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一瓶几十元的假酒卖一万多元! 泰州破获特大制售假酒案

摘要: “一瓶(假)酒成本最多几十元,但是卖出去就是几百元,最贵某年份酒则达万余元,获利多达数百倍。”记者昨天从泰州市公安局获悉,该局历经5个多月缜密侦查,一举侦破了公安部督办“云端”特大制售假酒案件。

“一瓶(假)酒成本最多几十元,但是卖出去就是几百元,最贵某年份酒则达万余元,获利多达数百倍。”记者昨天从泰州市公安局获悉,该局历经5个多月缜密侦查,一举侦破了公安部督办“云端”特大制售假酒案件。据了解,在公安部统一指挥和江苏省公安厅组织指导下,此次由泰州警方发起打响的全国集群战役收网行动,共打掉假冒注册商标、生产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等犯罪团伙32个,捣毁窝点82个,抓获涉案人员114人,案值2亿余元。9月12日,公安部经侦局给江苏、泰州两级公安机关发来贺电。

他们为什么大量购买酒类包材

据介绍,今年以来,公安部经侦局在全国公安经侦系统开展了“论剑2018”大比武活动,而打击侵犯知识产权领域违法犯罪就是其中的一个比武项目。“此次的比武竞赛区别以往的不是‘纸上谈兵’,而是以具体案件为实战背景下的比武竞赛,最终要通过案件落 地打击查处,以战果‘论英雄’。”该局经侦支队支队长朱晋介绍说。

比武活动展开后,泰州警方针对侵犯知识产权违法犯罪领域呈现出的产业化、团伙化、家族化、区域化、智能化等特点,改变过去坐等报案、相关行政职能部门移交等常规做法带来的案源线索通道狭窄弊端,通过充分运用物联网等大数据开展分析研判,发现线索, 深入经营,寻求突破。3月20日,该局在物流数据分析研判工作中发现,泰州所属的兴化市人刘某先后数十次从浙江温州、山东菏泽、聊城等地购买了大量的包装材料。与此同时,刘某还向当地的王某、赵某、周某、崔某以及宿迁、无锡、扬州、盐城等地的人出售包装材 料。

让侦查人员吃惊的,这些包装材料包括各类名酒的包装箱、酒盒和酒瓶盖等。侦查人员经过进一步分析研判发现,刘某等人都曾经因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即制售假酒被查处过。研判至此,隐藏在泰州当地以及江苏宿迁、扬州、无锡、盐城等地的多个制售假酒团伙露出了冰山一角。

制售假酒的居然还有网站

刘某浮出水面后,侦查人员围绕刘某的社会关系展开了深度研判发现,刘某及其朋友毛某和儿子、儿媳等家庭成员共计7人均参与其中。刘某不仅制售假酒,还生产多种名酒瓶盖并贩卖。据查,该团伙中,刘某系总负责人,并负责浙江、山东等地购买假酒包材,其儿子刘某某及周某负责部分假酒包材的生产,毛某负责假酒及包材的对外销售。

“我们通过对刘某上线的温州包材供应商追查发现,他们的‘业务’不光在江苏,在四川、浙江、山东等省份均有涉足,并且还发现了包材之外的原料酒销售等线索。”专案组成员、该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戴永锁介绍说。据戴永锁介绍,他们在侦查过程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在制售某品牌高档白酒过程中,居然在网上制作了网站,提供红包二维码,足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境地。随着侦查的不断深入,该案件由刘某涉嫌制售假酒一个团伙迅速拓展,涉及到了包材、原料酒供应、制作红包二维码和网站、生产销售等,覆盖了假酒制售的 所有环节。随即,江苏省经侦总队将该案线索作为江苏参加全国“论剑2018”大比武知识产权领域的参赛选题上报公安部经侦局,该案被公安部列为全国“云端”打击案件。

公安部统一指挥114人落网

泰州警方将研判的成果提交省厅经侦总队和公安部经侦局后,得到了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据戴永锁介绍,泰州警方从刘某等人的制售假酒团伙案件线索入手,经过拓展,其线索已经延伸了省外的山东、浙江和安徽等省份。每个团伙都有一至两名骨干成员,团伙与团伙之间均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相互交错、互通有无,有的专门提供制假的包装盒,有的专门制作假酒的喷码设备,有的制作包材,有的批发销售,形成了一个制售假酒的“产业链”。因此,要彻底摧毁这个制售假酒犯罪网络,必须实施全链条打击。

经过5个多月的深度经营,收网时机已经成熟。8月15日,公安部统一指挥部署,省厅经侦总队现场指挥,在全国7省市展开了集中收网行动。泰州警方以兴化、泰兴、靖江、高港、高新区为主战场与省内的连云港、无锡、扬州、淮安、盐城等9市同步开展收网行动。

据了解,行动中,公安部调集相关省市警力549人,破案36起,打掉制售假酒及包材团伙32个,捣毁生产、仓储、销售窝点82处,现场查处各类品牌假酒18897瓶,假酒包材92.4万余套,制假原料酒10.5吨,制假设备、工具146套,查封假酒生产线4条,抓获涉案人员114人 ,案值2亿余元。

据介绍,泰州主战场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刘某、毛某在收网之初闻风而逃,先后辗转盐城、山东、扬州等地藏匿。9月13日,潜逃了十多天的刘某、毛某在扬州被警方抓获归案。经审讯,刘某等人对制售假酒,涉嫌实施假冒注册商标、生产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假 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受暴利驱使家族式团伙疯狂作案

据查,泰州当地以刘某为首的制售假酒犯罪团伙成员大多均有制售假酒的前科记录。他们从山东、浙江和江苏的无锡等地购买假的名酒商标、包装、配件,采用以次充好的方式,生产销售大量假冒高档品牌系列白酒,从中谋取暴利。据悉,侦查人员还研判发现了多 个由浙江、山东、安徽、四川、广东、上海等7省市和省内9个地级市,提供制售假酒包材、红包二维码、制假原料酒以及生产设备的庞大犯罪网络。

警方查获的制假材料。

“犯罪成本低、高回报,利益诱惑让不法分子铤而走险。”戴永锁说,“生产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最高刑罚也就是7年,而大多数犯罪分子最终判决都很轻,不能形成有效的威慑。”“一瓶(假)酒成本最多几十元,但是卖出去就是几百元,最贵某年份酒则达万余元 ,获利多达数百倍。”刘某交代说。据王某交代,他们为了制假酒,有时不惜以一套300元钱的价格到酒店收购使用过的高档白酒包装箱、包装盒、酒瓶盖等包材,但对于数以千甚至万元的高额回报而言,依然“划算”。

“这些人多次受过查处,‘经验’十分丰富,且大多为家族成员,付款方式多样,给打击查处带来了难度。”戴永锁说。

据介绍,犯罪嫌疑人为了掩人耳目,常常利用民宅和废弃厂房作为生产、仓储销售假酒的窝点。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刘某的钢架结构厂房位于河边,外人根本无法进入,同时他还在入口处安装了视频监控。刘某落网时,侦查人员分别在他的车上查获了6部手机,在 潜藏的房间内查获了4部手机。

据了解,犯罪嫌疑人通常将制作的假冒品牌白酒批发销往私人烟酒店,低端的则销往农村地区,还有的如犯罪嫌疑人周某既销售制假原料酒,同时自己开设烟酒店,实行“自产自销”。目前,泰州警方以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生产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和非法制造 、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对刘某等49名犯罪嫌疑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相关案件还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通讯员  吴劲松  赵恒裕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王国柱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