析、统计,最终摸清了刘某在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上千名“上下线”的真实身份和相关侵权事实。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