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无人机刺杀总统:机器杀手具备技术可能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就像这次用于刺杀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的多旋翼无人机,改装后携带了C4炸药。

2017年11月,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特定常规武器公约(CCW)》会议上,放映了一个由埃隆·马斯克创建的生命未来研究所(Future of Life Institute)提供支持制作的短片,这个名为《屠宰场》的视频介绍了人工智能(AI)微型无人机如何杀人。

视频中,由演示者介绍了一款名为Stinger的微型无人机——外型只有手掌心大小,能携带3克高爆炸药,使用了人工智能技术精准识别目标,并飞到目标头部位置引爆炸药,一秒爆头。

《屠宰场》视频的内容只是一个虚构的事件,但却是未来很可能出现的场景,因为在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参与的政治集会现场出现了无人机携带爆炸物进行刺杀的事件。虽然这次事件使用的无人机技术水平上无法与《屠宰场》视频中的无人机相提并论,但已经预示这种刺杀技术上和运用上的可能性。

据新华社5日报道,委内瑞拉新闻和通信部长罗德里格斯4日说,当天在首都加拉加斯举行的一场活动中发生针对总统马杜罗的无人机袭击,马杜罗安然无恙。媒体报道称,炸弹可能是由装有C-4炸药的无人机投放。

民用无人机变身“杀手”

美国《纽约时报》这样描述刺杀事件:这似乎是一场像好莱坞编写的暗杀事件,低空飞行的无人机携带了炸药,半空爆炸,总统在保镖的掩护下撤离现场,数千名列队的士兵四处逃散,所有的这一切都通过现场直播展现在国人眼中。

委内瑞拉新闻和通信部长罗德里格斯事后证实,事发于4日下午5点41分左右,爆炸发生在马杜罗所在的演讲台附近,几架装有炸药的无人机引爆了演讲现场。目前已造成至少7名国民警卫队士兵受伤。

从事后媒体公布的一些视频来看,这次袭击的无人机是多旋翼无人机。

这是一种最常见的民用无人机,甚至技术更简单的玩具无人机也采用多旋翼设计,在网络购物平台或实体店也都能买到。这种无人机的优点是机动、灵活,不需要跑道便可以垂直起降,操作简单容易上手。凭借着较低的技术门槛、低廉的价格、简单的操作已经在多个行业迅速普及,在航拍、喷洒农药、电力巡逻等领域得到了广泛运用。

犹如菜刀和凶器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一样,多旋翼无人机的具体用途也取决于使用者。易于获取和改装是多旋翼无人机的最主要特点。其价格区间从几千元到几十万元不等,价格上非常“亲民”,选择的价格区间也非常大。在航空分析人士看来,相对于固定翼无人机,多旋翼无人机技术比较简单,价格低廉,消费级无人机多采用这种设计。

多旋翼无人机依靠多个旋翼产生的升力来平衡飞行器的重力,可以垂直起降、可以悬停,在一定速度范围内以任意的速度飞行,基本上就是一个空中飞行的平台,可以在平台上加装自己的传感器,相机,机械手之类的仪器。

“可以加装相机、机械手之类的仪器,这也就意味着相机、机械手可以换成是炸药、炸弹甚至导弹,就像这次用于刺杀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的多旋翼无人机,改装后携带了C4炸药。”无人机技术专家王陵云向澎湃新闻表示。

在伊拉克内战中出现的简易“察打一体”无人机,为了提高打击精度,武装人员还在手榴弹或简易炸弹上的尾部安装了羽毛球的尾翼。

其实在伊拉克内战中,民用消费级多旋翼无人机就已经大范围使用。携带照相机或摄像机的多旋翼无人机变成了侦察无人机,用于侦察或监视对方的部署、行动路线和武器装备类型等;而经过简单技术改装的多旋翼无人机,可携带炸药或手榴弹,从空中打击对方的目标或人员,摇身一变成简单粗糙的“察打一体”无人机。

更令人吃惊的是,为了提高无人机的打击精度,武装人员还在手榴弹或简易炸弹上的尾部安装了羽毛球的尾翼,提高手榴弹或简易炸弹下落过程中的稳定性,进而更精确打击敌人。

“多旋翼无人机不仅在民用领域广泛使用,在不少国家军队中也大范围使用。由于这种无人机体积和尺寸都很小,折叠后普通背包就可携带,深受单兵或连一级以下组织的欢迎,用途上也是集中于侦察、监视,”航空专家王亚男向澎湃新闻指出,“正规部队很少将其改装携带武器攻击敌人,这是因为小尺寸多旋翼无人机载重量有限,手榴弹级别的弹药威力太小,反而不如手上的支援火力。”

当然多旋翼也有尺寸更大的产品,市面上一些工业级多旋翼无人机载重量达到100千克甚至更多。“尺寸越大,载重量越大,改装的空间就越多,如果武装人员将其进行改造,除掉摄像机的重量,可以携带几十千克的弹药,威力非同一般。”王陵云向澎湃新闻指出。

在中东战场,民用消费级无人机随处可见,侦察、监视、对地攻击,军用无人机能干的事情,消费级无人机也能干。

“杀手”的扩散和升级

近年来,无人机的研制投入和采购需求出现了爆发式增长,呈现出“飞入寻常百姓家”之势。

无人机的核心要素是新技术,只要存在一定的工业基础和工艺水平就可以制造出来,不像核武器那样严重依赖铀、钚等特殊物质,因此也更容易扩散。

根据无人机市场预测的相关报告,预计在2015年-2024年,10年间全球无人机系统市场价值合计将超过910亿美元。其中,民用无人机将达到100亿美元。

随着无人机的扩散,由它引发的恐怖袭击、暗杀、干扰航空飞行安全的担忧也在日益增多。这些担忧并非没有道理,一次次经过改装后的无人机袭击事件表明,这些“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机器可能成为杀人机器。

2018新年伊始,随着极端组织IS势力消减,俄罗斯主力作战力量逐步撤离,政府军、各反对派、俄军、极端组织IS各方力量此消彼长,叙利亚战场局势进一步复杂化。

从今年1月至今,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基地遭到多次无人机的袭扰,甚至还出现了当下军事前沿正在探索的技术——无人机“蜂群战术”,引发了防务界的关注和热议。

俄罗斯驻叙利亚部队击落的无人机,相对于上面所说的多旋翼无人机,固定翼无人机的飞行速度更快,更好不好防御。

1月6日凌晨,驻叙利亚境内的俄军防空系统发现13个小型空中目标(无人机)正在接近俄军事设施。其中,10架无人机飞近赫梅米姆空军基地,另外3架飞近塔尔图斯港补给站,全部被俄防空部队击落和捕获。根据公开的照片,参与袭击的无人机是固定翼无人机,无人机携带了由炮弹改装而来的炸弹。

这些无人机从气动布局还是制造材料,技术水平都停留于航模水平,炸弹的尾翼也可以看出是使用塑料材料制造而成,总体性能与军用级别的无人作战飞机不可同日而语。

但即使性能无法与军用无人机相提并论,其威胁仍不可小觑。“相对于上面所说的多旋翼无人机,固定翼无人机的飞行速度更快,更好不好防御,尤其是采用‘蜂群战术’,如果没有专门的防空武器或反无人机装置,防御起来更容易手忙脚乱。” 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洋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

经过作战仿真试验和原型系统演示验证,无人机“蜂群”作战能够形成规模优势,具有很强的战场生存能力和任务完成能力。张洋告诉澎湃新闻,集群化(蜂群)是无人机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也是影响未来战争制胜机理的颠覆性技术之一,叙利亚发生的多次无人机袭扰集群的技术水平也很低,但却代表了低成本无人机“蜂群”化作战的趋势。

袭击俄罗斯在叙利亚军事基地的无人机携带了由炮弹改装而来的炸弹,可见尾部安装了塑料制成的尾翼。

令人担心的是,非国家行为体的崛起致使情况更加复杂。2011年美国《纽约时报》曾援引军事分析人员的话称,美国将面临来自装备了无人机的军事对手及恐怖组织的威胁。比起传统意义上的恐怖分子,拥有武装无人机技术或设备的非国家行为体,可以更容易地对目标国家实施远距离攻击等恐怖主义活动。特别是小型和微型无人机,既可以用来精确刺杀,也可以通过运载生化或核武器来制造大规模平民伤亡。

在无人机专家王陵云看来,无论是多旋翼无人机还是固定翼无人机,对付方法还是比较多的,最应警惕的类似于Stinger 的AI微型无人机或仿生无人机。“随着无人机、微电子和AI技术的发展,AI微型无人机或仿生无人机技术上已经不存在大的障碍,尤其是一些军用企业或者研究部门,已经研制出初级的仿生无人机。

据《华盛顿邮报》此前报道,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正在研发体积和飞行技能类似于昆虫或小鸟、用于城市作战的遥控无人机。报道称,这种无人机重量很轻,将具备强大的自动功能,由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局建议研发。它将可以在狭小空间内飞行,在城市中的最高速度将达到每秒20米。

“这些微型无人机或者仿生无人机,体积和尺寸很小,不好发现,也不好拦截,尤其是仿生机器人,由于外形像日常生活中的动物,如苍蝇、蜜蜂、小鸟等,更不好分辨。如果这些机器人集成了高爆炸药和AI技术,完全可以用于暗杀行动或者在战场上杀害地方士兵。”航空专家王亚南说。

通过AI技术,无人机可以根据扫描人脸精确识别出所要刺杀的目标,而这种技术已经出现在我们日常所使用的手机上。伯克利大学教授、资深AI研究者Stuart Russell表示,微型无人机或者仿生无人机上应用的各种技术在现实中早已实现了比如说面部识别、自动跟踪、自动避障等等现实中的无人机都能做到。

“这种具备自主决策能力的AI无人机一旦出现,将彻底挑战人类伦理与道德底线。” 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研究院院长高奇琦认为。

Stuart Russell在《屠宰场》视频的最后提醒人们,想象一下,这些致命的智能武器一旦落入恐怖分子之手,可能造成怎样的后果。

高奇琦在《人工智能:驯服赛维坦》一书中指出,新一代人工智能的出现使科学已经从带领人们走出黑暗时代的“赛先生”变成了力量极其庞大却又似乎找不对方向的“利维坦”一般的骇人巨兽。如何驾驭这头巨兽,降低系统性风险,将是全人类集体面临的问题。

电影《黑镜III》中出现了这样惊人的一幕:外形像蜜蜂的无人机,通过人脸定位瞬间杀死了正在上课的一众学生,场面血腥。

如果不加以控制,出现这种类似场面并非天方夜谭。令人欣慰的是,人类已经意识到了人工智能+无人机带来的危害,至少在认识层面有了突破,至于如何制定国际法或者在军控领域加以控制,只能在以后的时间推进这些工作。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