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徐州孕妇莫名“消失”5年 归来21年后曝出惊人秘密

紫牛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如果不是《等着我》节目,她会瞒我一辈子”,张峰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和妻子秀莲30年的婚姻中,只有平凡和平静。唯一的疙瘩,是妻子曾“消失了5年”,妻子解释“回了娘家”,张峰信任了妻子。可是去年,妻子看《等着我》节目时竟喃喃说了一句:“我的女儿会不会也想着找妈妈”,揭开了埋藏多年的秘密:五年前,怀孕的妻子被陌生人卖到了淮安为人妻,在严防死守的情况下难以逃跑,无奈在淮安生下了两个女儿。但妻子从未忘记过邳州的丈夫张峰,终于在五年后找到了机会跑了出来,后辗转回到了邳州的家里。 紫牛新闻记者 马志亚 朱鼎兆

A 邳州探访

重庆姑娘远嫁邳州小伙 怀上第二胎时,妻子消失了

今年同为52岁的张峰夫妇,生活在邳州土山镇曹楼村。成片高耸的玉米几乎淹没了矮矮的院房,也淹没了静静坐着的两人。

1988年,张峰投奔在四川成都开饭店的同乡,成了一名厨师学徒。当时,秀莲的姐姐在饭店当服务员,因为同事的关系,秀莲对张峰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很快两人恋爱、结婚。

一年后,大儿子出生。作为家里的支柱,张峰开始外出打工,秀莲就在家里照顾孩子。虽然平日聚少离多,夫妻俩感情却没有变淡,1991年,秀莲再次怀孕。

因为要打工糊口,张峰无法长时间在家,他同意了妻子回重庆娘家安胎的提议,两人通过书信和电报联系。妻子在回娘家近一个月后,张峰发现收不到回信了,他去信重庆询问,被告知秀莲已经回了邳州。张峰从河南赶回,却不见妻子踪影。多次去信无果后,张峰怀疑妻子被娘家扣下了,他还想到了妻子是不是“离家出走”了。张峰告诉记者,为了寻找妻子踪迹,他到邳州周边城市车站一遍遍问人。多番寻找后,张峰接受了现实,但是他依然不相信妻子抛弃了这个家庭,张峰说,他回到家里,晚上再也没有关过门,他觉得总有一天妻子会出现在门口。

一等就是5年,1996年春节过后的一个深夜,张峰正哄着儿子入睡,妻子突然出现在门口。张峰又惊又喜,虽然满是委屈和疑惑,但是第一眼看到妻子,所有念头都变成了心疼,只是对妻子说:“回来就好”。

5年后归来,生活恢复了平静

但妻子看寻人节目总泪流满面

秀莲从邳州离开时,是带着2个多月身孕的,她跟张峰解释,在娘家时不慎流产了。因为有5年时间的消解,张峰平静地接受了这样的解释。有了妻子照顾家庭,张峰又一次远赴他乡打工。时间过得飞快,到了2007年,张峰和秀莲的“第二个”孩子出生。2011年,大儿子要结婚了。张峰和秀莲就让出了住房做婚房,张峰觉得妻子喜欢安静,就决定在村里最北侧建一处住房。能够长时间在家跟妻、子团聚,张峰很满意这样的生活。

张峰没有料到,央视一档《等着我》的寻人节目,打破了持续21年的这份平静。张峰记不清妻子是什么时候第一次看到这个节目,但是从那以后,不怎么喜欢看电视的妻子,几乎没错过每一期节目。让他疑惑的是,每次妻子看节目时,都会泪流满面。

终于,秀莲给丈夫第一次揭开了“消失的5年”背后隐藏的惊人秘密。

“消失的五年”秘密揭开:

当年被卖到异乡为人妻

秀莲告诉记者,1991年初,秀莲在老家待了20多天后,坐火车回徐,途中遇到一男一女,同在旅途,2人跟她搭上话,一路攀谈下来。到了徐州站后,2人跟秀莲一起下车,因天色已晚,大家都在广场上休息。此时,2人拿出水果、饮用水给秀莲食用。“喝了他们的水,我很快就觉得昏昏沉沉”,秀莲告诉记者,等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黑屋里。同行的一男一女已经不见了,换成了3个凶狠的男子。

秀莲不记得被关了多久,当时她带着3个多月身孕,身体很虚弱,有一天来了几个男子,开门打量了一番后离开。随后,她就被带上一辆车,送到了另一处小黑屋里锁起来。

秀莲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在新的黑屋里,她被关了10多天,只有饭点才会开门。后来,她被放出来了,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大家庭里,该家里有老人,兄弟好几人,还有妯娌。秀莲明白了她已经是这个家庭的“媳妇”了,后来秀莲才知道,她是被人贩子卖到了这个家庭。

秀莲尝试过逃跑,但没成功,有了这一次偷跑,这个家庭对秀莲几乎是寸步不离。秀莲的孕期也渐长,她只能暂时接受这样的结果,成了家里的“媳妇”。唯一让秀莲庆幸的是,她的“丈夫”性格老实,很少动手打她。一年多时间后,秀莲又一次怀孕,次年生下女儿。

到了1996年春节,秀莲已经攒下了200元钱。借着节日气氛,秀莲骗家里人说去赶集,终于逃回了永川老家。在母亲追问下,秀莲道出了实情,但她要求母亲为她保守秘密。5年来,秀莲一直牵挂自己的丈夫,母亲劝她不要再回到邳州,秀莲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还是决定到邳州“试一试”——如果丈夫重新成了家,她说自己就死心了。自从说出了这个秘密,秀莲觉得心里的重担轻了好多。

B 淮安探访

淮安“丈夫”独自抚养两女:妻子走了,但我对得起女儿

“他是个老实人,兄弟7个,好多年前好像是花钱娶个老婆,后来跑了,现在就一个人生活。”一名相对熟悉汪强的村民告诉记者,他在村里属于精准帮扶对象,平时靠打零工维持生活,还有哮喘病。正准备到田里施药的汪强见到记者有点局促。“我老婆叫罗某某(姓名隐去),是1991年经人介绍,给了4000元介绍费后才将她领回家生活”,今年67岁的汪强说,当时介绍人说她是四川人,在他家生活到1996年,留下两个年幼的女儿,跑了。他说,现在回想起来,与罗某某在一起生活期间是最幸福的。

“两个女儿的小名都是老婆取的,长大后加上姓就成了姐妹俩的大名”,汪强说,28岁的大女儿汪清与25岁的小女儿汪倩都是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并结婚生子,现在他已是三个外孙的姥爷。说起两个女儿,记者注意到,汪强的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汪强说,这么多年了,他既当爹又当妈,把两个女儿抚养成人,他对得起老婆当初留下的两个孩子。

这么多年了,她怎么突然想起要找我们?她人在哪里?在苏南打工的汪清接到记者电话时,有点不敢相信。当记者告诉她,母亲的真实姓名,并且人在邳州很想念她们时,她顿了会,说她知道母亲名叫“罗某某”,她说她已记不得母亲的模样,更不用说妹妹汪倩了。

母亲现在想认你们,怎么想?面对这个问题,记者注意到,电话里的汪清沉默了一会,然后有点哽咽着说:“这么多年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我们,我母亲是不是有难言之隐,在我们需要她的时候她不在,现在我们的生活都正常,她却出现,但不管怎样,她毕竟是我们的母亲,还有一个是我的亲生父亲,哪怕以后当作亲戚走动也可以”,她同时委托记者告诉她们母亲:“家还在老地方,这么多年都没搬”。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