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涟水“春节撕票案”历经18年终于告破

扬子晚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在无锡市锡山区东安路附近有条河,快50岁的“郭某胜”偶尔到此钓鱼,排解长久以来压抑的心境。7月18日下午,在河边盯着鱼钩的他正沉思往事,完全没留意到十余名便衣已悄然将其包围。

抓捕现场。 警方供图

在无锡市锡山区东安路附近有条河,快50岁的“郭某胜”偶尔到此钓鱼,排解长久以来压抑的心境。7月18日下午,在河边盯着鱼钩的他正沉思往事,完全没留意到十余名便衣已悄然将其包围。突然,背后有人用家乡话喊他的真名,他一听顿时惊瘫在地,回答:“我就是相虎雷!”

至此,18年前轰动淮阴(现为淮安)涟水县城的绑架杀人抛尸案告破。“对18年前遇害的那个12岁男孩,我们总算有个交代了。”淮安市涟水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办案民警不胜感慨。

大年初二发生绑架撕票案

涟水人老谷原本在县城批发市场卖肥料,生意红火。旁边30岁的涟水人相虎雷开了摩托车维修店,经营惨淡,心态渐渐失衡,就想从老谷那儿搞点钱。他找人一番谋划,把目标锁定在老谷12岁的儿子身上。

办理此案的涟水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赵巍告诉记者,当时几次踩点下来,相虎雷等人发现,为了看护物资,老谷晚上通常睡在门店里,让儿子小谷睡在相距约500米外的家中。经过商量,相虎雷和同伙把作案时间选在春节,因为这个时间节点,普通人的防备最为松懈。

2000年2月5日是大年初一。当晚,老谷还是睡在门店,让儿子像往常那样睡在家中。次日凌晨4点多,相虎雷等人戴着面罩,撬开房门,将还在睡梦中的小谷绑架。天亮后,藏起来的相虎雷等人电话联系老谷,如果想要回儿子,必须要拿出现金30万元的赎金。

得知儿子被绑架,老谷惊恐不已。冷静下来之后,他选择了报警。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展开了侦查。

相虎雷等人将小谷绑架后,带到了涟水城南的一处藏身点。相虎雷知道,小谷是认识自己的,虽然作案时戴着面罩,可万一被他认出,就是麻烦。他和同伙决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小谷杀死,并将其尸体扔进了苏北灌溉总渠。

18年来从未放弃追踪

经过侦查,专案组很快锁定了相虎雷等作案嫌疑人,并将其同伙抓获,而相虎雷却不见了踪影。淮安市、涟水县两级警方始终不放弃。这18年来,追逃侦查员换了一茬又一茬,但追捕一直没间断,追捕组多次奔赴苏州、无锡、镇江、南京、广东、河南等地开展侦查,受到刑事技术、侦查手段等诸多因素制约,相虎雷一直未能到案。

作为轰动全城的绑架杀人抛尸案,相虎雷这个名字,涟水民警大多耳熟能详。当年正在读高中,如今是涟水警方刑警骨干的赵巍告诉记者,相虎雷一直是全县追逃名册列在首位的杀人逃犯,当年参与办案的老民警常说,每当看到被抛尸的水渠内漂浮起来的尸体和棉袄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大家暗暗发誓,一定要将相虎雷抓回来,否则对不住孩子的在天之灵!

追捕组手中唯一的线索就是当年案发后,相虎雷老婆带着两个女儿举家前往苏州,从经验判断,相虎雷与家人肯定还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一直查证未果。

身份证上发现“相似人”

2018年7月,针对相虎雷的追捕出现转机。淮安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在一次常规的身份证信息比对时发现,安徽有个名叫“郭某胜”的人,其身份证是2010年办理的,上面照片与相虎雷年轻时的一张合影照片高度相似。更关键的是,这张“郭某胜”的照片反而与他本人的身份证照片存在较大差别,肯定不是一个人。

专案组锁定“郭某胜”的活动轨迹,不久就在苏州等地找到了他的活动记录。

随着侦查的深入,专案组发现, “郭某胜”2011年还在无锡出现过。无锡查桥电动车产业发达,外来人员主要从事装配工、技术员、运输工,其中运输工最适合逃犯生存,不受用工单位管理,规避公安身份核查,虽然苦,但收入最高。而相虎雷案发前干的就是修车。专案组综合分析后得出初步结论:逃犯没再外逃,生活安定下来,于是将主战场放在查桥。

通过走访,专案组通过一名当地业主得知,他雇的三轮车夫老张有嫌疑。“侦查员给他看了‘郭某胜’的照片,这名业主一眼就认出来了,但不是先前的老张,而是‘叫老葛,安徽人,也在查桥’。”赵巍告诉记者,根据这名业主的描述,这个“老葛”跟老婆孩子一起生活在查桥,但老婆比他小好多。

事实上,两三年前的“老葛”到如今又换了个身份,叫“高某”。“相虎雷在逃亡的18年间换过很多身份,用的最后一个就是‘高某’。”赵巍说。

7月18日下午,专案组得知消息:“高某”又像往常那样,独自去锡山吼山南路与东安路交叉口的河边钓鱼了。于是,十多名便衣民警兵分多路进发,悄悄地将正在钓鱼的“高某”围住……

据相虎雷交代,当年杀人抛尸后,他跑过了很多地方,什么苦都吃过,也不敢跟家里联系。逃亡的日子靠打工为生,最惨的一次是被骗进一处矿里,饭都吃不饱也没挣到一分钱。死里逃生后到了安徽落脚,又换了身份,渐渐稳定下来结婚生子,前些年又到了苏州、无锡。

相虎雷说,18年来他寝食难安,落网后,“自己真正解脱了”。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