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耗资三亿多“慢城小镇”空置 主管单位:要守得住寂寞

扬子晚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国际慢城,是在意大利只有1.5万人的小城市布拉提出的建立一种新的城市模式。至今,全球25个国家已有145个城市宣称为“慢城”。2010年,高淳国际慢城被国际慢城联盟组织授予“国际慢城”称号,成为中国首个国际慢城。

国际慢城,是在意大利只有1.5万人的小城市布拉提出的建立一种新的城市模式。至今,全球25个国家已有145个城市宣称为“慢城”。2010年,高淳国际慢城被国际慢城联盟组织授予“国际慢城”称号,成为中国首个国际慢城。

南京市高淳区桠溪镇“慢城小镇”是当地政府近年来重点打造的一处重大产业项目。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自2012年10月开工建设,约在2016年下半年完工,总投资超3亿多元,建筑面积约十万平方米,共有建筑约50栋。然而国庆长假刚过,就有游客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反映:这个耗费巨资打造的小镇至今仍是一座空城,大量建筑全都闲置、里面空无一人,非常可惜。紫牛新闻记者于近日前往该地展开调查。

探访:“小镇”被农村包围,

部分建筑已出现破损

10月9日上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驱车前往“慢城小镇”进行探访,小镇位于号称“国际慢城”桠溪镇西北片区。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在百度地图上输入“慢城小镇”进行导航,结果来到一个村庄,里面多是低矮的平房,有不少农户利用自家房屋经营农家乐。此时,村庄内正在进行施工改造。这与知情人反映的“慢城小镇”情况不太相符。

难道紫牛新闻记者跑错了地方?经过一番询问,原来“慢城小镇”还在这个村庄北面约1-2公里处。小镇的南北两个方向都是村庄,被“夹”在两村之间,和村庄里低矮、简朴的农家房屋相比,这里的建筑显得非常“高大上”:清一色的现代风格建筑,看起来像是“欧式”,红色、黄色或灰色的外观,一般为2-3层,建筑特点呈现出“大空间”的特色。

据说,这是由澳大利亚某知名建筑设计所设计的。光是设计费就价格不菲。

公开资料显示:慢城小镇主要包括精品商业、青年旅社、餐馆、健身中心、艺术工作室等功能区,是一个融合购物、旅游、居住和工作的综合体项目。

据观察,现场有些建筑的窗户玻璃已经破碎、有些地方的窨井盖已经成排地严重损坏,有些建筑的背街一面外墙脏污也没有清洁,整座“小镇”显得有一种异样的宁静,但这种宁静却让人有些压抑。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在偌大的小镇里探访了近1小时,总共只碰到两个人。一个是保洁人员,他向记者证实:自己在这里负责保洁工作两年多了,这些建筑一直都是空的,里面一个人也没有;还有一名开车来的中年男子,他自称原来是在这里做工程的,这些建筑是在前年(2016年)下半年完工的,前后建了三四年。至于小镇闲置的原因,他表示不知道。

据了解,“慢城小镇”的建设方是江苏省高淳国际慢城旅游度假区管委会(简称“慢管会”)的一个下属公司——南京国际慢城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这是一家具有高淳区和桠溪镇两级政府国资背景的投融资平台;“慢管会”是一个副区级单位,它同时也是慢城小镇的主管单位。

紫牛新闻调查:

“慢城小镇”至今手续不全

A。高淳规划分局:建筑已经不是违建,但规划手续还没有完结

2014年6月中旬,有几家媒体曾集中曝光“慢城小镇”当时正在建设或者已经完成立体结构的39栋建筑尚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属于违章建筑。

现在4年过去了,这些建筑还属于违建吗?10月9日中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来到了南京市规划局高淳分局查询“慢城小镇”的相关规划手续。该局一位负责城乡规划工作的科室负责人告诉记者,“慢城小镇”的建筑目前都已经通过后期补办的方式取得了相关规划手续。通过“完善手续”,这些建筑已经不是违建。

他调出相关规划档案,再三向记者强调:只能“看看”,不能拍照。

在对方提供的档案上,记者发现“慢城小镇”相关建筑的规划手续办理时间为2014年6月1日——这一时间在当年媒体曝光“慢城小镇”涉嫌违建之前。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位负责人表示他也不清楚,这些手续不是在他手上补办的。他补充说:“慢城小镇”的建设方还没有到分局来申请规划核实,整个规划程序还没有完结。

B。南京市规划局:没有“规划核实”就是规划手续不全

事实上,慢城小镇完工已近两年,且早已在招商,为何还没有进行“规划核实”?

10月11日上午,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了南京市规划局相关科室的负责人,想要查询“慢城小镇”在市局的规划档案。该局相关科室负责人告诉记者,高淳规划分局具有独立的审批权,市局系统查询的档案和分局是一样的。分局的审批结果,也无需向市局报备、备案等。

据了解,一个建设项目在取得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之后只代表建设方可以合法地开工建设,所建建筑不是违建。但最终该项目建成什么样,是否和许可证上的要求一致?还要由工程建设方在完工之后到规划部门来申请规划核实。规划部门现场核实完毕后,整个规划程序才算走完。

南京市规划局的这位工作人员介绍说,“规划核实”程序需要建设方主动到规划部门来申请办理,对方不提出申请,规划部门不能“主动出击”。“打个比方,一男一女谈恋爱,感情很高就到民政局登记结婚。如果他们不去登记,民政部门不能主动发给结婚证。”

他接着介绍说,没有进行“规划核实”,就是规划手续不全。这对一个建设项目还是有很大负面影响的。以商品房为例,没有进行“规划核实”程序,开发商就不能领取房屋的销售许可手续,同时也意味着房屋无法办理房产证、土地证(不动产权证书)。

C。“慢管会”承认:小镇部分建筑至今没有“两证”

10月9月下午,记者又来到了“慢管会”了解情况。在该单位508室,记者见到了一位负责招商的领导。办公桌上的席卡显示,是“慢管会”的一位副局长。

紫牛新闻记者提问:“慢城小镇”的闲置是否与其手续不全有关?

对方回答说,小镇当初建设时确实是“边批边建”,是通过一个“模拟审批”的模式建设的。“如果手续全都弄好了再来建的话,会对项目的发展、招商的步骤有一定的延缓。”他说,现在慢城小镇的手续正在完善之中,对招商工作没有影响。

紫牛新闻记者又问:在招商谈判的过程中,相关单位对于小镇的建筑手续有没有要求。该副局长告诉记者,对方一般都要求建筑房产证、土地证“两证齐全”,目前小镇有一部分建筑已经具备“两证”,还有一部分正在办理之中。“不是说,全都办理齐全了才可以进行招商的。”他说。

小镇何以空空如也?

主管单位称:“要守得住寂寞”

占用土地200多亩、建设耗资3亿多元的“慢城小镇”建成之后却成“空城”,达近2年之久。不少市民、游客觉得“可惜”,质疑这是一种“巨大的浪费”。

对此,“慢管会”的这位副局长认为,不能站在游客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当这个产品成为一个亮点的时候,他们会发现(不是这样的)。如果我们要把这个地方卖掉,会有很多很多的人来买。但是卖掉以后、全部分割出去以后,怎么去管理它、(商业)业态怎么去控制?还能不能使这个地方成为慢城的一个焦点、一个亮点、一个制高点?我看难度就很大了!”他说,“有时候,要守得住寂寞。”

该副局长称,“慢城小镇”现有建筑46栋,地处高淳桠溪“国际慢城”的核心区域,招商的过程有些曲折。因为他们对小镇的招商定位是只能做“高端”的,“要能给慢城灵魂的、符合整个慢城品位、档次的”,所以不打算引进一般的商业业态。

“不是说随便哪个人过来,我们就把房子卖给你的。”他说,从建筑上来说,请澳大利亚知名设计公司来设计,就是为了把小镇的建筑和周边农村的建筑区别开来,打造成整个慢城的一个“制高点”。

招商先后谈过两家单位

但都没有结果

据“慢管会”这位副局长介绍,在小镇的建设之初,他们就开始和上海一家专门做商业综合体的公司谈判,前后谈了一年多时间,但最终没有谈成。上海方面提出,想要一次性买进小镇的建筑,但国有资产这么大体量的交易涉及的问题非常多、要求非常严格,南京市都没有过这种先例。“当时谈的都很细了,很多协议都签了,但最终没有成功,前后耽搁了一年多时间。”

今年二三月份,慢管会又开始和南京艺术学院接洽、谈判,打算把小镇整体出让给南艺做分校或者教学基地。已经签署过一个四方协议,但目前双方还没有最终达成一致。因为如果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慢城小镇的建筑体量可能不能满足对方的需求,需要新增一部分建筑,但这又涉及到新的规划、建设,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此外,对方内部对此合作也有一些不同的意见。

专家:建成后长时间闲置,

说明定位可能有问题

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管理学博士、江苏省企业管理咨询协会会长成志明分析认为:“慢城小镇”在自身的定位上一开始就有错误,现在千万不能一错再错,急于“填满”这些闲置的房屋。

“不是你主观上想高大就能高大起来的。建成这么长时间一直闲置在那里,已经说明定位有问题。”成教授认为:“慢城小镇”主管单位认为小镇闲置是因为“他们只做高端”,这种说法未免有些自我安慰的感觉。因为如果小镇的“高端”定位准确,相关项目会主动前来,或者说很容易就被招商引进来,而不是现在这样。

以曾经的“上海方案”为例,打算把小镇打造成一个“高大上”的商业综合体,这本身就和“慢城”的内涵背道而驰。他说,所谓“慢城”,是强调“慢生活”,让竞争激烈的城里人来到这里感觉“切换时空”。换句话说,“慢生活”一定不是“高大上”的。如果客户是想要到“高大上”的商业综合体去消费,也不会选择来到偏远的郊区,而是去大城市,去市中心。在“慢城”做商业综合体,显得不伦不类,和“慢生活”极不协调。

至于现在正在谈判之中的“教育方案”,成教授认为:“慢城小镇”的主管单位由商业综合体一下子“切换”到风马牛不相及的教育、培训,恰恰说明小镇本身的定位是混乱的,主管单位在小镇的建设之初完全是凭借自己的主观想象行事;同时他也认为,在“慢城小镇”做教育培训并不合适,因为除了大体量的建筑,当地并没有其他独特的办学资源。

“小镇的客户是谁?客户到这里来想得到什么样的价值满足?这种价值满足是否和小镇能提供的人文、自然资源想匹配?是思考这一问题的逻辑主线。”成教授建议,相关单位千万不能一错再错,而应该牢牢把握高淳桠溪当地特有的民风、风俗和自然风貌,在“慢生活”上做文章。上马的项目如果融合不进这个大环境,就会显得很突兀。“慢城小镇”现在需要重新定位,在“木已成舟”的基础上,实现价值和环境两者之间的协调。

多说一句:

“慢城”小镇的建筑到底有多少栋?

一番采访下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有一个简单的问题,尽管先后询问了很多人,但都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这个问题就是:“慢城小镇”内的建筑现在到底有多少栋?

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慢城小镇共49栋建筑,2014年6月前后已开工建设的有39栋,其中32栋建筑当时已完成立体结构。

而“慢管会”的副局长称,小镇内的建筑为46栋。

在南京市规划局高淳分局,负责城乡规划工作的科室负责人当着记者的面,在规划档案附图上数,也没数清楚,最终告诉记者的答案为“50多栋”。他表示:之所以“不好数”,是因为有些建筑是连在一起的。比如,当他数到一处呈“L”形的建筑时,就犯了嘀咕,不知道该“数”成一栋、还是两栋,询问记者的意见。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在“慢城”小镇现场探访时,也曾试图数这些建筑的数量,但由于地方实在太大、地形又比较复杂,记者也没法数清。

究竟有多少栋?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记者作为“旁观者”数不清楚,也许是眼力不好或是脑力笨拙。而作为“当局者”,无论是负责办理小镇规划手续的、还是负责小镇招商的,如果说不清、道不明就说不过去了。可能,在某种程度上,这也反映出整个“慢城小镇”的一种无序管理。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