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镇江一楼盘未批先建、拒不停工 折射多部门执法困局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尽管屡遭周边百姓噪音投诉,政府相关部门也对其“未批先建”责令停工,但江苏镇江一楼盘项目仍然一路高歌,日夜施工。

终于,在拿到施工许可证1个月后,这个楼盘或将于近期开盘。而此时距该开发商去年年底拿地尚不足1年。

记者从多个政府监管部门获悉,日前,江苏镇江市城管部门、住建部门相继对该项目“未批先建”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其中,镇江市城管局对其作出罚款26万元的处罚决定,镇江市住建局也于7月底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从今年5月份被投诉噪音污染,到相关部门对其查处,中间历经两三个月,这期间施工似乎并未停下。

“同资金周转等成本相比,还是它的违法成本太低。”有执法人员向澎湃新闻坦言,在他看来,“违法成本低”,是这个项目无视政府部门处罚和民众投诉的原因所在,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它在拿到施工许可后,该项目企业还会“主动投案”,自认其另有2栋楼也是“未批先建”。

夜里“施工”

这个楼盘位于镇江京口区学府路上。公开资料称,该楼盘系由镇江京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也是由碧桂园、鑫控两大房企联合打造,定位高端楼盘。

今年5月起,有附近居民在镇江当地论坛反映,该楼盘项目夜里偷偷施工,扰得居民无法睡眠。当时正处在中高考备考期间,孩子的生活学习受到严重影响。

一位住在邻近小区的市民称,她多次就噪音污染问题向环保、城管等多个部门反映,但遭到几方推诿,“环保局说对方有城管局给办的渣土证,无法监管;城管局则说噪音污染本就归环保局负责”。

该市民反映,尽管有多次投诉,且有执法人员上门检查,但工地施工依旧。

8月31日,澎湃新闻就此采访了镇江市京口区环保局与区城管局,双方答复与网友所述相差无几。

镇江市京口区环保局一位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确认,5月下旬开始陆续有居民反映“夜间施工带来噪声污染”,他们接到投诉后曾多次前往工地检查,发现噪声是开挖渣土、运输渣土造成。由于“渣土开挖与运输”系场地平整产生,即施工前的准备工作,并非正式施工,由此造成的噪音污染,环保局表示“无能为力”。

据这位工作人员介绍,《建筑施工场界环境噪声排放标准》(GB 12523-2011 )中并未提及渣土运输所造成的噪音污染一项,因此他们无法据此监管。

而且,开发商持有城管部门核发的《渣土证》,允许夜间渣土开挖及运输。“我们接到投诉后,夜间去了好几次要求停工,他们根本不听。”而按照“谁审批谁监管”的原则,渣土运输等产生的噪声污染,应当由城管部门来监管。

但镇江市京口区城管局渣土管理办以及镇江市渣土管理处工作人员表示,《渣土证》仅表示予以渣土处置许可,对运送途中造成的滴漏倾倒进行查处,然而渣土运输等造成的噪声污染应当属环保局监管。再说,城管部门也没有专业的噪音污染的检测手段。

上述人士还称,该工地不仅仅只是在进行打桩、挖土等施工前工作,其实已经开始施工,环保局应当有权监管。再说,《渣土证》上也有文字明确,那么其他部门也可进行监管。

镇江市京口区城管局渣土管理办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但考虑到夜间运送渣土确实会带来噪声污染,于是在8月29日对这个楼盘项目运送渣土的时间进行调整,以前运输渣土时间是晚上八点到早上六点,现改成了晚上八点到十点,晚上十点之后便不再允许运输渣土了。

而这距离今年5月中旬当地百姓投诉该楼盘项目噪声污染,已过去了3个月。

“涉及到多个部门,协调有难度。”镇江市京口区城管局渣土办表示。

“未批先建”

只是场地平整,还是真的施工了?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镇江京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今年7月28日因“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施工”被镇江市城管局处罚2次,共罚款26万余元。

差不多同时间,镇江市住建局对该公司“未取得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施工”予以立案调查。

按照规定,房地产商须依次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方可开始施工。前两个是在规划局报批,其中第一个建设用地规划许已于在今年3月拿到,最后一个施工许可证则是在住建局报批。

这意味着,该公司在未拿到工程规划许可,以及施工许可便已提前施工,“未批先建”。

6月前后,京口区城管局对其“未拿到规划许可施工”进行立案调查,7月28日作出处罚决定。

7月下旬,镇江市住建局对其“未拿到施工许可施工”进行立案调查。截止目前,仍在调查中。

据镇江市住建局监察支队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其实早在5月中下旬,住建部门便发现该公司有“未批先建”的违法行为——售楼处和样板房已经在建,之所以2个多月后才启动立案调查,在于“当时不具备立案条件”。

镇江市住建局监察支队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解释,立案查处要按备案合同载明的工程报价1%到2%之间处罚,5月份该公司还没有备案合同,事实上连施工许可的前置手续——规划许可也没拿到。

澎湃新闻从镇江市规划局了解到,规划许可须在该公司是接受城管局“未批先建”的行政处罚后方可核发。

在经过7月28日城管处罚、次日获得规划许可、之后住建局立案调查后,“8月份,他们的手续应当是基本上齐全了。”镇江市住建局一位工作人员称。

这样算下来,从5月14日区城管局接到“违建”举报,到最终该公司可以“合法施工”,中间经历了2个多月,六七十天。

“违法成本太低”

这大概六七十天的“查处”时间里,该公司在干什么?是否停工了?

镇江市京口区城管局案件处理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5月中下旬下达“停工接受调查通知书”后,建设方并未停止施工。直到城管局联合住建、规划等部门要求其施工后,方才停工。

据上述区城管局工作人员称,该公司是等到城管局下达处罚决定,公司拿到规划许可后,返工。

依照这一说法,核发规划许可是7月29日,那么,该公司至少应当是在7月29日之前都处于停工状态。

然而,京口区环保局执法人员告诉记者,5月到7月均陆续有居民投诉,称其夜间施工,噪声污染,环保部门因“无法监管渣土运输”将投诉移交给城管部门,7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区城管局渣土办还曾上门检查要求施工方停工。

镇江市住建局建管处一位科长也告诉记者,5月底下达责令整改通知书,后因未能提供施工许可,要求其全面停工后,到6月中旬依然有投诉称还未停工,遂移交监察支队进入处罚程序。

澎湃新闻记者今年8月底联系该楼盘,售楼人员介绍,去年拿到地块后,今年2月开始建售楼处,没有接到过项目部暂停施工的通知。

为何该公司多次收到停工通知却似乎依然无动于衷?

“还是违法成本太低。”一位执法人员告诉记者,在他看来,房地产商应当是对“未批先建”的违法成本等做过相关资金测算。与资金周转成本相比,“未批先建”的违法受罚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至于行政受到处罚是否会对其信用产生不良影响,“各省之间好像也不会联动,在江苏受到了处罚,并不会对你江西的项目产生消极影响。”该人士称。

位于镇江的这家楼盘项目的售楼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该楼盘的样板房现已建好,预计开盘时间就在今年9月份。而此时距离2017年12月7日拿地,尚不足11个月,该楼盘项目的高周转可见一斑。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