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无遮阳棚无线路牌 徐州数十处站台“裸奔”超半年

扬子晚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徐州睢宁城区的数十处“裸奔”站台被大量网友吐槽。这些站台覆盖县城主城区大部分主次干道,大部分站台上空无一物,一些站台新近装上了站牌,但并没有公交线路、站点名信息。

主城区的“裸奔”站台

徐州睢宁城区的数十处“裸奔”站台被大量网友吐槽。这些站台覆盖县城主城区大部分主次干道,大部分站台上空无一物,一些站台新近装上了站牌,但并没有公交线路、站点名信息。网友因此调侃“坐公交基本靠猜”。扬子晚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裸奔”站台已经存在了近7个月时间,造成此现象为原站台上广告经营权纠纷。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马志亚 文/摄

“乘车靠猜,能否到目的地看运气”

在百度贴吧、睢宁当地论坛上,睢宁城区的公交站台屡屡被网友吐槽。有网友留言,“在睢宁坐公交靠的是缘分,你要先能够找到正确上车地点、再来猜测一下公交线路、能不能坐到站点要看当天你的运气”。还有网友反映,“睢宁的公交站台连农村公交站点都不如,既没有遮阳棚,也没有线路提示牌,公交是城市窗口,这样的站台让睢宁人蒙羞。”

站台剩铁管切口,站牌上空空如也

根据网友反映情况,记者实地进行了走访。在睢宁高级中学门口,道路两侧有两个站台,在校门口站台上,记者看到在绿化带中间,有一处20米左右的台阶,上面只留下几处铁管切口,旁边有一块看起来还很新的站牌,但是上面没有任何公交线路名、站台名信息。

天天有人问路,保安快“烦死了”

几名经过的睢宁高级中学学生告诉记者,站台这样的情况已经好几个月了,他们都有被人问公交线路的经历。在睢宁人民医院站点,医院保安表示,天天被人问路,都快“烦死了”,“医院周围人流量很大,就算没有站亭,至少该竖一块站牌吧?”

60多处站台“一夜之间被拆除”

根据知情人反映,类似这样裸奔的站台,覆盖了睢宁县城大部分主次干道,目前存在60多处。最近几天,大部分站台上新安装了站牌,但是仍然没有附上站点、站名信息。而在今年2月份前,这些站台上有统一标准的遮阳亭、站牌,“站台是在2月21日夜间被人为拆除的”,该知情人还表示,只有县政府周围道路的6处站台“幸免于难”。记者随后在县政府办公楼附近一处站台看到,该处站台上有10多米长的遮阳棚,站牌信息一目了然,等车人总算有了一处遮阳地点。

记者调查

祸起广告经营权之争,口头协议埋下隐患

记者首先找到了该处站台建设方——睢宁县创意撩人广告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创意撩人公司)。公司负责人单女士表示,该公司2010年跟睢宁天安公交公司(下文简称天安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对城区78处站台进行建设、维护,作为回报,创意撩人公司负责取得站台的广告经营权。

站台建成后,创意撩人公司在经营站台广告同时,负责对站台设施维护。直到今年2月22日上午,单女士发现城区的60多处站台在前一晚被人破坏。公司报案后,警方调查发现系江苏大任传媒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大任公司)组织人员拆走站台设施。

创意撩人公司向相关部门反映,被告知大任公司为睢宁天安公交公司新的合作方,取得了对原有公交站台升级改造并经营广告业务的权限。“我们和天安公司合作还没终止,怎么说换人就换人”,单女士拿出一份“协议书”称,有条款标明“本合同有效期为10年”。不过记者看到,该协议并没有甲乙丙三方签字盖章,正文也是涂涂改改。单女士对此表示当初主要是口头协议,“双方口头约定了一下,就没再签正式合同。”

两份公文被指有“蹊跷”,涉事多方各执一词

记者联系上了天安公司,该公司岳立志经理告诉记者,天安公司和创意撩人公司合作确实存在,双方也未签订正式合同,但合作时间并非创意撩人公司所述的10年,而应该是6年。在2017年,天安公司因合作到期,转而寻找大任公司作为新的合作方,“我们和大任公司签约时,实际上已跟创意撩人公司结束合作关系近一年时间,而升级改造原有站台也是响应政府对公交站台提档升级要求,经过交通、规划、城管等部门批准”。

记者又联系到大任公司一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他表示站台经营权纠纷让大任公司“躺枪”,而大任公司拆走站台设施,有相关部门的批准文件。

创意撩人公司负责人单女士表示,大任公司提及的文件,正是此事蹊跷之处。她提供给记者一份城管局下发的《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睢城管许字[2017]1649号),标明城管局准予大任公司对城区61处站台升级改造,落款时间为2017年11月25日。然而,单女士在站台设施被拆后又得到一份睢宁城管局下发的《关于撤回行政许可的公告》,标明城管局“经研究决定撤回新建及改造城区公交站台的行政许可事项”,针对的正是上述1649号文件,落款时间为2018年3月16日。“既然有撤销文件,说明拆除站台行为并不合法,但在两份文件下发期间,公交站台设施被拆走”,单女士说。

城管局认为原站台为非法建设,“赔偿”金额存在争议

记者了解到,创意撩人公司曾向多部门反映此事,县委县政府也较为重视,要求县城管局主要负责协调此事。

单女士表示,多次跟涉事方协调后,她的诉求也逐渐从要求继续合作、追究责任变成了赔偿站台被拆除的损失,“正常广告业务被迫中断,当初建设站台投入了400多万元都打了水漂,我们要求相关部门赔偿这些损失”。单女士表示,因负责协调的城管局对400多万元存在异议,曾由物价部门委托第三方进行鉴定,最后得出损失金额为232万元,“对这个赔偿额我们也认了,可城管局却回复最多只能赔偿130万元。”

作为涉事方,记者几番尝试联系睢宁城管局局长王亚东,但均未得到回应。睢宁城管局工作人员也表示,此事较为复杂,“只有局长能向记者解释。”

记者联系到曾经参与协调此事的一名睢宁政府工作人员。他回复记者,涉事的公交站台应为50多处,城管局经过调查,创意撩人公司没有任何手续,原先的公交站台均为非法建设。该公司提出的损失,也没有任何依据,物价部门从没有给出232万元的数字,而是无法定损的最终认定,且城管部门与创意撩人公司协商的损失根本不能称之为“赔偿”。

此外,大任公司接受公交站台建设工作后,除了涉事站台,还在睢宁新建了数十处站台,均按照县委县政府提档升级要求。但涉事50多处站台,因存在纠纷,目前仍在协调之中。

采访手记

覆盖主城区的裸奔公交站台,祸起“口头协议”,梗塞在“赔偿金额”,涉事的两家广告公司、天安公交、县城管局,每一家看起来都是“有理有据”,谁也不肯让步。然而,在他们争论的同时,站台就这样静静地“裸”着,近7个月时间里,雨天没有避雨处,晴天没有躲阳所,市民坐公交出行只能靠猜、靠问。都说公交事业是城市的窗口,政府也提出站台要提档升级,却偏偏忽视了老站台还在扎眼处。不知涉事多方在交涉说理时,心里有没有加上一条,对老百姓出行难问题的考量?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