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镇江丹徒以8位当地烈士命名桥梁 专家:可以更多

新华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第5个烈士纪念日到来之际,9月26日,镇江市丹徒区在当地“国良桥”“国荣桥”上,分别举行丹徒籍烈士沈国良、张国荣雕像落成仪式。他们和其他6位当地烈士的英名,也镌刻在当地8座桥梁上。

26日上午9时许,丹徒区湖滨路国良桥上,沈国良烈士雕像揭幕,烈士亲属、烈士生前所在部队代表、烈士生前战友及社会各界人士240多人一齐向烈士雕像三鞠躬。随后,军地领导向烈士亲属赠送“国良桥”牌匾,拥军企业代表向烈士亲属送上慰问金。

沈国良生于1962年,1981年入伍,服役期间多次荣立三等功和嘉奖。1985年3月2日,他在云南老山前线收复“1073”高地战斗中英勇作战,不幸触雷壮烈牺牲。牺牲后,沈国良被批准为革命烈士、追授一等功。

随后举行的张国荣烈士雕像落成仪式上,烈士曾就读的宝堰中学部分学生来到现场向学长致敬。目睹郑重的仪式,张国荣烈士母亲几度落泪。张国荣烈士是一位试飞员,2012年11月13日在南昌执行科研试飞任务中不幸牺牲,年仅34岁。此后,空军装备部政治部批准其为烈士,中国航空工业集团为其追记一等功。

此次获命名八烈士中,除沈国良外,刘木林、芦荣华、黄青云、李洪平等4人也牺牲于西南边境,王留根牺牲于解放战争,孙祥华在手榴弹考核中因保护新战士而光荣牺牲。改革开放至今,丹徒所有7位军人烈士均已获命名,未来如有新烈士产生,也会一如既往对待,让崇尚英雄的风气深入人心。

两次仪式引发强烈反响,丹徒区双拥办副主任凌青连说:“那些学生走到烈士雕像前,恭恭敬敬、认认真真鞠躬献花,我能感到他们内心的景仰。”

以烈士命名地名,是不少国家通行做法,江苏各地也有众多地名来自各个时期的烈士。如丹徒此次命名八桥之一“洪平桥”所在的荣炳镇,镇名就来自于解放战争中牺牲的丹徒籍烈士凌荣炳。雨花英烈研究会理事胡卓然认为,地名和当地每个人生活息息相关,烈士英名命名地名,可以把烈士生平事迹融入生活,让人们在家门口受到潜移默化的教育。“烈士生平事迹和命名地历史有关,当地少年儿童从孩提时代就可通过对地名的学习,接受到爱国主义教育。”

去年,镇江市双拥办从区地名办了解到,镇江境内有270余座无名桥梁、涵洞、隧道需要命名,以丹徒籍烈士名字为其命名的建议,提交并得到镇江市地名办批复支持。随后,当地双拥办和人武部专门挑选8座较大桥梁以镌刻烈士英名,并根据烈士遗照精心制成汉白玉半身雕像,下附烈士生平。未来几年,这些雕像将全部安装到相应桥上。“这样,桥和雕像也会成为新的烈士纪念场所,我们将常态化开展纪念活动。”凌青说。

不过,近年来以烈士英名作地名并不算多。中国地名学会城市地名委员会专家组组长薛光说,国务院《地名管理条例》规定,“一般不以人名作地名”“禁止用国家领导人的名字作地名”,因此地方对用人名来命名地名较为谨慎。记者也注意到,2016年我省出台的《关于完善拥军政策增强军人荣誉感的意见》中,指出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有计划地用光荣战役战斗对新建的道路、隧道、桥梁、广场等设施项目进行冠名,并没有明确包括烈士姓名。

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地名上附着大量信息,一旦更迭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比如更名一条路,沿途所有居民的房产证就要全换。”薛光认为,像丹徒区这样以烈士名字命名桥梁、广场等点状地名,而不是道路等线状地名的做法,比较合理。但如果要推广类似做法,还需出台更多规定。一位县级市人武部干部认为,这需要地方主动作为、积极争取,采取创造性的办法,以告慰烈士英灵,更好提升群众国防意识。

胡卓然认为,考虑到原先住户习惯和证件记录,既有地名不宜随意更新,但烈士姓名应纳入新地名命名的考虑范围。“近些年新的道路、桥梁、公园等不断建成,一些社区、村庄合并也须有新地名,完全可以考虑以本地烈士姓名命名,以便结合地名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本报记者 陈月飞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